跳转到内容

那个王思聪投资的台湾直播 App……还活着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那个王思聪投资的台湾直播 App……还活着

书航 12 月 11 日发于北京

今年 11 月 1 日,一家名为 M17 的台湾公司宣布收购中国大陆创业公司 MeMe 直播,它是由游戏开发商趣加 FunPlus 和映客共同创立的,约等于映客的海外版。

这个消息对海外直播江湖而言意义重大,因为 MeMe 直播过往不仅在台、日等地区攻城略地,还在印度市场表现不俗。

img

通过本次并购,M17 不仅一举闯入印度市场,还在所有亚洲市场的总市场份额一举突破 60%。

M17 这家公司你可能并不熟悉,但它有一个值得你多注意一眼的理由:它实际上就是那个早前被“国民老公”王思聪投资的手机直播平台“17直播”(17 Media)。

从涉黄下架的低谷中走出

2015 年 10-11 月,“17 直播”曾因涉黄,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平台被下架两个月。

当时媒体报道,2015 年 8 月底至 9 月初,先后有人在 17 平台直播吸毒、直接涉黄甚至儿童洗澡等,可谓群魔乱舞。

下架风波之后,17 直播沉寂了好一阵子,国内科技观察者在得出它依靠打擦边球走红的结论后,也都陆续不再关注。

好在,王思聪投资 17 的金额也不是特别大,跟他后来对熊猫直播的投资相比要好得多,毕竟不至于让他坐不了高铁。

整合这段时间的媒体报道,我们可以发现:17 直播恢复上架以后,虽然又经历了几次危机,但一直活到了现在,不仅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攻城略地,还差一点就在美股成功上市了。

首先让我们回到风起云涌的 2017 年,这是台湾本地媒体制作的 2017 全年最热的直播 App 榜单

img

众所周知,中国和美国是手机直播最发达的两极,分别发展出秀场直播和游戏直播两条主要道路。国产或由中国公司收购、孵化的直播产品,纷纷飘洋过海,在世界各地应用市场“屠榜”。甚至就连面向中东市场的直播 App,中国公司也没有放过。

在台湾地区及日本、韩国等市场,猎豹移动旗下的 Live.me、YY 海外版 Bigo、以及专门做出海的 Up 直播都占据不小的市场份额,而 Twitch 这样的欧美劲旅也表现不俗,留给台湾本土,或专门针对台湾市场的产品空间非常局限。

在这样的环境下,17 直播仍是依靠初期生猛的造势,在排除了一批危险的擦边球内容之后,还能成功在宝岛站稳脚跟,此后又进入邻近的日本市场。

2017 年底,17 直播登上日本主流电视台 TBS 的访谈节目,被称为“让人月收入 300 万日元的神秘 App”。

img

吸取了 UGC 内容监管不力的教训,17 直播进入新市场时,加强把关,高价引进有品质和影响力的主播,这才造就了半年内打到日本市场占有率第二,仅次于 DeNA 投资的本土平台 Showroom 的成绩。

赴美上市,又离奇撤回

2018 年,17 直播跟新加坡一个类似 Tinder 的交友应用 Paktor(拍拖)合并,成立 M17 Entertainment 公司。6 月,M17 计划在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定为 17 的拼音“YQ”,甚至都已经在纽交所大楼挂上了条幅。

img

万万没想到,6 月 6 日挂牌以后连续 4 天,M17 居然没有任何一次成交记录。最后 M17 不得不撤销上市。这导致公司白花了 1 亿元新台币,创始人、艺人黄立成气得在 Facebook 破口大骂花旗和德银两家承销商。

img

好在公司的主营产品发展态势尚好

M17 招股书显示,其主要市场是除中国大陆外的亚洲发达市场(台湾和香港地区、日本、新加坡、韩国),2018 年 1 季度其在上述市场份额 19.2%,排名第一。仅就台湾市场而言,M17 的市场份额是 38.6%,是第二名的 2 倍。

此后到 12 月,17 直播继续拿下香港和日本市场直播 App 市场份额第一,全球注册用户超过 4000 万人,签约主播人数上万。

12 月 6 日,M17 宣布获得香港游戏公司 Madhead CEO 曾建中领投的 2500 万美元融资。然而到了 25 日圣诞节,画风突变:公司毫无预警的宣布裁员 70 人,涉及技术和销售部门为主。

当时 M17 全球员工近 600 人,但台湾办公室被裁撤的工程师就占到部门的 2/3,节目部门人员裁掉一半。

这个裁员消息,也引发了当时台湾媒体对 M17 经营状况的担心。好事者还询问当地劳动部门,结果是:资方没有违规。

截至获得这轮融资时,M17 的主要股东包括 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Yahoo日本、Vertex SEA、KTB Ventures、Golden Summit Capital 等,其中已不见王思聪的身影。

媒体分析,在 17 直播与新加坡 Paktor(拍拖)合并为 M17 之后,公司盘子变大,创始人黄立成的控制权也逐渐被稀释。

“抖内”为主的商业模式不算健康

新的运营团队为公司指明了一些新的方向,也开始着手清理一些 17 直播的历史遗留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主播运营成本居高不下。

2015 年底涉黄下架显然对 17 直播的创始团队是个极大的教训,此后他们加大了主播审核和培训的投入。

台湾《数位时代》报道,17 直播马上引入了“直播顾问”制度,开始系统性的培训主播,不仅协助他们找到合适的直播内容与定位,还根据个人能力和长处,因地制宜地做才艺训练。

在日本发展一开始,17 直播就完全引入了这个训练机制。即使如此,相对于日本高度发达、保守,且集中于少数集团手中的艺人培训机制,17 直播让素人更容易被看到,形成了“半专业”的内容创造体系。

根据 2018 年招股书,M17 严重依赖头 10 名“新台币玩家”付费用户贡献 ARPU 值;也严重依赖少量头部主播,6% 的主播贡献了 70% 的收入

img

12 月 3 日,17 直播产品负责人做了一次分享。她虽然还是想办法拓展 17 直播的外延,并想要定义为“用科技创造即时互动”的平台,改变人们的口碑,但也毫不隐讳说自家产品其实就是被看作“辣妹直播”。

“认为 17 直播是辣妹平台的请举手。”她发问之后,现场大约一半的人举手。

更深一步,这意味着 17 平台最倚重的商业模式,依然是“打赏”,台湾民众依据英文发音昵称其为“抖内”(Donate)。数据显示,2019 上半年,17 直播平台内一共送出 2150 万次礼物。

如果对“抖内”的依赖不减少,17 直播和 M17 就不得不继续烧钱,投入主播培养和挽留;而发生在广阔的中国大陆上的抢人大战,可谓其“前车之鉴”,主播维持的运营成本将只高不低。

这可能造成了 M17 不得不在拿到融资之后,就马上精简团队。它们的钱需要用到更有用的地方去。

以直播电商寻求突围

在黄立成主政 17 直播的发展初期,公司曾有过多方面未来发展设想,VR/AR 当然有考虑过,而 IPO 中止后也说要去日本市场发展 70 位虚拟偶像(类似 Vtuber)。

黄立成甚至还推介过一款直播 + 区块链产品“秘银”(Mithril)。

但目前来看,公司多元发展的主要期望则是直播电商。

在台湾,17 直播与保健食品电商网站 iHerb.com 合作推出品牌贴纸,创造更多曝光。10 月份,17 直播又做了一款手游《神魔之塔》的推广活动

同时,17 直播还跟台湾电视公司签约,推出一档益智节目《台视 17Q》,让手机作为电视的“第二屏”,观众直接参与节目互动。

img

中国大陆曾有微信“摇电视”、湖南卫视的“呼啦”、东方卫视“哇啦”等 App 试图实现类似的能力。不过,17 直播的技术可以做到互动选单的出现与电视节目完全同步,所以获得了电视台的认可,未来可以做进一步导购,乃至做节目播出时的同步民意调查。

只不过,因为 M17 什么时候再尝试 IPO 还不清楚,现在的运营数据又变得不透明,这些商业模式的成效如何,恐怕还需要时间来进一步验证。

至于中国大陆市场……17 直播从乐视拿了 1.5 亿建立过一个中国办公室,但从此之后就没什么消息了。

不想赚快钱,就只能走艰苦的道路

想当年,业界普遍不看好 17 直播的主要原因,是它仅仅依靠情色信息、大量不知真假的“美女主播”等作为噱头招揽用户,这类似俄罗斯的视频聊天网站 Chatroulette ,在大量媒体曝光后也就只是昙花一现。

人们询问,17 直播“靠晒、性与窥私欲能走多远?”但后来事态的发展却表明,如果真的是大张旗鼓地就做“晒、性与窥私欲”,在中国大陆之外的中文市场,反而也能打开一条活路。

Swag 就是这样一款专攻成人市场的直播 App,其中的播主被称为 swagger。平台采用“分段收费解锁”的方式。

主播开演后,用户需要花费少量金钱获取入场门票;之后表演到中途就会预告接下来的节目,若想继续,就得付出更多金钱解锁。一些主播也会在 Twitter、Instagram 等地放出10 几秒钟的预告,吸引人们关注她们的 swag 账户。

在台湾,以 17 直播为代表的常规直播平台,同样让旗下主播形成了跟内地类似的公会、经纪人体系,也有主播抱怨自己遭遇了过量劳动

奇葩的是,Swag 反而因为理直气壮地吸引成人主播,而站稳了行业的脚跟。因为它为主播们提供的是一条“光明正大”(?)的道路,主播竞争激烈程度远小于非涉黄直播,毕竟舍得下海这件事本身已经构成了足够高的门槛。

img

我们中国大陆用户已经习惯了对于不良信息的强监管,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倒逼国内直播、短视频平台不得不考虑“小姐姐”之外的谋生手段,因此诞生了抖音神曲、土味直播等多样化的内容方式。

但对于尚未开始严格管理此类内容的台湾地区而言,……既然堆小姐姐直播是最容易最快的来钱方法,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呢?

当然,也不是说海外市场就只有“轻松赚钱”的能笑到最后。对于非成人的直播新模式,也有很多有趣的探索出现。例如,YouTube 最近开始内测的一种直播间 Fundo 就不用虚拟礼物打赏,而是粉丝一次性买断门票进入,之后就无需再消费。参与测试的 YouTube 明星博主给直播间的定价在 10-40 美元不等。

这样的竞争环境就意味着,台湾本地出品的 17 直播面对的不仅有产品力、执行力强劲的中国大陆、美国等地的竞争对手,还有这些“剑走偏锋”的玩家,它们共同瓜分着海外用户们越来越稀缺的注意力。

明白了这些,我们就能知道,这家曾被思聪大哥看上的直播平台,当年仅仅因为“涉黄”就被定性为没有前途,实在是小看了它。当然,它要想实现再一次冲击美股上市的目标,也要度过前方更多的难关。

欢迎订阅航通社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x
如同大多数其他网站一样,我们使用 Cookies (一段下载到您电脑上的小文件)短暂存储您的使用偏好。如果您不希望使用 Cookies,可以打开浏览器的“隐身标签页”或者在浏览器设置中禁用它。更多信息.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