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你命由天不由你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img

本文是航通社增值会员通讯服务“航通社的朋友们”专享内容,向公众号读者提供全文试读。

书航 9 月 23 日发于北京

周末(22 日)去看了电影《罗小黑战记》。

我完整的经历了 Flash 动画风行于世的“闪客”年代,但当时可能只看了第 1 集,没有看完全篇。因为我回家用腾讯视频再来回顾的时候,发现我对第 1 集有印象。所以我只知道其中最萌的两个角色,就是小黑和比丢。而且我有他们的表情包,原来表情包有上架微信,但不知道为什么又下架了。

这使得我在看电影《罗小黑战记》的时候,还是产生了很强的脱节感。这是一部粉丝向的电影,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看过原著的话,可能因为有很多细节没有交代,而失去观影的乐趣。

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在片子当中那位最后要杀光人类,甚至不惜朝同类下手的大反派风息,他的形象刻画有点苍白。打斗情节非常酷炫,但是说到为什么要去打斗的时候,风息只说了一句“我无话可说”。片子甚至没有留给他太多做解释的机会。

想想也是,之前我们总是吐槽说“反派死于话多”。默认套路中,反派都留了足够的时间,去向观众铺陈他为什么要反。这虽然是俗套,但也是必要的,因为电影《罗小黑战记》就向我们证明了,如果不给反派足够多的独白会发生什么结果

在看完这部片子,以及把豆瓣的影评和当初的 Flash 短片都补完之后,我得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结论。这部片子的内核其实跟之前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以及更早以前很火爆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是一样的。

三部剧的共同点就是,关键人物面对自我和外界的身份认同冲突,要反抗社会对自己下的定义,要突破别人给自己打的标签,所以才造就了一幕幕的悲喜剧。

祁同伟是为了反抗他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因此经常受人压制的局面。哪吒和敖丙一个是为了反抗天生的魔丸属性,另一个是为了反抗自己种族遭受的歧视。

而在电影《罗小黑战记》当中,风息反抗的则是自己的生存领地遭到侵占。反派同学的遭遇也让人想起,巴西的亚马孙雨林大火——其实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扑灭。

BBC(英国广播公司)采访了生活在雨林的土著部落 Uru-Eu-Wau-Wau,大约有 90 万土著人居住在雨林之内,但这只占巴西总人口的很小一部分。

原住民的生存依赖为数不多的雨林资源,所以如果有其他人,或城市当局想要开荒的话,他们都会跳出来反对。

但是被称为“巴西特朗普”的新总统博尔索纳罗上台以后,Uru-Eu-Wau-Wau 部落居民的利益不再像以前一样受到保障,反而,博尔索纳罗希望通过更多的毁林开荒,来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新总统还公开说他受够了承担国际责任,说如果有人想要保护雨林,就请给巴西打钱。

最近关于环保的议题重新进入全球视野,这要多亏 16 岁的瑞典女孩图恩伯格(Greta Thunberg)的推动。过去一年,她每周五给自己停课一天,以呼吁各国领导人关注气候变化。在 9 月 20 日,全球大约 100 万人参加了这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有关全球变暖议题的运动。

在这种形势之下,手里握着全球独一份的环境资源,负有保护它的义务,但是同时又需要经济发展,不能忍受被锁死在某一个发展水平上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就显得十分尴尬。中国最能理解巴西的痛苦

在中国官方的强力驱动之下,中国清洁电力发展规模领跑全球。截至 2018 年末,全国水风光核等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突破 7 亿千瓦,装机规模全球第一;即使煤电超低排放机组,也超过 8 亿千瓦。

然而这些艰苦卓绝的努力,都不能改变中国作为碳排放大户的沉重事实。中国能源消耗占全球能源消费的 21%,是全球能源消费最多的国家,预计到 2035 年将占全球能源消费量的 25%。

尽管中国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但仍以煤炭为主。中国煤炭产量、消费量均为世界第一,并且遥遥领先于其它国家的总和。

2018 年国际能源署(IEA)统计的全球上升的化石燃料总二氧化碳排放量中,仅电力行业的煤炭消耗排放量就超过了 100 亿吨二氧化碳,且主要集中在亚洲。中国、印度和美国分享了排放净增量的 85%。

如果想要根本上削减中国因煤炭消费而起的碳排放,除了剥夺中国人民的供暖资格,乃至改为用爱发电,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同样,如果你想让巴西继续保护雨林,又不想给他们金钱补偿,那也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摆在这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有平等的获得发展的权利,但后发国家想都要发展起来,我们的地球没有这个承载能力

中国人已经看到了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是什么样子的,那就是美国;而我们的目标是想让 14 亿人都过上美国那 3 亿人一样的生活——地球会爆炸的。

反过来,让你后发展的先忍耐一下?从别人牙缝里面捡饭吃?你乐意?

所以就像环境问题一样,有些结构性的问题你就是解决不了。

如果你所在的群体被人歧视或者是污蔑的话,你没有时间和功夫跟他们一个一个的去解释。就像敖丙。如果你前进的路上没有什么特权护佑,你就是比别人走的慢,就像祁同伟。

如果你到最后可能不得不另外赎回你曾经拥有的东西,这大概就像溥仪要花钱买票回老家,或者像电影《罗小黑战记》里面的妖精,都要花钱买票再回家看看。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人民的名义》、《哪吒之魔童降世》和《罗小黑战记》拥有讨人喜欢的统一内核了吧?因为我们可以找到那个准确的代入我们自己的位置。

这样的自我暗示甚至会深深的植入每一个天天刷微博、刷抖音、刷朋友圈的中国人的心中,成为他们颠扑不破的精神内核。

作为一个国家,中国在太多太多的方面都足以吸引所有人抱成团,强化一种理想信念:我们这个群体是地球村上的弱势群体,是拥有几乎不可打破的悲壮命运,但又不想屈服于注定落后于人的命运的正义一方。

但这里有个问题:以上三部片子当中想要反抗“命运”的人,全都没得善终。最终给出的可行方案,无一例外都是与“命运”的和解与妥协。

祁同伟最终是悲剧收场的,因为挑战整个体制和系统,即使暂且不论其正邪定义,都会牵扯到更多人誓死捍卫各自的利益,他无论如何敌不过。风息最终失败,道理相同。

但相对风息和敖丙,小黑(及其它会馆妖精)和哪吒选择的是大和解。主角的结局能有所不同,主要是因为他们所代表的是“爱”——就是在《哈利·波特》当中,由邓布利多校长嘴里说出来的那个“爱”。

我记得当年看小说看到这里,我都是像伏地魔一样不以为然的,觉得哈利打败实力上大为超越自己的黑魔头,有太多的巧合,只是强行主角光环而已。

现实当中,“爱”的主要作用,就是在遇到像反派这样这么严重的压迫的时候,能不至于拼命做出傻事,而是“风物长宜放眼量”,韬光养晦,慢慢的等待机会而已。很大可能,我们就这么等过了一生,所以才会说“爱是恒久忍耐”嘛。

实际上,所有的这三部片子,交给这些从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的人——也包括自我代入的观众——的方案,除了“要么忍要么滚”这 6 个字之外,其实并无新意。

但这完全不妨碍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落入这个草根逆袭,逆天改命,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甜蜜陷阱当中。我发现从《人民的名义》开始,不管是更往前还是往后,一直到罗小黑,这个主题不管用多少次都会有人买单。

大家在现实当中早已学会了“要么忍要么滚”的真谛。然而在各种各样的电影当中,在我们偶尔能够脱离现实,进入想象空间的那两个小时,我们仍然对那里面的人物能够突破这一定律抱有幻想。因此每一次,我们都还是心甘情愿的走进电影院,要看的,可不就是这短暂的梦吗

欢迎订阅航通社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x
如同大多数其他网站一样,我们使用 Cookies (一段下载到您电脑上的小文件)短暂存储您的使用偏好。如果您不希望使用 Cookies,可以打开浏览器的“隐身标签页”或者在浏览器设置中禁用它。更多信息.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