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摄像眼镜:7 年之后又 7 年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image.png

题图:Spectacles 官网

本文是航通社增值会员通讯服务“航通社的朋友们”专享内容,向公众号读者提供全文试读。

书航 8 月 20 日发于北京

8 月 13 日,Snapchat 母公司 Snap 发布了增强现实眼镜 Spectacles 第三代产品,预计今年 11 月上市,售价 380 美元。新眼镜售价是上一款的 2 倍还多,增加了一个摄像头,形成左右对称。

这仅仅是一个带摄像头的眼镜而已,镜片本身没有显示功能,必须搭配 Snapchat 使用。然而,这个产品却被看作是一直想挣脱 Facebook 阴影寻求独立的 Snap 的救命稻草。

Spectacles 让人想起它的前辈,就是 2012 年发布但失败的 Google Glass。从 Google Glass 到 Spectacles 用了 7 年。巧合的是,另一款消费电子产品——平板电脑从出生到流行也用了 7 年。

从 Tablet PC 到 iPad

2003 年,首批采用微软官方标准的 Tablet PC 平板电脑上市。虽然微软在 2001 年 Windows XP 发售同时就确定了 Tablet PC 的技术标准,但因为当时造价太高,导致两年后才出现实际产品。

Tablet PC 是一种完整功能的笔记本电脑,其屏幕是电容式触摸屏,可用手写笔操作,也可以用手指指点(但十分吃力)。微软为 Tablet PC 标准下生产的平板电脑定制了专门版本的 Windows XP。

Tablet PC 在 2003 年的售价均超过万元。有厂家想生产大约 4000-5000 元级别的触屏平板电脑,但无法通过 Tablet PC 认证,只能搭载普通的 XP 系统,可见当时它的入门门槛之高。

image.png

图:eBay [2]

更不用说,当时产品的重量非常不适合手持。XP 系统并不是天生为触摸准备的,有些地方用笔比较难以操作,而手写笔反应也不尽灵敏。当时一款典型的 Tablet PC 产品——惠普 TC1100 的参数是这样的

2010 年,苹果推出 iPad 之后,平板电脑才真正成为潮流。Tablet PC 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典型案例——微软成功的预言了一个潮流,却并没有把握住它。

从 Google Glass 到 Spectacles

2012 年 4 月,谷歌正式发布 Google Glass 眼镜,一年后以 1500 美元的高价对开发者销售。它的两个镜片都是显示屏幕,可以在佩戴者的眼角显示通知信息。

但更具争议的是它附带的摄像头,让佩戴者边走边记录自己的生活,今后还会开发其他的作用,比如人脸识别确定前方是谁。

Glass 很快被视为“偷拍神器”,引发了全社会对隐私的担忧。硅谷一些酒吧直接贴出了不允许 Google Glass 佩戴者进店的告示 ,对产品起到了很负面的影响。

image.png

图:Talk Android

2015 年,Google Glass 被前苹果高管 Tony Fadell 重新设计,取消了原本想针对消费者推出的计划,改为一个专门对企业客户设计的产品。

Google Glass 在问世之初,是谷歌公司上下相当重视的产品,只要假想一下现在 BAT 们如何垂涎欲滴的说某产品是“下一个互联网入口”就知道了。

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和布林,正处于他们掌管公司的最后时光。Google Glass 是布林负责的 Google X 实验室的拳头产品,布林戴着眼镜到处出席活动,包括一场专门的 TED 演讲

然而,眼镜和其它一些项目在商业上失败,也意味着两位创始人不能为公司指出方向。他们把公司交给桑达尔·皮猜,淡出日常管理。

同时消失的还有谷歌“不作恶”的光环,它逐渐回归为一家平庸的公司。

结论

Google Glass 相当生不逢时。表面上,它跟 Tablet PC 都是早了 7 年的“先烈”,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不同的是,从 Google Glass 到 Spectacles 的技术进步,并没有当年平板电脑那样跨越式,改变的更多是人们的观念。

虽然当时已经有人主动通过 Facebook、Twitter、Path 等社交网络记录生活,但毕竟都要先举起手机示意他人。到了 Spectacles 发布的今天,比手机更小,更隐蔽的记录设备已经无处不在,如 GoPro、无人机、手持云台等。

人们担心的问题,已经不再是其他普通人的窥探,而是个人产生的数据是否会被托管的平台不恰当使用,甚至外泄。与此相比,戴个东西边走边拍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无关紧要了。

可以看到,让 Google Glass 和 Snap Spectacles 命运迥异的过去这 7 年,实际上就是人们重新改写何谓“隐私”这一定义的 7 年。

在人们还担心 Google Glass 的年代,平台还保有人们天生的信任,互联网企业还拥有神性的光环。但现在,当初那些曾被深信不疑的概念都受到了重新审视,曾经的信赖被严重摧毁。

正如《好奇心日报》总结的一样,Google Glass “成为硅谷自行过剩的象征之一”。硅谷高科技企业曾经展现的神性光环,必须建立在公司主营业务极度高增长,现金流充裕,盈利前景光明的基础上。

欢迎订阅航通社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x
如同大多数其他网站一样,我们使用 Cookies (一段下载到您电脑上的小文件)短暂存储您的使用偏好。如果您不希望使用 Cookies,可以打开浏览器的“隐身标签页”或者在浏览器设置中禁用它。更多信息.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