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ofo 小黄车:扶我起来,我还有救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image.png

书航 8 月 12 日发于北京

7 月最后一天,北京市交通委公布了正在北京运行的共享单车品牌和投放信息 。与此同时,在每天必经的地铁站旁边,我重新发现了翻新过的 ofo 小黄车的身影。

新投放的车,不论铃铛把手还是脚踏板车筐,都还是在能服役的状态。相比之前总是骑到一些歪歪扭扭吱嘎作响,或者骑着骑着座椅突然往下一沉的 ofo 来说,确实是进步了不少。

ofo 正逐步退出一些城市和国家的运营,但北京是 ofo 诞生的地方,所以北京本地的投放和管理,成为最后看它能不能活下来的标志。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信息看,ofo 的生命力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在ofo、摩拜、小蓝、便利蜂、哈啰单车等 5 家现仍存活的运营企业中,ofo 在今年第一季度排名垫底,第二季度就上升到第二位。

现在相对最宽松的单车平台

ofo 在用车过程中的很多地方都比对手宽松很多。例如它至今还可以用余额购买月卡,在其他平台早已经不可以。

在以前 ofo 和摩拜烧钱打价格战的时候,有过充 100 送 100 之类的活动,所以到现在还没退押金的用户,可以凭借系统赠送的余额获得优惠——前提是找得到车。

摩拜处于较为强势的地位,所以可以限制用户下载美团 App。不过,ofo 没有限制一定要通过 App 才能解锁。

ofo 的内地版 App 甚至可以在香港开车——我今年 2 月就在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馆附近看到一台。

它倒卧在路边,被藤蔓缠住,我不得不用指甲刀剪断才能开车。扫码开车后,我的 ofo App 并没有扣钱。

香港高峰时有 7 家单车运营商,已有至少两家歇业。ofo 投放在香港中心城区之外的新界等地,奇迹般的是直到年初,还在继续在香港的运营。——当然现在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8 月 4 日,微博上有人贴出了他在香港骑到 ofo 小黄车的照片(题图)。

美团版“小黄车”的“障眼法”

不过也有朋友说,找到 ofo 还是得靠运气。还没能退掉押金和余额的他们,有时候会执着的寻找橙蓝中间的一点黄,走过去一看却发现是一种同样黄色配色的共享电动车。

今后要想凭借颜色找到 ofo 可能更难了。在北京之外的其他城市,陆续有人拍到了去掉“摩拜”字样的美团单车,颜色从橙色改成了黄色,远远望去,跟 ofo 雌雄难辨。

image.png

这是一种“高级版”的美团(摩拜)单车,跟不久前投放的那种轻便好骑的橙色车属于同款。只是,它不能通过微信小程序、高德地图等第三方入口打开,会提示必须用美团 APP 扫码才能开锁。它将陆续代替此前投放的旧款车。

这些车夹杂在路面当中,会让更多本来想找 ofo 的人空欢喜一场。远远看到的小黄车,走近了发现是美团的;失望之余、情急之下,还剩没多少的 ofo 用户可能也就去下 App 绑卡就范了。

回望十多年前的社交网络大战,盛极一时的开心网(kaixin001.com)没能竞争得到更好的域名(kaixin.com),被人人网抢走直接做了个竞品网站,让原版的域名看起来反倒像是“山寨”的了。而近期的案例看,两个 NOME 家居品牌的真伪之争也一直持续。

你很难说美团这次是刻意针对 ofo 的——官方理由是,美团选择外卖的黄黑配色作为公司的标志色。但是,客观上这确实会起作用。

在聚光灯外,小心翼翼地活下去

ofo 拥有“ofo 小黄车”连起来的商标,但它面对别人家出的“小黄车”,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尤其没工夫起诉——因为它已经是很多起官司的被告。

2018 年年底,ofo 押金危机全面爆发,排着队退押金的用户数一直稳定在 1600 多万。其中也有不少人为了提早拿走押金而各显神通。

有人向法院申请 ofo 破产,但如果能插队退押金就撤诉,结果如愿以偿。他还把过程写出来发在公众号上,一时间又让人担心是否会重演挤兑一幕。

不过,那篇“攻略”发出去已经很长时间了,看来大家也逐渐的被其他的新闻焦点吸引,忘记了这档子事。只要没有那么多的目光继续聚焦在 ofo 身上,戴威就有希望缓过来这口气,继续挣扎求存。

《财经》小晚团队的文章,向人们难得地呈现了戴威和现存的 ofo 团队最近的境况。

可以看出,在每一次团队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只有戴威自己是最后留下来的,坚持一定要继续的那个人。他的往后余生,恐怕会一直带着偿还所有债务的这个包袱。

ofo 最接近还钱目标的做法,就是最小限度的活在聚光灯以外,不要再因为被人注意而承受“挤兑”。在这方面,北京交通委的文件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解法。

文件中提到了剩下 4 个单车运营商,包括智享出行、赳赳单车、潮牌单车等,大部分北京人可能听都没听说过。其中,“潮牌单车”限制在森林公园和农庄内“作为游艺设施使用“。

ofo 最早就是作为校内用车的,所以如果一定要坚持运营,也可以用只在园区内运营的办法。但收缩战线意味着每天产生的营收降低,也可能让它距离还钱的目标越来越远。

欢迎订阅航通社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x
如同大多数其他网站一样,我们使用 Cookies (一段下载到您电脑上的小文件)短暂存储您的使用偏好。如果您不希望使用 Cookies,可以打开浏览器的“隐身标签页”或者在浏览器设置中禁用它。更多信息.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