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灵魂画作 | 媒体老师都收到过什么神仙礼物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image.png

书航 8 月 9 日发于北京

本文成稿过程当中采访了一些相熟的媒体老师所以并不都是作者亲身经历

某大型上市公司今天在香港举行业绩说明会,按惯例都要给过来采访的媒体老师送个小礼物。好巧不巧,居然送了在当地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激光笔,引起现场一片哗然。

——这只能说明这家公司的老总,真的是兢兢业业,只顾着忙工作,都忘记看新闻了。

同样是在香港举办的发布会,曾经宣传买下某大联赛版权的 A 厂,就相对贴心的多。

他们送了一件正品球衣,还有一个正品足球(虽然大部分媒体老师都跟运动不沾边,而且也穿不进去,但是就算转手卖掉也还不错)。

image.png

话说回来,对于活动的主办方、组织者来说,要给身经百战,见得多了的媒体老师们送礼物,送什么礼物好,可真是一个学问。

一个估计,不一定对。记者们在各种发布会上最容易收到的礼物有:

image.png

送 U 盘真的可以说是最受老师们欢迎的了。因为他们总是搞丢要临时传文件用的 U 盘,就像江湖传说医生们的手头永远缺一支笔一样。

如果你能送一个 USB-C 接口的 U 盘,或者是一头插到苹果手机上,另一头能接电脑的那种 U 盘,老师们都会感谢你的。

啊,说到苹果手机……在航通社读者群里,有人提出了一个千古未解之谜:

image.png

充电宝当然也是刚需,谁还没有缺一个的时候呢。只不过,会上发的充电宝一般在外形上比较下功夫,却忽略了可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容量。大部分 5000 毫安时,又体积比较大的充电宝,老师们一般可能都直接当摆设了。

据说,有一种名叫“小恶魔”的充电宝非常受厂商们欢迎,我印象当中,至少有三个不同的发布会送的是这种同款。

image.png

说到送水杯,老师们都是两行泪。因为这深刻体现出了奋战在行业新闻第一线的媒体老师们年龄上的变化。

回到 13-14 年创业浪潮的时候,大家都喜欢送马克杯。这种杯生来似乎就是为了被放在办公室,用作冲咖啡的。

image.png

到现在,很多都是密不透风的保温杯了。B 厂先是在一年中最大的一次活动中,给老师们送了个膳魔师,两个月后尾牙的“阳光普照奖”又是个象印的焖烧杯,用来换着泡枸杞可以说是非常合适了。

image.png

另一个体现出岁月变化的,大概是 T 恤。如果你 15 年去了 B 厂的年度活动,那么你可以穿着那个时候的黑底红字 T 恤,混入以后同款活动的会场工作人员当中。

image.png

早些时候,特别是类似黑客马拉松这种场合,送你一件 T 恤是很自然的,上面都会用最大的字号印着厂商的标志。现在不时兴送 Tee 了,主要是毕竟这种 Dress Code 也太……程序员了吧。

近几年媒体老师们陆续成家的不少,我相信男老师们的女朋友或老婆,打开衣柜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扔掉所有带着 logo 的衣服。

另一个很程序员的礼品就是包!双肩包!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你赶上国家会议中心这种地方的 XX 开发者大会,你最需要的当然是一个包。

有些老师呢,可以凭借他们肩上 C 厂开发者大会送的背包上标注的年份,来看出他们跟这条线的时间长短。

如果说以上礼品满足的主要是男老师,那么给女老师的最佳选择可能是送公仔和抱枕。一个小问题是到场的嘉宾可能很不方便拿,所以会后总会剩下几个,归宿都是会务同学拿回家了。

D 厂有大眼睛,E 厂有小狐狸,F 厂的企鹅年年都不一样。近年最经典的估计是狗年那一款,鹅脑袋上面套了个二哈的帽子,简直要把人萌化了。

image.png

我前单位之一 G 厂搞了好久,终于做出了一个吉祥物叫小 G。它原本是宣传 G 牌微博的,可是直到 G 牌微博关闭的那一刻,我才搞清楚小 G 的性别:是个女的

image.png

普通的公仔都是软绵绵的,但 H 厂和 I 厂曾经试着送过塑料材质的大型公仔——特别的大。不管把它放在床头还是摆在桌子上,似乎都不太合适。

一般来说,这些送给媒体老师的礼物并不是“限量版”。只要你愿意,可以去各厂商自己的品牌店铺买到。不过,总有些厂商换着法儿选择一些你永远想不到的礼品,送给老师们,也是希望形成过目难忘的印象吧。

在这方面做的最好的当然是 J 厂。在 J 厂刚刚离职的著名前高管策划的很多次发布会上,这些创意礼品通过媒体老师们的微博和朋友圈,扩散到相关的科技网站上,狠狠的攒了一把人气。

不得不说,J 厂有些礼物要一次性给所有出席嘉宾配齐,还是蛮费事的,例如每人一台旧的诺基亚手机,或者是现在早就成了古董的黑胶碟,置办起来恐怕不仅“费财”,对具体执行的 PR 员工来说更是不小的挑战。

image.png

现在,很多人一想起 J 厂的第一印象就还是这些特色的礼品,所以回过头来看,应该是值得的吧。

在 J 厂带动下,同类厂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K 厂曾经送过一块钢板,为了凸显其产品的材质就跟你家里的高压锅一样经得起考验。

不过最让人哭笑不得的,应该是这款 L 牌手机,它的发布会给老师们送的东西是:一款真的能用的金属探测器

没错,就是你进地铁或者机场能看到的,那种安检员手上使用的同款产品。

image.png

这种东西放到现在,妥妥的我都不敢带进地铁,不然肯定会被问:你带这个干什么?如果想要应聘我们安检员,你可以直说嘛。

过节送饺子这件事情,并不仅仅发生在给贫困群众送温暖方面。在每年几个固定的节日,比如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等等,媒体老师们都会收到来自一些厂商的温情问候。

当然绝大多数时候,这会导致他们家里的粽子、月饼都吃不完,也会收到重复的对联和福字。

但是最让老师们期待的,还是有些财大气粗的厂商搞的年会。这种活动上的抽奖,奖品等级会直逼这些公司的内部员工年会,当然也是要看厂家规模大小而定。

所以每到岁末年初,你去闲鱼淘全新的电子产品都很合适,其中卖家不乏媒体老师,都是老实人,童叟无欺。

image.png

有的时候,媒体老师接收的礼物,是属于礼轻情意重的那种。

某无人机厂商 M 曾经送过一个神秘包裹,方方正正的包装盒体积跟无人机包装盒类似,不禁让人心跳加速;然而拆开之后却发现,这个大盒子里面装的是笔记本(纸做的那种)和贴纸之类的。

但另外一些时候,礼品价格也会比较贵重,比如直接送自家产品。

例如 A 厂真的给很多老师都送过自家出的手机,不限于之后要写评测的记者,给人一种当手机不要钱的错觉。至于 A 厂后来怎么样了……我还是不说了吧。

一般来说,厂商要避免赠送较为贵重的礼物,不然不仅自身承担不起,也会让客人们比较“难收”。今年以来,确实能看到礼品“消费降级”的趋势,有厂家干脆改成了送书。

作为记者一方,是否收受厂商的礼物,跟是否收取那个传说中叫“车马费”的东西一样,都是一个涉及到职业伦理的问题。有一些比较规范的媒体,会让其下员工如实上交所有这些礼物。

不过我相信,绝大部分还做这一行的人,并不会只因为是否收取了发布会附赠的礼品,就改变他们对于这家公司的印象和观察结论。

在中国的语境之下,此类礼品更多应该承担的角色,是建立人与人之间的私人联系。

作为甲方或乙方,这种工作角色每个人都终将不断变化,但是在此期间所确立下来联系和友谊,却可以一直延续很久。相反,礼物既不能成为人情债和负担,更不应该左右人的价值观和专业判断。

欢迎订阅航通社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x
如同大多数其他网站一样,我们使用 Cookies (一段下载到您电脑上的小文件)短暂存储您的使用偏好。如果您不希望使用 Cookies,可以打开浏览器的“隐身标签页”或者在浏览器设置中禁用它。更多信息.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