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幸福生活哪里找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航通社

航通社作者 书航 3 月 6 日发于北京

是什么让我们感受不到生命的美好?赚钱太少,生活单调,还是空气太糟糕?

雾霾天气会给人们带来显著的坏心情,但云开雾散后的快乐也不会持续太久,很快你就再度习以为常。

在一定范围内,赚钱越多越开心,但超过某个钱数,金钱就不会让你更幸福。

然而高工资带来的高消费可是轻易戒不掉的,万一山沟里的孩子不小心“见了世面”,又或者面对同龄同辈之间的攀比压力,都会导致幸福感的破碎。

现代化大大改善了我们的生活品质,却没有同等增加我们的幸福感。要追寻那份油然而生的喜悦,该去哪里找?

幸福的滋味,很快就会忘记

北京雾霾了一个星期以上,终于等来了大风。一觉睡到快中午才醒来,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家里所有的窗户。这样一个微小的动作极大的提升了我的幸福感,仅仅能看到明媚的春光就能基本上决定一天的好心情。

一个好天气就能提升幸福感,相比其它涨工资稳就业完善社保等做法来说真是经济实惠。然而实际上,它能让人这么幸福,恰恰是跟过去一周空气不好造成的各种不幸福对比之下才产生的。

也许,幸福时光就是因为对比才会感觉更深刻吧?但想起之前的不舒服,又让我隐约觉得这点“幸福”不值得了。

灰霾给人造成的影响是身体和心理混杂在一起的,难以区分。我感到鼻子总有异物感,又擤不出来,喉咙里始终憋着一口痰。我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几乎丧失了生物钟,白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但我并不能科学的证明这些都是雾霾惹的祸,而不是因为我本来就有鼻炎咽喉炎,这几天没睡好,没锻炼等等。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空气好起来之后,上述很多毛病都“不药而愈”。还有,前几年我坚持在屋里也戴口罩的时候,一旦摘下口罩就能闻到灰尘的味道。现在没坚持戴,就这么多毛病。

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不开心。而且这是有科研结果作证的。

“政见CNPolitics”作者马亮撰文称,一项研究用机器学习方法检索了 2014 年来自 144 个城市的 2.1 亿条新浪微博的情感色彩。结果显示,在空气污染严重的日子,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的确表现得更不开心。并且,就 PM2.5 浓度对幸福指数的影响而言,北京、上海和广州三个城市的敏感度是其他城市的三倍。[1]

如果像刚刚过去的几天一样,我们要用 10 天甚至更久的忍耐和痛苦才换来随后几天的心情舒畅,那么社会生产力也会因为我们情绪不佳而受到潜在的损失。

更要命的是,由好天气带来的好心情效果其实很短暂。早几个月在南方漂流,虽有阴雨却一直空气清新,差不多要让我忘了 PM2.5 这档子事。

爱因斯坦曾说过一个著名比喻:

“一个男人与美女对坐一小时,会觉得似乎只过了一分钟;但如果让他坐在热火炉上一分钟,却会觉得似乎过了不止一个小时。这就是相对论。”

这句话是他发表于《热科学与技术学报》(1938年第一卷第九期,已停刊)的一篇实验报告的总结。[2]

神经科学家沙德兰博士(Dr. Michael Shadlen)试图解释为什么开心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无聊的时光又似乎漫长得没有尽头。他认为我们的大脑会尝试对某项任务做预期,判断它大概在什么时候完成。

如果真正沉浸于某件事,大脑就会对事情的“全局”做预期,从而你紧盯着事情全部结束的时间节点,看着它离你越来越近;但当你无聊时,就只好盼望距离你最近的那个节点早点到来,比如看一本书不会期待看到全书的末尾,而是潜意识中一句话一句话地数过去。时间就会因此显得十分漫长。[3]

科学家们进一步总结出了所谓“享乐跑步机”(hedonic treadmill)现象:在跑步机上把速度加到更快,一开始会相当刺激,但时间久了也会习惯这个更快的速度。

同理,任何新的让人感觉到幸福的因素,一旦体验过了之后幸福感都会很快消失,而人们会很快对此习以为常。虽然,一旦他们被剥夺了多出来的这一部分因素之后,虽然生活质量只是回到了和原来一样,但是心态上却再也回不到从前。[4]

7.5-9 万美元:幸福感最强的“魔法数字”

也许我们不能通过改变天气来改变心情。好吧,那么总有一些其它的办法。比如使劲赚钱,疯狂花钱。

诸多研究发现,起初一个人拥有的金钱越多,幸福感就越强烈。但到某个顶点之后,则金钱减少负面情绪的作用不再显著。关于这个顶点在哪里,不同时期做的研究结果有略微差异,但大体都差不多。

这方面最著名的研究是 2010 年发布在《美国科学院学报》(PNAS)的,该研究发现人们在每年收入高于 75000 美元(约 50 万人民币)之后不会因而感到更快乐。研究人员使用的是单个人而非全家的收入数据,因此 7.5 万美元这个数值可能偏低。[5]

2015年9月,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做的研究认为对全家人的收入来说,到 20 万美元(约 134 万人民币)以上之后,金钱就不会更减轻负面情绪。然而在家庭收入从 0 到 2 万美元(约 13.4 万人民币)的增长过程中,金钱带来的“幸福感”提升是惊人的。[6]

2018 年 1 月,普渡大学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杂志的大型分析,使用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的数据,涵盖 164 个国家的 170 多万人,结果相差不大:每人每年赚 60000-75000 美元时,是每天感受到积极情绪的最佳点。[7]

但研究人员发现,比这更高一点的数字——年收入 95000 美元(约 64 万人民币)——是“生命评估”的理想选择,它考虑了长期目标,同行比较和其他宏观指标。

所谓“生命评估”即被访者如何评价自己一路走来的人生:从 0 分——“我的生命糟糕到不值一提”到 10 分——“我过着最好的生活”。

那在这之后呢?

在 95000 美元大关之后,普渡研究人员观察到富人们情绪健康和生活满意度下降。这可能是因为,超过日常舒适和购买力所需的富裕,可能导致不健康的社会比较和不满足的物质追求。

——各大城市 CBD 中穿梭的 Lucy(翠花)Mary(桂芳)Michael(二饼)Justin(狗剩)纷纷点赞,并表示这很好理解。

2010 年研究的作者同样指出,个人收入与身边人进行比较,会显著影响“生命评估”指标。人们自然地将他们的生活和收入与他人的生活和收入进行比较,即使他们没有经历任何负面情绪,他们也可能渴望更高的薪酬,并且需要远远超出幸福生活所需的收入水平才满意。

凯斯西储大学论文的作者 David Clingingsmith 举例说,

“如果我是一名交易员,在一家公司赚了30万美元,其他同事都赚了45万美元,那可能会有所不同。”

“见世面”和“朋友圈”会毁了你的幸福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很多人共有的经历是,一旦体会过了高质量的生活,就再也回不去从前住惯的苦日子穷日子了。在知乎上有很多笑中带泪的答案,体现了人们为了追求自己现阶段“配不上”的巨大物质享受,能付出什么夸张的成本。

比如这篇《如何劝上初中的妹妹打消辍学的念头?》,建议“带她去浪去飞”:坐飞机,住五星级酒店,在最高大楼旋转餐厅酒吧吃晚饭;然后去顶级高等学府看学生气质,看毕业能进什么大公司;再去看KTV里“让男人放开了摸”的“佳丽”;再去看售货员、理发师等普通人的工资,然后“送回去”。[8]

重点在于最后一句:

“如果她想得通,大概率会选择去KTV”。

还有“送工劝学然后孩子私奔”的例子:把厌学的女孩送到车间做工,以为机械劳动会让她“醒悟”,谁知孩子做得很开心,听说加班居然“眼前一亮”;等要送回家之前,听到风声“和隔壁工位的小伙子连夜跑了”,一年多以后“ 小两口抱个孩子回娘家,家人含着泪认了这门亲”。[9]

后来,这个故事被私自“搬运”去了抖音。而在抖音和快手两大平台上,“未成年网红妈妈”杨清柠、“炫富女神”温婉等“另类典型”都在向我们揭示这个社会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真相”。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对有些孩子而言,感受到的家庭环境不一定是温暖的,走循规蹈矩的“正道”是痛苦的,可能孩子有其他方面的天赋或者爱好,但就是不喜欢学习,这样的孩子反而会觉得上学如同上刑,早早结婚生子这些对他们都不算什么问题。

甚至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叛逆者还能拥有其它“乖孩子”错过就不再来的“奖赏”。比如对早恋、早婚者而言:[10]

“一个 16 岁的公民可以有‘合法’的性生活,但是如果他们仍在读书,他们的性生活权力就会被严重限制,这种限制会持续到 22 岁,正好是人一生中性能力最活跃的时期。”

再比如对游戏成瘾,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中国农村留守人口研究”团队在《中国青年报》写道:

“一些留守儿童尽管可以自觉地意识到游戏的危害,但是在巨大的生活无意义感面前,依然主动选择用游戏填补生活的意义。”

他们认为,父母陪伴的缺失,村庄生活的单调,以及农村寄宿制教育的压抑,让孩子们形成了巨大的生活无意义感,游戏成为暂时逃离的唯一选择。[11]

如果此时家长无法接受孩子的“出轨”,强要按住他们回归“正道”,恐怕只能如书评人维舟所讲,[12]

“‘无家可归’已经不再是一个凄凉的诅咒……甚至算得是一个美好的祝愿。”

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我想起早些时候对《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热捧:如果屏幕如“魔镜”给孩子们送去外面的花花世界,又告诉他们,你们竞争不过,最后走出大山概率很低;极少数孩子奋发图强,最终改变命运了,但是大多数孩子是带着对大城市的想象和对自身命运的抱怨,继续生存下去的(也或许有孩子“大概率会选择去KTV”)。

——照这么说,压根就不应该放这块屏幕,对吗?

穷人也有权拥有的幸福

你可能会好奇那位跟工友私奔的“小厂妹”未来将如何继续自己的生活。不过这或许不用我们担心,在市场调节下,做重复劳动的人会努力选择同等条件下报酬更多的工作。

今年不少制造业企业面临招工难,有的企业甚至遭遇“颗粒无收”的尴尬。反过来,外卖行业吸纳就业人数与日俱增,美团外卖骑手中80后、90后占比达82%,31%的骑手来自去产能产业工人。这被人称为“年轻人宁送外卖不进工厂”,并提升到了阻碍制造业发展、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高度。[13]

大可不必如此——请制造业放心大胆地采购机器人,今后最好连快递外卖、专车司机都一并“自动”了,因为还有非常多的岗位适合这些宝贵的“真人”劳动力。

即使再穷的人,也要尝试花钱买一点时间。

2017 年 7 月,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和哈佛商学院进行的联合研究结果就表明,不管处于什么经济水平的人,只要他将一定的金钱用于购买别人做的一些程序性的、枯燥的劳动,比如做家务,清洁和烹饪,他的幸福感会有很大提升。[14]

该研究作者伊丽莎白·邓恩(Elizabeth Dunn)说:

“我们认为这种效应可能只适用于那些可支配收入相当多的人,但令我们惊讶的是,我们在不同的收入范围内发现了相同的效果。”

研究人员还进行了实地试验,60 名成年人被随机分配顺序,分别在某个周末花费 40 美元用以节省时间,另一个周末花 40 美元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结果显示,不管他们是先买时间还是先买东西,都是花钱买时间的一组情绪更积极。

尽管有这些好处,但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很少有人选择在日常生活中花钱买时间。即使在接受调查的 850 名百万富翁的样本中,也有近一半的人报告没有花钱外包不受欢迎的任务。一项针对 98 名在职成年人的调查询问他们如何处置 40 美元的意外之财,只有 2% 的人会拿这笔钱用来节省时间。

所以这其实将会在供求两方面,都产生一个革命性的改变。首先,因为有需求,很多穷人得以出卖自己相对廉价的时间,获得在 AI 替代时代越发珍贵的工作机会。

比如说,一些“人民币玩家”会在游戏当中非常享受与真实的人,而不是机器对打。有一些游戏会有交流和”连麦“的功能,因此也非常希望电话的那一边是个真人。这在国内也衍生出了一个繁荣的陪玩产业。即使不是靠小姐姐的声音来搞“软色情”,只要想到屏幕对面是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机器,那么战胜这个人时候的快感也会加倍。

其次,这些由稍微便宜的人力提供的服务,又能够降低到连普通人都买得起的水平。更便宜一点的,即使对方是机器,由于节省了你的时间,也会增加你的幸福。

适合穷人的花钱买时间,最典型的就是外卖。打快车、顺风车也是如此,你可以将此看作是租用了别的专职司机的一部分时间,给自己节省下了买车、养车、找车位的这些人力物力。

谁把我们的幸福偷走了

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充分流动,并仍在不断加速流动的大型社区,由于信息不对称的红利远没有当初那么多,所以传统意义上的那种“走出大山就有希望”,“考好大学找好工作就有好的人生”的说法,对于现在的孩子就不再 100% 适用,甚至现在的大人们也不怎么相信。

一方面,好大学、“好工作”越来越不代表什么,只会让身处其中的人(出于“享乐跑步机”原理)对已有的优越习以为常,并因同辈比较和个人升迁、买房买车养娃等问题而增大压力;

另一方面,也许只要到省城,甚至县城,就能看见跟其他大城市基本类似的景观,拥有差不多的购物中心和平时想去的店铺,餐厅。所有的“网红打卡地”长的都差不多,所有的古镇胡同小巷卖的都是“老酸奶”和义乌货。如果省下一点工资去国外旅行,这段经历最终也只是化成朋友圈的九宫格。

公众号“家芝太太”总结说:“无论哪个姐妹约的局,去的都是一个地儿。一定是一片粉色海洋,一定有霓虹灯、黄铜和彩色气球。”[15]

顺时针分别是位于北京、苏州、常州、佛山的网红生活方式店。图 / 家芝太太(msjiazhi)

在穷尽一切手段,用完所有的方式,都不能让自己感觉到更高级别的幸福感和快感的时候,幸福自然会离人们越来越遥远——这一体验终结的极致,就是 CNN 旅游节目主持人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的自杀。

从根本上看,维护幸福不能只靠“忆苦思甜”和长久忍耐之后的释放。这样虽然你确实会有高光时刻,但是人生的大多数时间都还是辛苦的,难过的。如果把人生几万天按照百分比来折算的话,你可能只有 5% 的时间生活在正向的情绪当中,这样的日子不怎么让人羡慕。

对于那些已经解决了基本的温饱,甚至于已经达到了那条 9 万美元的“快乐线”之上的人,这个时候就一定要寻找一份属于自己的爱好,把生活的重心放在这上面,以寻找一个人生的意义。但寻找生命意义的过程又充满了其他危险。

不能投资于某个自己不能完全掌控的事情——孩子就不用说了,注定会离开父母的羽翼;用商业软件学英语打卡,公司跑路了怎么办?运行了10年的QQ宠物,说关就关了怎么办?

不能指望以外部刺激的方式来索取新鲜感——因为你迟早会发现,要不就是你该去过的地方都去过了,要不就是去了很多地方,发现别人早就到过这里,他们拍的照片写的游记都比你强很多。

不能只顾醉心研究,企图为自己和人类扩宽认知边界——因为免不了必须跟别人比,总有一些天资过人的人,随便玩一玩就能够达到自己不能企及的高度,弄不好又会碾碎你的信念。博士跳楼什么的就是这么发生的。

凡此种种,可能都是人生悲剧的不同版本。要躲开所有这些才能遇到真正的幸福,足可从此见到生活之艰难。

所以可能真的最重要的一点,还是面对问题时候的心态吧?在一切人世间赐予的奖励都不能让你心动的时候,也许你可以先忍耐超过 10 天的雾霾,在濒临崩溃之前,再遇到一个蓝天白云的好天气。

[1] 雾霾天,不高兴 (政见CNPolitics) http://cnpolitics.org/2019/02/air-pollution-lowers-chinese-urbanites/

[2] Einstein’s Hot Time (Scientific American)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einsteins-hot-time/

[3] Why Does Time Fly When You’re Having Fun? (LiveScience) https://www.livescience.com/64901-time-fly-having-fun.html

[4] Here’s How Money Really Can Buy You Happiness (TIME) http://time.com/4856954/can-money-buy-you-happiness/

[5] High income improves evaluation of life but not emotional well-being (PNAS) http://www.pnas.org/content/107/38/16489

[6] Negative Emotions, Income, and Welfare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417191809/http://faculty.weatherhead.case.edu/clingingsmith/NEIW.pdf

[7] Happiness, income satiation and turning points around the world (Nature Human Behaviour)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62-017-0277-0

[8] 如何劝上初中的妹妹打消辍学的念头?(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1359074/answer/551247367

[9] 你见过最「硬核」的人是谁?(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3986034/answer/549849940

[10] 性的重量(单读) https://mp.weixin.qq.com/s/xuXJ_yFhxGcAAZlrK2hEVQ

[11] 村里的孩子 被游戏工业捕获了(中国青年报 冰点周刊) https://mp.weixin.qq.com/s/SVnOkyutqAv89fgliAzYsQ

[12] 在家过年的排斥反应,需要开工来解绑(腾讯大家) https://mp.weixin.qq.com/s/YWceHaBRWJVediVv75rAtA

[13] “年轻人离开工厂送外卖”不应被误读(北京青年报) http://tech.qq.com/a/20190302/003636.htm

[14] Using money to buy time linked to increased happiness (Science Daily)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7/07/170724161258.htm

[15] 好巧,你家也长这样!(家芝太太) https://mp.weixin.qq.com/s/SPsjyycFl5d1RjCgz–VCA

欢迎订阅航通社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发邮件给 coop@lishuhang.me

x
如同大多数其他网站一样,我们使用 Cookies (一段下载到您电脑上的小文件)短暂存储您的使用偏好。如果您不希望使用 Cookies,可以打开浏览器的“隐身标签页”或者在浏览器设置中禁用它。更多信息.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