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请保持微笑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我不需要坐班,所以并不用钉钉。基本上,也只是在每年天猫双 11 的时候,因为需要跟其他记者交流就短暂的用一下,我称之为“每逢佳节下钉钉”。

所以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钉钉有一个已经推出一年的功能,就是“笑脸打卡”

开启了此项功能的公司,员工上下班打卡的时候,是对着手机做人脸识别,并且必须摆出微笑的表情。这还不算,有一个“微笑值”,必须笑到一定程度才能被系统认可。同时,系统还会根据你今天表情开心的程度准备一个排名,名曰“笑脸墙”。

当然这个系统会面临诸多识别不尽准确的问题。有些人笑的比哭还难看,却在笑脸墙的排名中“不慎”名列前茅;更多人遇到的问题,是怎么刷也达不到系统所认为的微笑标准。

“早上上班打了几遍笑容值都没超过50,下班时随便一照就98,还荣登笑脸墙第一,嗯…看来下班是真快乐!”有人在微博上这么说。

这里的笑脸,是一种人脸识别中活体检测的方法,因为要避免使用你的照片也能蒙混过关。如若不然,就会发生前两天众人热议的段子:某城市人行横道的摄像头,把一辆路过的公交车身广告里微笑的“董小姐”,错认为横过马路的行人。

在人像识别技术上,阿里系产品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然而,由于“笑脸打卡”并不像其它同类检测只需要眨眼、拍手、张嘴这些动作,而是一定需要一个“笑容”,这就导致识别成功率相对要稍微低一点。

而且,单纯的让员工只做出一种表情,也不符合现实逻辑。

就算是世界上一等一的公司,你上班的时候也不可能永远情绪高涨。对住在一线城市边上,每天通勤就要三四个小时的人来说,开开心心的上班就更是不太可能。若是这种情绪都不能显现在打卡时的脸上,可真称得上是“强颜欢笑”了。

在 V2EX、S1 等社区都有人说,“笑脸打卡”功能很好的表明了什么叫做“脸上笑嘻嘻,心里***”。

这种功能设计,可能并不是钉钉的产品经理的错。我之前看钉钉的发展历程介绍,可以看到他们一开始就通过入驻种子客户企业内部来调研,就是以满足客户需求作为第一方向,才取得了现在的市场份额。

所以可以说,这款被很多雇员称为“反人性”的软件当中,几乎每一个功能设置后面,都有着全国千千万万老板的真实需求

要员工们在保证人到的时候,还必须情绪也到,做出一个配合温驯的表情——如果真的说谁需要为员工由此受到的心理伤害负责,那一定是他们的老板。

其它让人非得“保持微笑”的场合,也往往让人笑不起来

例如在很多有摄像头监控的地方,都会有个自以为聪明的贴纸写道:“您已进入监控区,请保持微笑”。好在我往往会无视这样的招贴,店家也没有让我必须通过笑脸识别才上菜什么的。

但如果深究起来,我不希望自己被拍倒是真的——在视频监控之外还有很多种方法,一样能起到监视公共安全的作用。

特别是去年,360 的水滴直播还曾被爆出监控视频公开上网这样的幺蛾子,甚至可以随意看到初中正在上课的班级,或者餐厅里在吃饭的食客。这种情况下,让我“保持微笑”的字句会让我更加反感。

你就直白的说,“我们的监控系统已开启并且与公安联网,商场盗窃也是犯罪,请不要以身试法”,这样不是更好吗?

不同于几十年前蒙昧、单调的社会,店家可以随意放飞自我地宣传,不用讲究技巧,全国人民都能记住你的牌子。现在,任何宣传和通知事宜,都需要“分众”传播,根据不同的人群量身定做合适的方案,不可能再指望一个方案包打天下,对所有人都起作用。

自以为“请保持微笑”的提示,往往意在创造一个店家以为更轻松欢快的购物氛围,但也只能吸引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很在意自己情感表露的人,也可能甚至是一种冒犯

例如所谓“性格内向”的人,比如我自己。

我小时候,一直被家长要求去“多接触人,多接触事”,就是爸妈觉得我喜欢独处的性格,和同龄孩子相比没准是有点太“阴郁”了,怎么也得更开朗一些,才不至于出什么精神问题。

这让我在很长时间内都把内向性格当作是自己犯的错误,甚至是一种病,需要去治疗。好在后来我发现了,自己在真正喜欢的人和知心的朋友面前,会完全变成“话痨”,甚至话多得讨人嫌。我也随之明白了,自己不需要对所有人都一概地“讨好”

对内向的人来说,他们按要求表露出开放和乐意倾听的姿态,实际上是挺耗费精力的,也会耗费实际的体力,一场应酬下来,跟跑一趟马拉松差不多。此时,摆一张“扑克脸”就成为了自我恢复和休养的途径。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不再需要频繁的与他人交际才能获得生活所需,越来越多的人能在恋爱结婚之外,通过其他方式填补情感空虚,各种适合单身族,内向族的产品和服务陆续出现。吃的喝的都有了“一人食”,各种自助式的,小分量的产品都挺单身狗友好的。一个人去什么场合,不保持微笑,也越来越不会尴尬

我特别满意的是超市的自助结账柜台,最近甚至都看到有超市出现了自助称重打标签的机器。它的好处不止于免排队;它让我对于自己所买的东西有了“掌控感”,并且不需要每一次都面对收银员,即使他们面对千万次的重复劳动,已经被折磨地面无表情了。

以前我有时看到他们明明很累了,还要打起精神来为我扫码结账,都觉得不忍。我都觉得,真的应该发明一些更多的自主科技,不只是帮助我,更是解放这些人,让他们获得休息。他们有资格选择一些不需要强迫展现好脸色的工作,同时获取一样或者更高的报酬。

李咏去世前后,知乎上曾有人说自己见过他主持节目的间隙,一瞬间露出了非常严肃正经的表情,和节目的欢乐气氛格格不入,甚至让人害怕。

我相信,在台前谈笑风生的谐星、小丑和主持人,回到家中最愿意做的事就是不苟言笑,冷若冰霜。这对他们是一种情绪上的休息,是为了第二天又能精神饱满,积极向上的出现在观众面前,为大家服务。

对于企业而言,强迫员工做出一致的情绪——不论喜怒哀惧——都可以算作是员工在正常劳动,创造产值之外的一种额外的劳动形态。情绪上的劳动也应该得到企业老板的认可。如果不予以一定补偿的话,其实会构成对员工一种隐性的剥削。

各位老板们不妨做个测验:试试看允许大家上班后可以随意地愁眉苦脸、爱搭不理的表露情绪。也许这样,他们就会看到情绪管理对公司的重要性,最好能进一步反躬自省,看看大家为什么这么愁。这样可能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

2018.11.29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