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我不愿意为人类进步做贡献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丁香园的一篇文章写道:

就在贺的研究公布前两周,中山大学发布了《中国公众对基因编辑技术的认知与态度研究报告》,其中,72.97%的人赞成基因编辑技术用于“预防HIV感染”,更有20%以上的人赞成利用基因编辑进行增强运动能力(22.45%),提高智商(23.9%),甚至,军事应用(23.95%)。

https://mp.weixin.qq.com/s/NdHaXlebVLihZGKeCdZ3zQ

基因编辑用于军事?

——听上去很吓人,不过似乎又……没什么不对的。

“抗生素、疫苗、病毒、电、火药、原子能,哪个没有用于军事?”在讨论中,我听见有人说,“任何技术都可以被用于军事。按照这种泛道德的诡辩,那人类就不要进步了。

唔,这是上升到人类进步的程度吗?那就更简单了。

我不想人类进步,”我说。“直白的说,我不希望自己得不到好处的进步。”

基因编辑这个技术要么不可能在我们有生之年成熟量产,要么我自己肯定是也享受不到,或者没足够的钱去享受。

反正无论如何都是我不可能得到好处的情况,我为什么要支持它?维持现状才是我想要的。

既然出发点都不一样,其实是没有讨论的必要的。那些真正去做的人大概也没心思跟人讨论,他们不是认准了的话也不会去做。

我们是绊脚石,但你也得从我们的身体上压过去。”我说,“我们多少还是有点重量的。

作为一个典型的旧人类,我从目前为止的哪些人类进步里得到了好处呢?

科幻作家亚当斯(Douglas Adams)的以下三定律简单易行,适用于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人:

  1. 任何在我出生时已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
  2. 任何在我15-35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
  3. 任何在我35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简而言之,我就是那种没上车时挤破头,一上车就把别人推下车,要司机关了车门赶紧走的,在技术发展和人类进步议题上,一个极端自私的人

我也不想考虑后代的问题

后代又不是我本人,ta 是个独立的个体。ta 有了身心病痛,我再爱 ta 我也不能用自己的健康换取 ta 的健康。

反过来 ta 再怎么幸福,那也不是我自己能感知的幸福。我只会获得类似做义工一样,基于无私奉献而起的满足感。

我只想自己享乐,并且我会忠实地向我的后代(如有)传达这样的价值观,衷心希望 ta 自己去寻找自己的快乐。

如果把这该死的世界,什么人类的共同利益都放在一边,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愿望,那么我肯定是最舒服的了。

我的愿望,就是想让这个世界变革得慢一点

因为我们终究会老,我们的认知水平会下降,我们的工作能力也会下降,但是我们还得延迟退休,甚至一辈子都要工作,指望不上什么养老金。

到时候,我们都拖着一把老糊涂的身体了,还没有人来照顾我们;儿孙也自有儿孙福,不会来管我们。

那这样,肯定是尽力活在我们熟悉的旧世界里对我们更有利呀,活在我们制定的规则里面,对我们更有利啊。

难道说到时候还要去学怎么操作宇宙飞船?——我肯定是想写一辈子稿子的,谢谢。

所以包括基因编辑人类在内的所有这类科技变革来得越慢,对我越有好处。

是的,我可能比国内大多数人更多地看到 AI、VR 之类的新技术,也大致了解最简单的运行原理——但我并不喜欢这种进化。

我不想因为 AI 能声情并茂地思考而失业。我可以学习,可以转型,但我不喜欢。

我自然阻止不了历史潮流。我要去适应它,也不是不行。可能因为我天天看,比我的街坊邻居可能还适应得快一些。

我不喜欢,也没什么办法。但我就是不喜欢。

《侏罗纪公园 2:失落的世界》是我小时候摆在书架上的其中一本书。我记得它最终尾声部分的一段话:

你感觉到了小船行进的路线吗?那是大海。那才是真的。你闻到了空气中的咸味吗?你感到了照在你皮肤上的阳光吗?这一切都是真的。你看到我们大家在一起吗?这是真的。生活是美好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能看见太阳,能呼吸空气。这是我们的福气。除此以外便没有任何真的东西了。

也许戴上VR头盔以后,太阳、大海和空气也是假的,但是……那时候我已经从这个特定的技术进步得到了好处。所以我就会拥抱它,并愿意溺死在虚拟现实里。

如果要我为人类进步探路,以至于牺牲自己和家人,那还是算了吧。

2018.11.28

延伸阅读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