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抵制也应“制度化”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最近,“抵制”是一个热词。甚至有人讲,今后说不准啥时候,吃麦当劳的汉堡,喝可口可乐,或者穿耐克鞋,就“不爱国”了。

冤有头,债有主。对某国的某个特定品牌实施“外科手术”式的精准打击固然是好,但要做到就很困难。总会有令人匪夷所思的误伤,例如有人就在朋友圈里说,以后再也不吃 DQ 的冰淇淋了——而杜嘉班纳的缩写是 DG。

除了抵制对象可能比较模糊之外,民众自发抵制的最大缺点是不能持久。

一家意大利的电视台似乎也看中了这一点,播出了一个火上浇油的节目,里面就说中国人很快就会忘记,所以风波也马上会过去。因此他们敢于“顶风作案”,对杜嘉班纳创始人的道歉视频再度“恶搞”。

实际上在他们这么说的时候,中国人的上一个抵制行动确实已经走到了被遗忘的边缘。

还记得瑞典吗?

有中国游客在瑞典自称受到不文明的对待,在网上无法入住酒店并被扔到街心公园,事件曝光后,中国人开始抵制瑞典旅游,而瑞典国家电视台 SVT 也在一档讽刺节目中,对中国人继续针锋相对。

如果我们还有一点印象,就能发现这在一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在当时引起的风浪并不比现在的杜嘉班纳要小。

中间还有一个插曲,波兰的某家电视台做了个鼓吹“台湾独立”的节目,主持人带上了仿照特朗普竞选用的红帽子,并且模仿他的竞选口号,说要“让中国再次失败”。

夹杂在两次大的抵制风潮之中,波兰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引起什么声浪,马上就过去了。

以前我们在歌曲中唱说“全世界都会说中国话”,现在一看不得了,似乎全世界都在羞辱和嘲讽中国,并静静等待着 13 亿人的下一次抵制。

这次杜嘉班纳的事件起于一个宣传视频。一部分香港和台湾的民众,起初是以隔岸观火,看热闹的心态来看待的,并没有将视频中涉嫌针对全球华人的冒犯行为,看作是对他们自己的一种伤害。

在后续私信内容曝光之后,一看到主体词语是“中国”,上面那部分网民就更加放心了,以“强国玻璃心”的心态,说“强国人又崩溃了”。

只不过,他们自己在异国他乡,可能也会被当做他们所瞧不起的强国人来看待,万一有个什么紧急事件,也得找强国大使馆协助。

综合的来看,中国网民针对侮辱行为自发进行的反击行动,并不会每次都起到良好的效果。

事件可能会长了自己的志气,但难说能不能灭了他人的威风;对于普通外国人怎么样看待中国这个国家以及国民,怎样改善他们的心理观感,也不会有太大帮助。

这些系列的事件对于普通外国人怎么样看待中国这个国家以及国民,怎样改善他们的心理观感,也不会有太大帮助。

务实的中国人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就要看到,虽然于情于理都是应该做的,但是这些抵制的实用性不高,效果不彰,甚至有演变为自 high 的趋势

更为刺痛人心的当然就是,我们无法抵抗生而为人的弱点,我们真的难以对一股乍起的风潮,保留那么长时间的记忆。这不是身为中国人的错——但一开始说抵制的是你,后来忘记的也是你,就难怪被抵制的那批人会因此而反过来嘲讽。

如果说对于种种辱华行为不能坐视不理,那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一个比较好的答案是,用制度的方式向世界证明我们并不会忘记

就算经历了 80 年代中日友好的蜜月期,到现在我们还是以国家公祭的形式,来记录日本侵华战争当中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这样当然能够保证永不忘记的目的。现存于世的大部分中国人都没有经历过那场战争,但是他们都不至于遗忘。

对于近期的事情,当然也有很好的例子。

2010 年 8 月 23 日,一辆载有香港游客的游览车,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遭到一名退休警察劫持。事件在当天晚上以流血收场,香港游客有八人死亡,六人受伤。

事件中,菲律宾警方在处置突发事件时,笨拙的操作和不专业的举动延误了最佳的处理时机,造成如此重大的伤亡,但菲律宾官方一直只是表示遗憾,而并没有承担责任出来道歉。

事件过去三年之后,菲律宾方面都只是说马尼拉市政府会道歉,参议员会以个人身份道歉等等,但始终没有等来出自国家领导人口中的歉意。中国内地人曾经感受到的轻慢和不公平,香港也是感同身受过的。

但是即便如此,香港人的记忆也不可能保持太长时间,因为这是人类的本性所决定的。让香港真正不忘记此件事情的,是香港政府对菲律宾所发出的黑色旅游警告

黑色旅游警告的意思是,全港所有的旅行社不会组织到菲律宾的带团旅游,但不会限制香港公民以自由行的身份前往。香港还另外采取了一个相应的抵制措施,是取消了一些持菲律宾护照的人在香港所受到的签证优惠待遇。

直到2014年,菲律宾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就双方对事件的处理达成初步一致之后,香港对菲律宾的黑色旅游警告才宣告取消。

在这段时间里,香港并不需要她的市民像帝吧出征一样,每天到菲律宾相关当事人的脸书页面去打卡签到。这个制度上的抵制措施,像一根鱼刺扎在两国关系的咽喉,逼迫着菲方及时的去想用什么方法才能够挽回和补救。

2018年,随着菲律宾政府的换届,没有了上一届政府的负担,又想发展对华关系的杜特尔特,亲自到香港说出了部分遇难者家庭和全港市民等待八年的那句道歉。

虽然在香港,仍然有一些议员和市民抱怨政府态度不够强硬,甚至有卑躬屈膝之嫌;但不得不说,以黑色外游警示为代表,一系列体现在制度层面的做法,将全港市民的意志上升为香港政府的意志,让这个抵制行动历时多年,仍可掷地有声。

在杜嘉班纳出事之后,全国所有的网购渠道在一夜之间下架了杜嘉班纳相关商品。此前日本有一家叫APA的酒店在房间摆放美化南京大屠杀的书籍,也遭遇了全国所有电商渠道的下架回应。

下架可以看作是在企业层面进行的一个上升到“准”制度的抵制行动。虽然这种抵制仍属于民间行动范围,但是终于从“嘴炮”提高到了能对对方形成真实经济损失的程度。

值得欣慰的是,这些足以让对方“肉疼”的抵制,有民众和竞争对手的持续监督,因此也不至于是昙花一现。

APA酒店下架后差不多一年,又有网友发现有一些网站悄悄地恢复上架。通过网上曝光之后,这些网站都道歉并做整改措施,继续下架处理。可想而知,坚持上架的酒店会受到网民的持续抨击,以及来自竞争对手的“趁火打劫”。

中国强大的消费市场,让外国人都想过来淘金,而淘金的前提是对市场有足够的尊重。这才是中国消费者做抵制的力量之源,而并不是说仅仅因为中国人多

所以除了中国消费者之外,那些触犯禁忌的厂商也有他们的竞争对手,来共同“帮助”中国的抵制起到效果,并且“制度化”、常态化。

过去的诸多经历告诉我们的,不只是中国人的“健忘”,还有一点:只有那些制度化,常态化的抵制行为,才可能是有效的。

所以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们要集中精力,持续地体现真正的愤怒;至于那些不值一哂的小丑,就让他随便闹去吧。

2018.11.27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