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成功就是一种精神病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题图:苹果 iTunes 播放音乐时的视觉效果,有些和嗑药之后看到的迷幻世界很相似。

1

奢侈品牌杜嘉班纳的联合创始人,主设计师嘉班纳(Stefano Gabbana)先生大概没有想过,当他实打实的惹了中国人之后,会遭受怎样的后果。

毕竟他之前一次公开挑战权威,是针对同样不好惹的同性恋群体。这些人最后的表现,也就是到他们商店门口举个彩虹旗子了事。

所以嘉班纳先生在跟越南裔 Instagram 网友 Michaela Phuong Thanh Tranova 的私信聊天中,大大咧咧的说今后每次接受采访都要称中国为“大便之国”,且并不在意对方发帖子把此事闹大。

虽然如果未经许可发出私人聊天记录,恐有侵犯隐私之嫌,但是……你不在意?那就好办了。

然后,嘉班纳先生就有机会了解到一种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有些身处香港、台湾或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已经先行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强大和无处不在。它自带一个口号:“D8 出征,寸草不生”。

在杜嘉班纳官方 Instagram 下方,我看到有人留言说:

“小老弟你说话注意点,老娘试了 20 多个 ⅤΡΝ 来处理你们这群挣着我们国家钱还骂我们的蝼蚁,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中国人就算全部倒下还有1万表情包骂你呢。”

https://www.eonline.com/ap/news/989456/chinese-celebrities-are-boycotting-dolce-gabbana-s-shanghai-show-over-racist-comments

他道歉了,并说这是黑客入侵所致。但为时已晚。

在目标市场即将举办大秀的前夜说这个市场是“大便”,可能杜嘉班纳的管理层和股东都会认为,能这么做的人一定是个精神病。

2

几乎没有人相信嘉班纳先生说自己的 Instagram 账号被盗是真的,这是基于他之前的各种“怼天怼地”的表现所得出的结论。

作为一个愤怒的战斗者,嘉班纳先生很早就知道犯众怒是什么感受,同时并不在乎。

2007 年,杜嘉班纳凭借一组广告海报一战成名。画面中,一个女人近乎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眼睛望着镜头,嘴巴微微张开,像一条离了水的鱼。她的身边围绕着四五个男人,都穿着整齐,肌肉结实,有的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有的眼睛俯视着地上的女性,还有男人两脚张开,身子下探,将女性置于他的胯下。

虽然海报上的所有人都穿着完整的衣服,但这几幅海报却产生出一种不言而喻的“轮奸”气氛。即使放在今天这也是不太能被人接受的——不如说是更不能接受了。

他们上次说起中国是在2017年。当时拍的这组照片出来,也有中国人觉得心里不舒服——凭什么把我们可爱的老百姓照的那么丑啊?

但是也有人说,得尊重这些站在时尚食物链顶层的人,是这些“穿普拉达的女王”通过随后的工业化大生产,决定着我们几年后会买到怎样的淘宝货。

所以大家当时也就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这也一定程度上招致了大家在看待今天这件事情时候的思维混乱,至今还有人认为中国的全民愤怒是过度反应,玻璃心什么的。

我觉得,不得不说,就以嘉班纳先生私信中的言行,把他的主语换成印度、阿根廷、希腊或毛里求斯,换成是其他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当地的民众看了,都绝对有资格感到愤怒。

然而这么黑白分明,一看就懂的恶行却并不常见。更多时候,嘉班纳先生和搭档们所做的争议言行,不会一杆子得罪所有人,而往往会是在让一部分人怒火冲天的时候,一定会有另一部分人为他们辩护。

——因为他是时尚大腕,因为他在全球富豪圈榜上有名,因为他有成功的事业。所以他不管做什么,可能都会被镀上一层光环,被过度解读,被断章取义,让没那么成功的你,在点评成功人士的那些举动的时候,有所忌惮。

3

成功创始人的一句话或一个举动,总会在不经意之间,给他亲手创办的公司惹上巨大的麻烦。

例如大导演韦恩斯坦,因为性骚扰被拉下神坛,他所失去的不仅仅有他的家庭,整个“奥斯卡”以及美国电影产业的支持,还有以他名字命名的温斯坦影业 (The Weinstein Company)。

这家倒霉的电影厂在老板出事之后,就第一时间切割与老板的关系,然而依旧是一路走低,申请破产了事。这家公司的命运似乎预示着 2018 一整年,还会有更多公司因为老板的不当言行而遭殃。

范冰冰因涉嫌逃税而“神隐”之后,以她名字命名的“范冰冰工作室”,也在媒体的围追堵截当中保持无线电静默。很多媒体去探访,都只能看到人去楼空的影子,虽然该工作室实际上仍在运作。

刘强东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京东,也在最近的议论声中风雨飘摇。他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小镇沾染的指控,给他带来的不只是一张广为流传的监狱“定妆照”,这个案子远未完结。

最新一期财报发布之后,虽然大致符合市场预期,但是股票大跌,市场的反应却非常大。虽然刘强东本人出席了分析师会议,但是他的话又被外界解读为即将“放权”的信号,公司不得不出来辟谣。

成功人士遭遇的性骚扰指控——如果是真的——可能会让一些安分守己的,以至于为他们打工的普通人感到诧异。

刘强东不仅是“不知妻美”,而且还真的被指控对别的女孩子下手了;虽然我们不知道那该是一个怎样倾国倾城的女子,但如果只是很普通的女生,这也毫不奇怪。

韦恩斯坦也是同理,如果他选择像花花公子创始人海夫纳那样,跟七八十个兔女郎聚在一起开派对,他完全能以合法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但在 #MeToo 风潮捅破的一层层窗户纸背后,我们看到的是这些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人士,似乎都在追求一种犯忌的快感。他们所追求的并不是当事女性的“品质”,而是把她们追到手的难度,以及其中需要打破的禁忌,毁灭的美好,甚至犯下的罪恶

4

就更不要说中美两大“造车狂人”的奇特举动了。

打造特斯拉品牌的埃隆·马斯克本人,成为了公司前进的最大不稳定因素。因为一条可能操纵股价的推文,公司不得不更换了新的董事长,而最初的起因只是马斯克想博得红颜一笑。

贾跃亭愿赌,但并不服输;他和家人已经无法正常乘坐中国的飞机和高铁,不过他依然在美国坚持着自己的“造车梦想”,并且——这才是重点——不断的跟所有想塞给他钱的人,比如恒大等“恩断义绝”。

这么一说,可能你会发现:

那些站在金字塔顶、舞台中心的人,那些人类智慧和金钱的集大成者,那些富豪榜上的常客、皇冠上的明珠,不论中外,或多或少,似乎都有点怪异

英特尔前任 CEO 安迪·葛洛夫曾经出过一本书,名字叫《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这句话成了英特尔员工的座右铭。

乔布斯年纪轻轻的跑到印度去坐禅空想,还在生命的最后岁月中,拒绝采用科学诊断,通过吃素食与草药的方式,希望得到身心的净化。兴许正是这一点最终延误了这位英才的治疗时机,使得他没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为世人贡献出更多的苹果产品。

当“垮掉的一代”的灵魂在内华达沙漠深处熊熊燃烧的火堆中升腾复辟时,硅谷精英们从奇装异服,迷幻药水,大型装置艺术的缝隙中穿过,为他们下一次改变世界汲取灵感。

一般来说,我们会把这样的举动称之为三个字:精神病

5

成功人士们说不准真的有很多都是精神病。

腾讯《大家》作者荣筱箐,曾在文章中提到英国纪实作家罗森(Jon Ronson)2011年出版的《精神病测试》一书。其中提到的纸业大亨艾伯特·J·邓拉普(Albert J. Dunlap),被《财富》杂志形容为如“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一样吓人的华尔街角色。

邓拉普有着“链锯阿尔(Chainsaw Al)”的绰号,他在可丽舒公司(Scott Paper)工作 18 个月,通过解雇 1.1 万名员工,尽力节约成本,并与金佰利公司(Kimberly-Clark)迅速达成交易,令公司股价暴涨 225%,自己则得到一亿美元的薪酬。

http://www.fortunechina.com/magazine/c/2003-02/01/content_572.htm

荣筱箐提到他“上任以后大刀阔斧关厂裁员,完全不顾厂里老少爷们儿的死活。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他曾问一个老员工在厂里干了多少年,对方自豪的答 30 多年,结果没几天就被裁了。他的改革让华尔街为之欢呼,每关一个厂子、裁一批员工,这家公司的股价都会飞涨。”

罗森通过心理学家制定的量表,认为邓拉普是一个“冷血变态”(psychopath),该病症显示为:没有同情心和同理心、有魅力、对自身价值认定极高、善于操纵别人、易冲动等,也是在杀人狂魔身上常见的心理疾病。

然而,邓拉普在罗森面前一一回击了这些“疾病诊断”。

负面的“没有同理心”,被解读为“赤胆忠心其实是不思进取”;

对自身价值认定极高,是“自信”;

善于操纵别人,是“领导力”;

易冲动,那是“源于对情势超过常人的迅疾判断”。

还是那句话,因为你成功,你有钱,所以你怎么说都是对的。同样的心理特征,放在普通人身上就是精神病,放在成功人士身上,就成为了他们成功必备的品质。

荣筱箐继续引用心理学界数据称,“冷血变态”在普通人中的比例是1%,企业高管中的比例是3%,在华尔街人群中是10%。同时,全美“冷血变态”者人数最多的地区是首都华盛顿,有研究表明政治人物比常人更可能是“冷血变态”患者。

https://mp.weixin.qq.com/s/IRRN4GjJEO13h9fapcqSnQ

邓拉普说不准真的有病,但问题是华尔街就吃这一套。1996 年,当陷入困境的小家电企业 Sunbeam 宣布聘用他时,公司股票暴涨 49%。他再度实施大刀阔斧的削减措施,华尔街则仿佛认为流的血越多,效果越好。

终于,Sunbeam 的帐目被媒体质疑,而邓拉普被指控策划了大规模的财务骗局,遭到解雇。2001 年,Sunbeam 公司申请破产保护;2002 年,邓拉普向美国证监会(SEC)支付了 5 亿美元罚金换取和解。《财富》评论认为,“邓拉普以创造股东价值的名义,给股东价值造成的破坏比谁都多。”

6

荒唐的是,这种戏码在 21 世纪接下来的岁月中一再上演,小到 Theranos 的血检骗局和奇葩的硅谷榨汁机,大到创造了 600 亿美元巨额“庞氏骗局”的麦道夫,人们一再被舞台中央的小丑吸引,看着他们穿金戴银,就跟风起舞,放弃了自己的思考。

还有人专门负责把一时成功的知名人士的话语包装起来贩卖,形成了机场书摊上源源不断的成功学生意。《芮成钢:虚实之间》《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自传》《毕福剑的说话之道》等均已加入豪华午餐。

那么,又有谁能说,嘉班纳先生的冒犯言论,韦恩斯坦面前新鲜的肉体,马斯克手机上闪动的推文,不是如迷幻药一样,在成功人士脑中叩响的“扳机”?这些荒唐的东西把人逼到绝路,激发他们的斗志和旺盛精力,是源源不断的灵感和洞见的源泉。

你可以管这叫“恶之花”,或别的什么东西。但很多时候,全世界人民都会受益于这些人用生命、名誉和公司前途“献祭”而来的副产品。

然而,如果你想走上这条代价惨痛的成功之路,还不仅仅是把自己变成疯子这么简单。你还得面对另一种未知的恐惧——你可能天赋不足,时运不济

最差的结局是,你不管怎么折腾也出不来一点水花,你会变成众人眼中真正的疯子和笑柄,并在历史书中留不下任何痕迹。

致力于做乔布斯传承人的罗永浩,可能是一个“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典型例子。

最近,他因为各种涉及“精神疾病”的负面传闻焦头烂额,一会儿说要起诉网易,另外一会儿又说《证券日报》的领导有什么私生子问题,在那条微博后面比了个红色的心。

虎嗅有作者为此事专门写过文章。他指出,老罗去医院看的确实是一种精神疾病,然而这种病并非是什么抑郁症、精神分裂症,而是俗称为“多动症”的注意力缺失症(ADHD)

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1580.html

很多时候,过来看这种病的中国人都是小孩子,所以他到了医院之后挂的是儿科。

关于这种病,他也为我们推荐了罗永浩之前参加《罗辑思维》的一期节目,以及在讲座上所推荐的一本书《分心不是我的错》。这本书我也推荐一下,真的很精彩。

可能大多数人对于某人身上自己不能理解的特质,到底是好是坏的定义,只是唯结果论的。我们只是通过他最终做成了什么事情,才因此反过来定性,说他当初是成功学,还是精神病。

罗永浩一生名望的最高点,说不准是他编新东方语录,是他去望京西门子砸冰箱,还是锤子 T1 的发布会当晚。但肯定不是现在。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吹过的牛都砸回来,砸在他自己身上,他的发布会越来越冷清,他身上的外号越来越多,他越来越没有希望翻盘了。

所以他的身上完美体现了我们这些平凡的,不成功的旁观者眼光的冷暖炎凉。

7

正如很多很多年前,我曾看过一本书的标题,说是《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的作者曾经花了很大的力气去访谈那些在人们眼中是“不可接近”的特殊人群。

我觉得,说这一切最大的目的,其实并不是说精神病人都是放错了地方的天才,正如某公益广告说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我只是说,确实有一些人,他们拥有在机缘巧合之下,演变为“天才”的那么一瞬间的可能性。

不过也许我们的社会,缺乏对多样性的足够包容。也许是因为在古代的治乱循环中,人们已经见证了太多的惨痛、苦难和不规律,总是尽一切办法,让生活回归平静正轨,与别人一样的状态,才是最好的。

在多数人循规蹈矩的时候,一个疯子,一个精神病的存在,有可能给全世界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变化——可能引向美好,或者灾难。

嘉班纳先生以往还没玩过头的时候,他的言论也仅仅是“出位”而已。由这种思维激发出来的灵感和产品,能够给一些心中有闯劲、有冲动、有荷尔蒙,但却不善表达,无处发泄的人们以慰藉,成为他们的代言人,并最终达到一种价值认同。这也是很多时尚潮牌以及爱豆们存在的终极意义。

但是,他这次玩脱了,不出意外的话,杜嘉班纳这个牌子会元气大伤,而中国人会记住这一切很长时间。

你可以说这是个教训,应该吸取——但话说回来,如果他真的能吸取教训,他还是他吗?他还能成功吗?

这些“精神病”们所创造所激发的表达方式,也许并不能通过什么学校教育训练出来,也无法通过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来获取。

他们的成功,可能就是一种完全的基因变异,既可能是母胎当中的一个小小的错位,也可能是他主动通过嗑药、寻刺激来破坏自己的神经中枢,来寻找寻常人类所不能取得的灵感。

他们的成就,与他们生而为人的痛苦,是一体两面,却又无法分割的。

我们终将与更多的“成功人士”以这样的方式相遇;他们的成功从根本上不可复制,他们的性格就是他们最大的天花板。谁能走到最后,完全看造化

以乔布斯的性格,说不准他活久了会搞出什么意外事故,再次亲手毁掉苹果的前途,那没准就是“寿则多辱”。

他的话用作结尾,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向那些疯狂的家伙们致敬,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桀骜不驯,他们惹是生非,他们格格不入,他们不人云亦云,他们不墨守成规,他们也不安于现状。” “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的改变世界。”

2018.11.22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