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蛰伏四年,“若琪”走向大众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10月 11 日,人工智能公司 Rokid 推出了微信聊天机器人 “小若琪”。微信平台上出现了又一个能用文字、语音两种方式交互的对话式 AI 。

整个 AI 智能音箱生态中过半已经和 Rokid达成合作关系,其中不乏头部企业。成立 4 年的 Rokid 此前却始终保持低调蛰伏,直到前不久才召开首次产品发布会,逐步走向公众视野。

这次小若琪的诞生和推广,也是在为今后若琪服务更多用户的长远目标铺路。

告别“养成系女友”的单一设定

配备于 Rokid 智能音箱产品中的助手“若琪”拥有较强的多轮对话、声纹识别能力,并早于竞争对手多年,就开发出了自定义唤醒词的特性。

从起初的 “伴侣、助手,年轻知性的女生”开始,若琪的个性设定多年来一直在不断丰富。出现在微信里的“小若琪”向人们展示了若琪的另外一面。

例如她能唱歌——创造了“小冰”的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将唱歌的流畅度和拟真度视为衡量语音交互“人情味”的重要指标。

对小若琪键入或按住说“猴子猴子”,就可以听到她的“出道”单曲《Rokid Monkey》。它由著名音乐人填词作曲,在网易云音乐上架,有听众形容“听着像小时候的《大风车》”。

但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变换不同的“声线”。

刚上线时,用户就可以选择将自己的小若琪替换为“甜美女生”、“蜡笔小新”、“机器人”等几种个性化声音;后续还会增加童声,甚至“男生”的声音。

对比现在很多语音助手都将自身塑造为用户的“养成系女友”的做法,小若琪的多种声音类型是一个富有新意的尝试,有助于消除语音助手的“性别偏见”。

为语音助手赋予定型的性别和性格设定,也许可以更轻松地找来一批对“人设”感兴趣的初始用户,但也同时限定了未来发展的天花板。此外,还可能引发其他的问题。

高德地图著名的“林志玲语音包”刚开始设定得颇为妩媚性感,在引发争议后被修改得四平八稳。滴滴出行在乘客上车后的提示音一度由明星念出,在顺风车发生两起命案后,改成了毫无感情的合成电子音,以免给司机或乘客任何不恰当的暗示。

目前除了Siri之外,国内基本没有其它语音助手提供男性设定的选择,对不喜欢女声的用户也不太友好。

而若琪的不同声线,将可以让用户在“HER”或“贾维斯”等形象间自由选择,给用户的自定义、专属的感觉也会更强。

大小若琪是源自同一“母体”,大多数技能(Skill)也是通用的,今后如果有新的技能上线,也会尽量做到在音箱端和微信端同步可用。

不过预计在 10月底发布的若琪系统升级将做得更模块化,这样同一个技能就可以拥有分别适合智能音箱和公众号的不同输出方式。

已经有 Rokid 兼容硬件的顾客,可以在小若琪的后续版本中登录帐号,用微信远程操控家中电器。Rokid还将开发微信小程序,改善小若琪点歌、听新闻等场景的用户体验。

小若琪显著降低了体验 Rokid 产品的门槛。有了更多的用户反馈,Rokid 未来的产品规划和改进也将更有针对性,迭代速度也会更快。

小若琪不会只是短时间的“试水”,而将是一个长期的项目,激发更多用户参与到共同体验、完善产品的过程中。

你可能已经用过 Rokid 的产品

在推出小若琪之前的 Rokid不一定为众多普通用户所知,但在整个 AI 语音助手行业中,Rokid 却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名字。

在 Rokid 现有的 40 余家语音方案合作伙伴中不乏小米、京东智能、海尔、TCL、360、BroadLink、融创、SONOS、喜马拉雅、网易等大牌。

Rokid 对合作方提供“丰俭由人”的方案,企业想要什么程度、什么类型的合作,它基本上都能提供。

例如 SONOS宣布将 Rokid 列为国内首个中文语音合作伙伴,它的 One 和 Beam 等音箱在国外可以接入 Alexa 或谷歌助手,但在国内都用不了,接入的就是“若琪”。

用户对着 SONOS 系列音箱喊“若琪”,和对待 Rokid 自产音箱产品操作并无区别。如同之前出门问问和 Android Wear 的合作,像这样替代境外语音助手服务的做法,可以显著增进Rokid 和国际品牌之间的了解与联系。

再比如喜马拉雅,其晓雅 Mini 音箱就使用了 Rokid 的全链路语音方案;同样使用Rokid 完整方案的“晓雅车载版”于 10 月 13 号首发。不过,喜马拉雅会自定义一个“晓雅晓雅”的唤醒词,而不会有“若琪”的露出。

通过 Rokid 的技术支持,晓雅系列产品在一些细节体验上有非常独到和领先的亮点。例如独有的“断点续播”功能,无论用户听到哪里,在哪个设备上听过,回到车上,“晓雅车载版”都能继续播放之前正在收听的内容。

Rokid还对“晓雅车载版”进行多轮模型加噪训练,以排除胎噪、空调声、喇叭声的干扰,确保在嘈杂的车载环境下,唤醒率达到95%以上。

如果合作方只需要 Rokid 提供其中一部分技术能力,那也没问题。小米的小爱同学从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到语音合成,在自行研发之外整合采用了十多家公司的不同技术,Rokid 是其中一个供应商。

(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569459.html )

此外,网易的“三音云音箱”产品在远场语音识别与语音合成上,都使用了Rokid的技术。

综合来看,Rokid 实际上支撑了相当多的国内智能音箱企业推出自己的产品,或者作为大牌背后的“幕后英雄”。过去 4 年你可能从未听说过它的名字,但已经在某种场合用上了它的产品或者技术。

在花样百出的唤醒词中,“若琪”还真算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了。但过去的4年,这个名字的“存在感”却一直不高。

特别是,Rokid的自定义唤醒词能力让其解决方案更受客户欢迎,却也同时让“若琪”这个名字的存在感相对降低,更多合作伙伴选择了设定自己的名字。

因此,“小若琪”将让更多从未购买过 Rokid 及其合作伙伴硬件的人们,第一次听说和直接接触Rokid 的语音产品,从而让这个“隐形独角兽”浮出水面。

如何实现服务更多用户的目标

随着天猫精灵以 99 元跳水价抛售砸开市场,各大巨头都将智能音箱定位为一个必须卖成“白菜价”的普及型产品。逆着整个行业的“共识”,Rokid 创始人祝铭明(Misa)坚持认为自己的公司要坚持只做“尖刀产品”。

https://mp.weixin.qq.com/s/BpHYcqxSvBTGhXryeoYdkA

“大公司愿意用最简单的方式——降价,砸钱,砸广告,送。一旦你选择了简单粗暴的方式,所有的努力都会显得暗淡无光。你一砸,我一两年的细节和耐心就变得没有意义。这个策略不是不好,可以把量卖出去,但你的产品技术人才就会显得没太大价值,做市场的人就会变得更有价值。”

这番话有着一个事实案例作为佐证。渡鸦科技由百度花 9000 万元收购,凭借 Raven S 音箱在 2018 年 CES 上惊艳亮相。很长时间内,只有 Rokid 和渡鸦音箱掌握自定义唤醒词的技术。

然而百度却认为 Raven 音箱不会有销路,抛弃了高端战略,将渡鸦团队打散重组。此后百度推出 599 元带屏音箱“小度在家”,毅然投身于价格战当中。

Rokid自己制造的智能音箱产品价位都相对较高,初期产品“Alien(外星人)”售价 5280 元,“Pebble (月石)”卖 1399 元;最近发布的“Me(觅)”售价 799 元。不过,高定价是由产品在设计、技术、工艺、品质等各方面的“不妥协”决定的,公司也始终坚持不讲价和不赶工期。

制作可堪业界标杆的高技术含量的产品,提升体验、品质和服务水平,是 Rokid 团队上下的共识。但为了公司能有长久可持续的发展,在打磨产品之余,他们必须考虑营收来源的问题。

Rokid 有一个使命是“让每个人享受科技,不让任何人落后”。但在这一概括的口号之外,公司内部对于其产品和技术的市场份额,还有一个相当充满雄心的目标。

这一目标要求有相当数量的用户能直接接触到可以喊“若琪”的 Rokid 终端,以体验 Rokid 及其开发者推出的完整服务。

Rokid 完成目标的其中一个信心来源,是通信运营商这样的大客户的支持。

2014 年之前国内三大运营商开启的合约机补贴时代,造就了“中华酷联”四大国产手机巨头,展现了运营商线下分销渠道的庞大优势。随着近来运营商在传统话音、流量、固网宽带业务之外,积极拓展IPTV、物联网等增值服务,传统的补贴形式也重获新生,由送手机变成了装备智能家居产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9月13日,Rokid与中国电信签署智能终端采购确认书,成为中国电信泛智能终端设备合作厂商,与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华为等公司一起分享签约智能终端总量超过1亿部,签约金额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的大“蛋糕”。

作为合作的一部分,中国电信四川分公司推出了“爱通话”服务,当地用户办理电信指定包月套餐,可参加指定优惠活动,套餐中包含一个“Rokid Mini(若琪·梵星)”智能音箱。

( http://www.cctime.com/html/2018-9-14/1406764.htm)

在运营商提供的订单“输血”之余,Rokid 正在紧张研发中的新产品提供了中长期的“造血”能力

在发布会后,Rokid 迅速展开了下一代智能音箱产品线的研发工作,而拿下今年 CES 最佳穿戴设备等2项大奖的RokidGlass眼镜计划在今年内实现量产。

RokidGlass 的发布,意味着Rokid 的产品将从单一的听觉反馈,转换为多种不同场景下的综合交互。

Rokid 目前累积的AI技术分为100多个小场景,对外展示的只有8个,包括室内反射技术、拾音寻向技术、视频运动估计、手势识别和跟踪等。公司已经在下一代 AI 芯片的研发计划中纳入了对视觉运算的考虑。

除了研发芯片,向喜马拉雅这样的客户提供“交钥匙”型的全包定制方案之外,Rokid也发布了全屋智能语音化解决方案。

新方案针对物联网产品制造商、方案商和房地产企业,将智能家居预装的定制周期缩短到用30天定制硬件,7天对接软件。

总结来看,Rokid开放生态的收入结构,短期来自产品,长期来自生态,中间有 2-3 年的转型期。

今年 1 月,Rokid 完成由淡马锡领投,瑞士信贷、CDIB、IDG 跟投的近1亿美元新融资。加上此前数轮融资,公司目前还有足够的现金流,也给后续发展提供了稳定可期的保障。

2018.10.16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