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滴滴不安全,为啥还要坐?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上次航通社写完一篇滴滴顺风车的文章,有读者在评论区说:“滴滴不安全,为啥还要坐?

这是个省略了主语的问题,所以我不知道他指的是谁。但不管指谁,这都是个好问题。

可能是在问温州乐清的这位女孩子。在空姐遇害案发后几个月,全国各地都应该已经听说了之后,她怎么还是“不长记性”地上了顺风车?

可能也是在问我自己。我昨天晚上回家,下公交车之后的最后两公里没车了,我也是叫的滴滴,接我的是快车。

还可能问的是滴滴公司。如果没有人愿意继续使用滴滴的任何服务,它是否现在就可以去死了?然后,我们的道路交通就会变得更美好了?

受害者为啥还要坐滴滴?

谢天谢地,我们终于开始不要求出现“完美受害者”了。

相比上次的空姐遇害,这次对滴滴顺风车的讨论中,有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区别,就是没有上次那么多人试图把责任推到被害的女孩身上了。

意思就是说,很少有人再说出事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女孩子自己不够小心谨慎。即便如此,一开始还是有人尝试了一下,虽然他有点儿眼花。

受害人好友 @Super_4ong 在微博发出求救信息不久,下面有评论问他,“女孩为什么1点半上车,这么晚了还打车?”经人提醒才知道是下午1点半而不是凌晨。可惜当时我忘记给这条截图了。

不管怎么样,谴责受害者在这件事情上看来是更不可能的。如果说郑州的空姐遇害,有在大半夜荒无人烟的地方打车的嫌疑,这次的案件发生在白天,相对来说就更没有那么多的“借口”。

更不用说,如同乐清警方的评价所说,“小赵,你做得已经够好了,在发现危险后,立即发出了求救信号。你有两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他们在你遇到危险后,一直不遗余力地为你寻求帮助。”

同时,还有关于受害者的另一个大疑问:既然之前空姐遇害案那么惨,而且全国都知道了,她还是用滴滴顺风车,这样决策的依据又在哪呢?

可能有很多种原因共同促成。但抛开其他不讲,最为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女孩别无选择。

两起案件中的相同点是,当时正规交通工具都是缺位的。市面上几乎没有任何一种其他的交通工具,比顺风车能更好的满足乘客的需求。

出事路段是在浙江温州的乐清,我其实也是听了新闻才第一次知道这个地名,甚至曾经以为是在四川。所以,假设你在大城市体验到发达的公共交通,恐怕很难理解女孩当时面临的环境。

受害者从乐清飞虹南路上车,目的地是永嘉上塘。我们把这个起点和终点放到地图上去查询,你会发现,如果开车走公路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转乘公交车需要三个多小时。地铁……地铁是什么?可以吃吗?

你也许会说有大巴。是的,不过在城乡结合部的公交大巴车,没有大城市人们想象的那么安全和舒适

各种从农贸市场上满载而归的农夫们,会带着他们的鸡鸭或生鲜农产品一起坐车,车中的环境可能是脏乱差,一直没有清洁过的,而且可能会严重超载。

多数汽车的运营商也是普通的村民,在安全性上并不会比滴滴顺风车的司机好出多少。而且那些年久失修的车辆,还有可能会有翻车,或者有交通事故的危险。

遇害人前往事发地,是为了给同学过生日,在这种情况下,她穿戴整齐,并可能带着礼物。很显然,就算公交车能在时间上满足,她也没有办法接受弄得灰头土脸的。

如果想要打出租车的话,必须看运气。即使在我国首都的北京南站,想要在非高峰时段打到车,都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更不用说在浙江的农村地带。

而专车方面,虽然理论上地图为我们提供了滴滴的礼橙专车,以及首汽约车这些备选,但是他们在农村地区的供给可能不足,而且也有可能会出现拒载的情况。

所以说,两起事故当中的受害女孩,在她们的自主选择之下,都很难不选择顺风车。要强迫自己完全不乘坐顺风车,就算在眼前开过去也不坐,可是太让人为难了。

在实在打不着车的时候,任何给你希望的选项都充满了诱惑。满目四顾,一片荒芜,偶尔有车灯闪过,却都是私家车,任何一个人的心情都会变得焦灼。

你恨不得打个货拉拉(顺带一提,货拉拉司机也有性骚扰的),而此时顺风车显示有人接单,这根救命稻草,你抓呢,还是不抓呢?你是想招手搭路边的黑摩的,徒步走路过去,还是在街边找个旅馆住下?

我们很可能永远无法与他人在完全相同的情境下,面临完全一致的选择机会。做不到感同身受,议论受害者还有什么可以自保,就太过奢侈了。

我为啥还要坐滴滴?

好吧,现在已经出了两起命案了,理论上,我们确实应该像拒绝黄赌毒一样拒绝顺风车了。那为什么如同昨天晚上的我,还是选择坐滴滴回家呢?

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是我本人是个所谓“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似乎不用担心遭遇性侵的问题。但看到纹身大哥持刀威胁路边骑车经过的行人,我当然也有资格心里没底。

实际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不完全是我们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其中很可能包含我们身为人类容易有的思维误区。

甚至,有个不一定准的规律:如果一个公司被点名批评了,它接受整改之后的至少一周,你都可以比以往更放心的使用。

因为聚光灯就打在他身上,给他个胆子,他也不会顶风作案。此之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者用更文雅的说法,是“在他人恐惧时贪婪”。

此外,对我们男性乘客而言,此时乘坐滴滴还有一个更“不为外人道”的理由。

《南方周末》5月24日报道称,过去四年里媒体公开报道及有关部门处理过的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50起。我们当然有理由猜想,没被公开曝光的事情更多,所以滴滴平台整体都会给女性留下不友好的印象。

因此,女性风声鹤唳,减少了大量仅由女性构成的打车需求,有可能会导致滴滴这边幸存的专车和快车也出现订单量下降。她们也许会转向其他选择,如首汽或者神州——如果还能打到的话。

但是,由于“劫色”诱因对大多数男性司乘双方是不成立的,因此男性,或者由男性带领女性共同乘车的安全感并未相对下降。你是女生的话,也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有男朋友或老公带你一起打车,是不是就没那么怕了?

在单独女性都去挤其他家专车快车的时候,滴滴相对会更好打一些,所以在不考虑其他影响因子的情况下,男性们也会前往填补空缺,这是市场自我调节的力量。

根本上讲,在我们那个小区附近,由于交通不太方便,一般到晚上8-9点钟以后,所有公共交通和正规出租车基本上也就看不到了。所以我面临的情况跟郑州空姐和乐清女孩相似。

我们两口子平时上下班路途遥远,会提前在小区自行组织的微信群里,跟邻居预约拼车,只给他油钱。所以,偶尔才会赶上必须坐滴滴,而且都是短途。

你要问我选择跟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拼车有没有风险,那自然有。可是,我愿意认为这风险概率是跟电梯故障率差不多的——有的人总担心电梯出故障,就不敢坐,这被称为“电梯恐惧症”。

我认为即使发生了两起连续的恶性案件,并暴露出滴滴系统上的一些问题,但总体的事故概率还是处在一个极低的水平上,除非有其它新增证据出来打我的脸

这又是一个挑战人类刻板成见的典型场景。2014年接二连三发生MH370、MH17、德国之翼等在航空史上十分罕见的航空灾难,但很多人不知道,其实2014年航空安全表现,是历年最佳。

https://clip.lishuhang.me/2018/05/15/aviation-safety-in-2014.html

上面的心路历程就是为了说明,就算我在滴滴、首汽、神州之间有得选,因为长期使用形成的习惯,我也没有必要特意绕着滴滴走,更不会说如果打不到滴滴,我走也把这两公里走完。

发这种毒誓的,一般过不了多久就得“真香”(指收回前言)了。

今后会不会没人坐滴滴?

滴滴面对这第二次顺风车事故,处理的比上一次还要糟糕。它的客服只知道两头和稀泥,它的产品经理满脑子想着社交当红娘,它的道歉信像是从上一封道歉信的模板扒下来的。

滴滴啊,真是坏的不要不要的了。抵制黑心滴滴!卸载滴滴!不卸不是中国人!

——你看,抵制又来了。而抵制其实向来是没啥大用处的。

前几天,刘德华的巡回演唱会香港站门票,在香港柴湾准备发售,但有(男)歌迷排队等买票时,因为不肯给两个男子让位,遭到他们持刀刺伤。

事后,TVB《东张西望》去现场采访,发现虽然队伍很多都是用帐篷代替本人占位,可也有个“不怕死”的家伙继续在那等待。去问他“听到这个消息为什么还敢来?”对方淡定表示:“就是听到这个消息,知道人们都走掉了,所以过来的。”

——你看,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有这种感觉。比如前阵子美团外卖搞什么清真餐盒,好多人吵着要卸载美团,但我就坐好了在那等着它给我发优惠券。

再比如神州专车,它当年做广告说“我恨黑专车!”明里暗里针对Uber,被网友说手段不光彩,也想着卸载。然后虽然我没有故意去薅羊毛,但我非常理解那些立刻就装上神州专车的人。

现在,神州专车的另一个广告在微信群中流传:一个迷人的女子走入专车,对英俊的司机搔首弄姿,司机却如柳下惠视而不见,配上广告语“这里没有浪漫的邂逅,除了安全,什么都不会发生”。

也许会有人指责这是“吃人血馒头”,不过这广告在剧场贴片也得大半年了,不是现在的事。最重要的是,它当初那点公关危机,早就被“洗白”得干干净净。美团什么的也都是一样。

抵制就是一阵风,认真了你很少有赢的时候。像360关停水滴直播那种,可千万别以为是你抵制的胜利:要么是铁拳伺候,要么是企业基于自身风险评估做出的商业决策。

滴滴宣布无限期关停顺风车,你说是跟你不坐它有关,还是跟它受到十地约谈关系更大?

没有滴滴,世界会更美好?

抵制这条路走不通,可能也许有其他办法让滴滴遭殃。至少,柳青和程维的公开道歉信中已经指出,滴滴未来将工作重心从发展增量改为管理存量,从扩张转为保证安全第一。这很可能会影响到即将IPO的滴滴估值,甚至影响到IPO本身。

我们还是回到文初的问题。滴滴死掉,或曰顺风车死掉,我们的交通就一定更美好了吗?

明确的答案是,不会

在没有顺风车的年代,乐清女孩和合肥空姐在同样情形下,唯一的选择是打“黑车”、“黑摩的”。因为没有统一调度平台,黑车们在正规出租车有“空车”字牌的后视镜位置,挂上一个霓虹灯彩条,莫名让人想起《水浒传》里面杨志卖刀插的草标。

如同很多媒体义正词严地批判滴滴顺风车时所指出的,顺风车还真就是过去的黑车套了个正规的壳,滴滴给了它们一个调度平台,让司机不必为了抢活将旅客团团包围,甚至大打出手;同时也给了它们一个名分。

但和其他分析不同,我觉得这个名分是次要的。是有人会因为这是滴滴的牌子,而给这些原本的黑车一些额外的信任,但对于除了黑车别无选择的一些路段来说,什么牌子不都是一样的么

而且,我们怎么从法律上和实务上来定义“黑车”呢?滴滴等互联网专车发展的路径,原本就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刚开始都一样黑,谁也别说谁。

一些司机老老实实开私家车,以为可以用上下班时间搞副业了,也是遵纪守法规规矩矩,突然一天,因为限人限牌,甚至因为有点儿无厘头的轴距,他们被迫出局,不顶着快车、顺风车的名分,就是跟“黑车”同等待遇了。

原本安分守己的好司机,何错之有?

更进一步,刑满释放人员,只要诚心诚意要回归社会,你凭什么不让人家从事正规行业?正规出租车公司,凭什么不相信人家能知错就改,非得把人逼到滴滴,然后滴滴被骂以后,也不要了?……

没犯罪记录的良民也会临时起意,从监狱出来的也可以悔过自新,真的没有什么读人心的好办法,这些问题探究起来将是无穷无尽的。

而浓缩成一句话,就是:有了滴滴,黑车不会更多;没有滴滴,黑车不会更少。大多数车都是该怎么开还怎么开,有时候顶个名分,也许叫滴滴,也许叫哒哒,也许叫嘟嘟。

打击黑车和不法司机,要靠严格执法,而不是仅仅约谈和整治一家公司。

2018.8.29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