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魏则西之后,医疗搜索依旧是做不成的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在魏则西事件平息一年多以后,关于当时引发社会讨论的,那种导致魏则西死亡的试验疗法“细胞免疫治疗”,最近又有重出江湖的迹象。

看到新闻,我想起那段时间的往事。

我记得当初魏则西一事刚出来的时候,处于风口浪尖的百度,似乎给人一种很快就会被人骂死的感觉。连续几个月,墙看上去快要倒了,众人一哄而上去推。

一位在业界浸淫多年的知名人士决定出来创业,产品还未发布出来就吸引了不少资金。他说自己要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做一个医疗搜索,跟百度干一架。

一年过去,我们暂时还没有看见这个满怀希望的医疗搜索项目的任何迹象。不过公司倒是还在用算法做内容检索相关业务。相信等时机成熟,这些技术储备切换到医疗的赛道上也不难吧。然而问题是,这个时机一直都不成熟。

另外就是搜狗了。它在那个时间段的执行力也可以说是非常强的,在风波爆发之后的一两个星期内,就上线了一个医疗搜索。主要的原理是搜索包括知乎、丁香园等在内的少数几个靠谱的社区的答案,而不是全网搜索结果。这样就可以有效避免一些seo做的很好,但是最后却指向莆田系医院的导医信息。

然而一年过去了,搜狗这个医疗搜索并没被公司拿来说事,在ipo讲的故事里也不占有一席之地,搜狗着墨最多的是跟医疗关系微乎其微的ai。

现在百度依然活的好好的,而且因为它似乎真的有在做ai——而不是说说而已——所以现在口碑也有了回暖的迹象。陆奇主导的精简优化架构的动作中,最早裁撤的就是跟医疗相关的部门。即使后来我们知道,被裁的医疗部门和医疗搜索竞价排名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人们上网搜索疾病,以及去看病的方式,跟以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百度被裁的医疗部门未竟的事业,是通过简化挂号交费流程做智能医疗,如今这个遗愿由支付宝完成,正扩展到全国更多的三甲医院。但是交钱更方便了以后,也没怎么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根本矛盾。

在当初一腔热血过后,人们马上就意识到,只是出于义愤而想要去做一个新的医疗搜索,有很大的不切实际之处。

医疗搜索的结果不好,不是因为算法不行,或者人为因素,而根本就是因为好医院太少了。

要想搜索到某种东西,首先得这个东西确实存在。如果市面上可供选择的医院本来就很少,那么不管再怎么改进搜索算法,最终人们得到的答案,也还是只是去那几家医院而已。

难道不是吗?最近因为北京要疏解非首都功能,所以快递送餐,专车和跑腿闪送等等,都陷入了停顿,空有一个灵活而智慧的平台,却叫不到人。

如果我们把现在社会上所有的医院分一个类,那么大致可以分成三种类型。

一种是所有在公立体系下的医院,包括那些三甲医院,还有小的社区卫生院等。一种是特别贵的,专门为富人服务的私立医院,比如最典型的是和睦家,sos。还有一种就是莆田系医院,也包括一些个人行医的小诊所。

很显然,如果我们想要做一个医疗搜索引擎,想把人引导到合适的医院的话,就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三甲医院人们都知道,即使不用搜索,也知道城里面只有那几家大医院。

太贵的私立医院即使你能够搜到,进去的诊费也是掏不起的。

而莆田系医院是最后剩下的选择,那么针对这种医院所做的优化,还有谁能比百度做得更好呢?

也有人说,现在需要医疗搜索改进的是,你虽然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医生来看病,至少可以通过正确的搜索,能够正确的了解发病机理等等,不至于通过处在搜索结果最上方的莆田系链接被误导。

然而即使你对这个病情有了正确的认识,你不也还是得到上面三种已知的选项之间选择?

更进一步,如果搜索引擎都像事后国家规定的那样,用大字标注免责声明,建议到正规公立医院去看,理论上就可以解决很大问题。但实际上是这样吗?人们因为接收误导性的导医信息而被骗的情况是否因为搜索引擎的整顿有明显改善?

并不是。因为包括百度在内,所有的搜索引擎现在都已经不是人们查找或者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了。

在头条等新闻客户端上,还有在微信朋友圈里面,容易受骗的人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充满误导性的信息,更不用说那些三姑六婆组成的养生群,在最容易被误导的人群之间,形成一个相互流转,不断强化的闭环渠道。

但是对于这些信息平台,它们受到的注视并没有对百度的那么强烈。说白了,内容平台如果不监管的话,看起来也没有百度那么十恶不赦,而且监管的难度也比单纯的搜索监管更大。

仅仅是做一个医疗搜索,根本不可能从认识层面,以及最终就医效果层面等任何一个方面,改善人们常识缺乏,求医困难的现实。

恐怕,随着今后医保目录当中更多曾经的常用西药退出舞台,人们寻求所谓“替代疗法”的情景将更常见,而医学生的全面青黄不接和老龄化的飞速到来,都将共同加剧就医困难的噩梦。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在医疗搜索方面的困难境地,实际上最根本的是由于供给侧的不足。我们根本不可能做到让每个人都能找到合适的医院去治疗。更何况,哪怕是大多数人需要的只是相对来说性价比稍高一点的医疗方案,也可能是个奢求。

我最后想起的是自己还在上大学时候的事。那年我曾经和一群朋友在一家川菜馆聚餐。一盘辣子鸡上来,发现满盘子里面都是鲜红的朝天椒。鸡肉本来就没几块,被人们风卷残云夹走之后,更是难觅芳踪。只见大家一个个毫无希望的用筷子拨拉着里面的辣椒。

当时也不知谁提了一句,“都说是人肉搜索,我们今天这个是鸡肉搜索。”引来大家一阵笑声。

现在做一个新的医疗搜索,也就像是……在一盆吃得只剩下辣椒的辣子鸡里面挑鸡。

新浪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