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动心》停刊了,我们不要哭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也许由一个没怎么看过《动感新时代》的人,来写对于这本杂志停刊的送别赠言是不合适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有可能这是正合适的选择,因为带进太多情感的宣泄,只能够徒增大家的感伤。我相信不用我提醒,大家就已经能够足够感觉到心头一块重要东西的缺失感。

昨天上午,《动感新时代》贴吧发出了官方停刊声明,随即被广泛转发。在众多转载此消息并致以慰问的微博大号当中,甚至还包括《环球时报》的官微。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我们的朋友遍布五湖四海?

声明中说,“由于新一期的《动心》多次审核遇挫,至今未能获得2015年的出版许可,近日,担任编辑工作的动心工作室已经接到了来自出版机构的正式停刊要求。”

有网友在网上搜索“动感新时代”的关键字,发现多了一行“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我不知道为什么搜索一本动漫杂志也会有如此待遇”,他这样说道。但是眼尖的网友看出,在搜索结果的第二项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2013年11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推进非法报刊专项治理“秋风”行动深入开展,整理汇总并公布35种非法报刊目录,要求各地“扫黄打非”部门查缴并追查制售源头和网络。这批曝光的35种非法报刊,包括无刊号、假冒正规报刊刊号、伪造刊号、刊号已注销和以音像制品专用书号出版等类型;以音像制品专用书号出版的有《绝对领域》、《动感新时代》。

换句话说,《动心》之死主要是因为没有“准生证”,属于“黑户”。尽管这也被归在扫黄打非的行动当中,但《动心》的被查处和“黄”没有什么关系,而是踩到了我们一直忽略的“非”的红线。

众所周知,发行一本书是需要书号的,而出版杂志都需要刊号。所谓“以书代刊”的形式一旦被查出,杂志一样会遭遇停刊命运——还记得韩寒胎死腹中的《独唱团》吗?相应的,如果是音像杂志的话就要申请音像制品的书号。

音像杂志是在特定时代出现的产物,在当时,互联网还并不快,但电脑却先于互联网普及,所有的信息都需要通过光盘介质来传输,通过邮寄送到千家万户。这种局面一直到宽带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的爆发之后,才日渐式微。

一张光盘的容量是700M,后来变成DVD,容量扩展到4G左右。然而,从思维定势上,大家不能接受在电脑里才可以阅读的文字,只有堂堂正正印到白纸黑字上,才算是刊物,当然,也只有印刷品才可以带去学校偷偷塞进桌洞里看。

我也接触过这类音像杂志,更准确的说,就是《电脑迷》。最早被叫做《电脑报配套光盘》的《电脑迷》后来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刊物,我连续订了两年。其实大家都知道这类刊物,纸质的杂志才是本体,但杂志不得不顶着“光盘说明书”的身份,有一种买椟还珠的感觉。

《电脑迷》改为现名的同时,也拥有了独立的正规杂志刊号,即使对于一家老牌报社——还是全国知名的,覆盖范围人畜无害的报社——申请刊号也相当不容易,并且其中蕴含着广泛的寻租空间。

与此同时,使用音像制品书号出杂志,在不知不觉当中成为一个“口袋罪”,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开始了选择性的执法过程。

从上则新闻中,我们很容易看到,以此原因被判定为“非法报刊”的《绝对领域》和《动感新时代》,都是ACG向杂志。在《绝对领域》伴着当晚《焦点访谈》的曝光应声而倒后,《动心》居然还多坚持了两个月,并且较为体面的离开,其实已经是不幸中的一大安慰。

如果说“音像杂志”当中杂志是本体就变成非法出版物的话,那么《动心》确有违法之实。然而,正是这样的“违法行为”,才让《动心》真正成为了不止一代人的共同记忆。

虽然上面的MV会被大家传阅很久,同时也存留在优酷等视频网站上;虽然这些非官方剪辑的MV都带着满满的爱,可以说是现在弹幕网站上MAD的原型。但是无论如何,正是《动心》杂志当中的一篇篇文章——这些编辑们一下一下敲出来的东西,这些存留在“光盘说明书”当中的“非法字符”,才真正是这个刊物带给我们最多感动的原因。

“非法”并非一个正常社会的常态,也非平民百姓所愿。人们要在正常情况下“违法”,无非是因为“守法”的成本高昂。所有“无刊号、假冒正规报刊刊号、伪造刊号、刊号已注销和以音像制品专用书号出版”的行为,都是因应了对于新闻出版行业的严格限制,而采取的变通手段。

话又说回来,现在跟几年前相比,正规的光盘也已经不好卖了。不信就看看大家的电脑或平板,甚至还带光驱的都成了稀罕物。

我们要不要说,即使《动心》并无法律压力,未来也一样会因市场逼仄而停刊呢?在现在,杂志这种载体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作为一本杂志,印刷和购买都需要成本,这个成本无意中成为了让杂志筛选作者和读者的门槛,可以说,留下的都是真爱。

现在包括我们和邪社在内,基本上你看到的所有跟动漫相关的内容,都是免费提供的。同时,我们作者本身得到的收入也微乎其微,他们的入行门槛也很低。随时随地你都可以开一个博客,或者是微信公众账号,自说自话。打开阅读也是不需要任何成本的,相应的文章的质量就得不到保证。

和邪社是Jimmy一个人在倾注全部的心血和努力,也在吸收大家由于兴趣,由于一时的心血来潮,而花上几个小时不眠不休专门写出来的东西。但是我们只是一朵仅存的奇葩。

除此之外,你看到的绝大多数的动漫新闻,都还是比以前杂志要不走心得多,快餐得多,而且也没有有限的版面突出内容,你也不需要一次花十几块钱,花掉你一个星期生活费的几分之一,来表示你的爱。

节衣缩食买下来的东西,足够让你把每一个字细细地咀嚼,让一本杂志陪你过一个月。现在可供选择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我们不知该如何珍惜,甚至已经遗忘了那份感动,自以为丧失了能够再次感动起来的能力。

即使一切安好,《动心》作为一本杂志,的确也迟早会被这些免费的,供应充足的,但却严重稀释了的内容所淹没。但如果我们就此放弃对精品内容的追求,放弃细细的咀嚼回味,放弃因为供应不足而涌起的心头那份珍惜,这才要说是时代的眼泪啊。

相信在此之后,《动心》的编辑们一定会打入其他地方的敌人内部,继续为我们贡献更好的内容。我们要记住他们的名字,如果他们不背叛,我们就始终追随。而网络时代也可以让我们和他们建立比以往更紧密的个人联系。

我们对于动漫的爱,对优质内容的追求,以及在此过程中结下的深厚情谊,不应该因为时代而改变,更不可能因为简单粗暴的外力而消沉。

《动心》停刊了,我们不要哭。

和邪社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