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什么比”精神疾病”更可怕

本文首发于航通社,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航通社 微信:lifeissohappy 微博:@lishuhang

成千上万每天连着上网超过6小时的朋友们可能会被定义为传说中的”精神疾病”患者. 这两天我们彼此打招呼都问候: 您去精神病院检查了没?

的确, 因为互联网可以把原先我们分散在电影院, 商店, 图书馆, 报刊亭等地的身影都聚集到屏幕前, 省时省力的完成, 我相信跟我一样开这类玩笑的朋友们肯定不算少数. 大家也许早已习惯了挂在网上的生活, 我们也从不认为网络会让负面的情绪影响到自己, 或是阻碍自己在现实社会的交往. 但是, 最近网上几个鲜活生命的逝去, 却不由得让坐在屏幕前敲打键盘的我心头一震.

前几日, 百度抑郁症贴吧的原吧主, 一位原本性格很开朗的女孩子, 被确认自杀. 这位署名为 “潇湘馆的竹叶”的抑郁症吧吧主一直在积极地引导其他患有抑郁症的网友, 鼓励他们积极地面对人生, 很多抑郁症网友在她的鼓舞下获得新生, 然而她自己却没有办法承受分担别人心中痛苦的那份沉重.

都说一份痛苦, 两人分担, 就各自只剩下一半, 那么承载了如此之多的”一半”之后, 叶子就变成了一种近似伟大的存在.

她的死让我想到张纯如的死. 她为几十年前逝去的生命而歌哭, 为了他们留下的痛苦而举枪击向自己, 而她们都本不应该承受这么多的重压. 所不同的是, 张纯如的痛苦来源于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翻阅史料和走访得出的历史真实, 而叶子的痛苦则来源于一直被认为是”虚幻”的网络世界.

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是真实存在的人, 每一分痛苦都并不是单纯的字节累积, 正如南京大屠杀的片片史料, 并不是铅字的简单堆砌一样. 这数字化的痛苦, 的确可以压死人,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把网络和现实割裂, 欺骗自己, 觉得虚拟的东西和我们并不相关?

不仅是网上流动的情感可以真实的传导给我们, 某个生命的离去也可以借助网络, 被成千上万双眼睛见证, 被放大, 被储存.

就是这两天的事儿, 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名少年在justin.tv服务里来了一场自杀秀. 事后有论坛整理了事发期间网民怂恿, 催促他尽快行动的帖子列表. 正如我们一位匿名访客所言, 我脑海里叠印出的画面是曾经的报道, 有人站在高楼顶上想跳, 下面群众围观, 还带上望远镜, 大家一起起哄到: 怎么还不跳啊?

我相信心中有上帝的美国人不会在看到跳楼的时候怂恿, 大概他们也是会祈祷一下的; 但很可能他们觉得网上的自杀跟亲身所见不一样, 大抵也就是一场作秀吧. 于是不管文明程度如何, 大家到网上总是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希望借此松弛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什么的…但是少年真的死了. 这件事情一点也不好玩.

网络影响到人们线下生活(我没有用”正常生活”这个词, 我不觉得网络生活就不正常.)的事情,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 它正在发生. 网上打出的每一个字我们都认得, 我们所发的绝大多数信息都跑不出2000常用汉字的范围, 但它们按顺序排列起来, 就变成了启动魔法的咒语, 就会让我们这些屏幕前的人们或欣喜, 或叹息, 或愤怒, 或无奈.

还在学校里的朋友们肯定会常去看好友的QQ空间和校内网, 脱离开这个圈子, 也有可能迷上mop, 天涯或是这里. 不管是好友还是”匿名人士”, 你能感觉到藏在文字背后的人的身影, 你能轻松的分辨出写文字的是人还是五毛钱. 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是在和一个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人在交谈, 没准就会不由自主的变严肃, 变得谨慎, 学会注意自己的网上言行, 是不是会无意中伤到别人, 甚至促成一个生命的离去.

前一段时间”电击男”的视频大家都看过了, 我们也报道过了. 没有人在看视频的时候想到他做这件事可能是危险的, 可能会危及他的生命. 包括我在内, 大家都只顾忙着为他的愚蠢而捧腹大笑. 如果只是因为一个人愚蠢就可以放任他去死, 甚至一边欣赏他自残的过程一边哈哈大笑, 现在想来, 我觉得这很可怕. 因为判断一个人是否”愚蠢”, 是和判断一个人是否”异端”一样, 可以因人而异的.

我觉得要寻找解开所谓”网瘾”症结的钥匙, 也要首先正视网络上人们的行为, 并不是逃避现实, 沉迷虚无, 这份情感和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爱恨情仇并无二致, 一样重要. 而每一个使用网络, 并且参与其中的人, 都应该明白自己并不是单纯的看客, 更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寻开心, 以一种自私的目的来使用网络. 这样的想法最终必然会引发线上的集体冷血, 其实也就是现实中的集体冷血, 让人无比寒心. 对网络影响力的漠视和无知, 网上看客们的冷血, 比任何的”精神疾病”都可怕.

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寻求转载授权,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 ,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