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不食周粟”式创业者的倒掉


伯夷和叔齐可能是见诸史书的最著名的中国隐士之一。在 2017 年的深圳,也出现了这么两位隐士,一对夫妻住在繁华街头的帐篷里,因为高学历又遭遇创业失败,自己信念上不肯回家见父老乡亲;同时又觉得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过于低端的,似乎不太想干。

不过不同于伯夷叔齐,他们并没有羞愧的绝食也没有羞愧的回老家,目前事情的后续情况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如果他们的父母稍微看看电视,估计已经足够辨认出自己孩子的身份信息,从而两人想要瞒过江东父老的愿望也成了泡影。

不想在失败时求助于父母其实并非特别奇特的价值观,如果敢作敢当,甚至还值得称赞。但都到了要进救助站的程度还不想求助,那可能说明父母是(比起爱人孩子而言)更让他们在意的那个角色,是一种羁绊或曰心结了。而想有机会东山再起,他们就不得不跨越这个心结,把自己的情况坦诚的告诉债主,亲朋和所有关系人士,大家共同以积极的态度协商解决问题。

也许他们自认为对创业维艰有清晰的认识,觉得从年薪多少多少到项目破产领着救济,这就已经算是对他们最大的考验了;殊不知,对于高学历的人群来说,无法在贫困的生活当中继续保持优雅的形态,甚至得放弃一向的价值取向,这才是要了亲命。

不是说每一个人要创业都必须历经如此艰难的折磨考验,而是说这种考验的分布是随机的,随家境,个人素质和个人境遇而异。而只有准备好面对不能承受之重,在最终只是虚惊一场之时,你才有资格感到庆幸或后怕。

对于这对夫妻来说,他们宁可选择流浪也不回家,似乎是隐藏着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创业者所谓“永远在路上”已经脱离了要创业成功的根本目标,而异化为一种生活态度了。也许创业需要淘汰的就是这种人。

这就像最开始写伯夷和叔齐故事的孔子,还说他们是求仁得仁,赞赏一番;而在鲁迅的《故事新编》里,对他们却只有满满的嘲笑加上一点点的怜悯。

原文:cn.technode.com/post/20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