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韩令后:硬盘与私有云的第二春


淘宝发布了一条新规定,搞得ACG行业哀鸿遍野,具体来说就是禁止海淘“出版物”,这样AKB原版饭就没法大量进口带着应援表格的CD了,一些原版的口袋本轻小说、漫画、动画光盘销售也一并受到影响。

一种解读认为,这可能会减少你收寄带有实体载体的图书音像产品,所需要产生的国际邮寄成本,以及在原产地印刷或封装的成本。不同于各种“中国制造”,印刷和光碟制作等在美、日、韩等地本国进行的可能性更大。因此,在购买原版实体书、音像产品时产生的增值收益更多会流入海外,而国内制作的正版可以增进国内印刷等产业的就业。

不过更容易被理解的解释则是,这是围绕综艺节目“限韩令”的其中一项配套措施,而因此让一衣带水的日本动漫,还有稍远一点的美剧都中了枪。说到“限韩令”的话,从去年底韩国吹出部署萨德的风声到现在,断断续续的也有大半年时间了,此时国内视频网站下架韩剧、韩综等等,在那时候开始就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了。

此类针对某特定地区虚拟商品的限制命令,即使是传闻一样会引发网上的“囤积居奇”,和现实生活中囤盐和板蓝根同出一辙。不同的是,相对而言,网上的囤积效率更高也更“无痛”:只需要把想要的东西下载到自己的硬盘上即可。

在现实中,对实体商品的囤积与抢购会清空货架,造成物资局部短缺。网络上复制副本来实现“囤积”的影响则体现在另一方面,就是对好不容易形成的正版化趋势的挑战。

新一代网络原住民花1-2元买一部影片的播放权,或者包月10-20元在几个网站追剧已经成为常识,腾讯视频App可以分享一部热播剧的2天试看券给微信好友,一度这个小礼物颇为流行。这自然也是相当值得鼓励的趋势,在有正版的前提下严打盗版,相信也能得到剧目粉丝的理解和支持。

但在给了大家足够的缓冲期之后,韩国的各种文化产品还是开始在视频网站上逐渐下架了。这说明,即使你拥有一个国外文化产品在中国的正版授权,也不能认为这种付费所获得的财产权就一定如期待的那样是永久有效的。你购买一个东西的观看权,可能标注是永久观看,但实际上相当于是租用了5-10年,有效期要看视频网站是否会资金短缺、有倒闭风险,以及视频本身的版权是否会到期,以及是否会因为其他不可描述的原因下架。

在网络购买很方便的时代,过去难以想象的版权保护手段都有了技术支撑,所以现在很多购买的视频产品必须通过限定网站在线观看,而不提供下载保存的选项。也可以说,你花钱购买的并不是拷贝而仅仅是一种观看权而已。如果你私自寻找一个mkv或者rmvb格式的拷贝下载到硬盘上保存,也属于违反了正版的许可协议。

但是现在正版授权的不稳定性,无疑是降低了人们使用正版的体验,助长了对未来观看权的不确定性,以至于继续下载无版权保护的副本的趋势回流。

同时,在不涉及图书影音消费的其他正版领域,正版云服务的体验也一定程度上打了折扣。微软Office 365的网页版Office服务由于使用域名是OneDrive,在国内访问经常不畅通。我在广州图书馆的公共机器上曾经看到不止一个想安装单机版OneNote的人,但因为图书馆上机都是无盘工作站,没有权限安装软件,他们都杯具了。

这不仅可能再度阻碍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前进脚步,同时还将影响到人们对云存储之外的其他所有云服务的信心。

在人工智能方向颇有研究的清华梁斌博士,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我为什么自建机房?》的文章,提到自己的公司没有采用公有云服务,而是反潮流的自组服务器,这跟我们长时间听到耳朵起茧子的宣传——什么云服务成本低,有弹性之类的——很不一样。由于“提到作为创业公司为了省钱放弃了阿里云”,梁斌的文章引发圈内人很多的讨论。

阿里云有针对性的发文《自建机房成本低,但真的靠谱么?》,回应称:“令我诧异的是现在还有人倡导自建机房吗?不过也有很多人的评论契合我心:梁博士只考虑到了硬件的对比,对于运维、安全、弹性等看不见的部分有些盲目了。”

如今,这种争论在技术层面仍未平息,但是在制度层面却已经起了波澜。试想,企业托管的信息是否必须在服务器上经过侦查和扫描,以确保其合法合规?那么,通过什么来确保服务商仅仅进行必要的检查,而不自己附加内容?

目前我们得到的只是云服务商在条约中的口头承诺,称数据安全加密不经过第三方查阅。但存储在百度网盘上的东西告诉我们,它分分钟会从几个GB的视频文件缩短到一个8秒钟的温馨提示短片。

这种朝不保夕的情绪会大大的减少云服务在中国的乐观预期。有可能,目前很多最终用户不会特别思考一旦什么东西看不到了该怎么办,各种文化产品的可替代性都比较高,因此不存在非谁不可的情形,兴趣会自然转移到其他东西上。

但对于不得不长久保存的另一些东西,大家可能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下将服务从网络上迁移回来,返回到本地存储或私有云上的可能性了。而云服务商的私有云、混合云适用范围也可能不仅限于他们宣传的银行和国企——这恐怕对硬盘和服务器厂商是个更大的利好吧。

新浪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