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按照内容付费的老套路看“豆瓣时间”,你就太天真了


如果只是用市场上前辈们给定的知识变现产品的标准来看,那么 3 月 7 号上线的“豆瓣时间”,无疑是一个很不成功的例子。

有部分评论者在测试之后觉得,它只是由作者本人来念自己的作品,并没有给人更多的期待。与其要听这种现场表演,还不如直接买一本纸质书。它没有提供给它的听众提供任何新的东西。例如有这么说的

“它既缺乏‘课堂’应有的现场感,难令用户有所收获,也缺乏知识付费所必须的‘实用价值’。”

然而,你不应该从一个所谓已经有知识,要讲解传授的角度来理解这个产品,而应该是从一个类似 iTunes 的“有声读物”的角度来理解。这种东西国内以前都不当作商品,所以会显得比较陌生。

然而现在不仅是有声读物,还是专门请作家本人来给你朗读的,是完全原创的“限量版”,市面上其他地方没有第二家卖的。这实际上是豆瓣阅读在纸质出版方面的延伸,等于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内容变现模式。

真的购买北岛这堂课,并且也认识他这个名字,愿意为他付钱的人,压根就不是冲着他讲课和获取新知识去的,这是一个不能再浅显的道理:如果有了事后录制的高清晰节目点播,那还要去听现场演唱会干什么?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豆瓣时间,它的定价恰恰是没有太高,反而是定得非常非常的低,这种定价对于目标用户来说,现在是处于极其超值的状态。

当然这也是因为目标用户依然太少了。得到的成功把大多数人的思维带到了沟里,似乎知识变现只有大 V 编故事骗傻 X 这一条路可走。社会上大多数人还是急功近利的,那些人的钱也比较好赚。所以对于赚不那么快的钱,思维上就会有盲点。

说回有声读物模式本身。在荔枝 FM 上面托管了一个民间爱好者发起的 Podcast,是鼓励人们用闲暇时间将自己看过的书朗读出来变成语音,再传给其他人。这个项目叫做“朗读者计划”。无独有偶,这个项目也是豆瓣上的一群人发起的,它有一个专门的豆瓣小组以及小站。因此类似付费有声读物的计划出现在豆瓣,我觉得绝非偶然。

人们似乎已经默认了,中文的有声读物似乎是不值钱的一样,因此也不能使用付费的方式来提供中文有声书。公然求资源的帖子比比皆是,里面念出来的声音也是良莠不齐。要是有一两个另类的用谷歌语音人工合成的资源我一点都不会奇怪。在已经有的 Podcast 平台上,绝大多数有声书都是免费提供的,这里面甚至还包括以前百家讲坛之类节目的电视原声录音,其实这已经有侵犯著作权的嫌疑。喜马拉雅 FM 也只是到最近才提供的付费模式。

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即使是把人家的东西重新读一遍,经过了你自己的演绎,也可能是会涉及到版权纠纷。就好像是翻唱的歌曲,对外再次发布的时候,是否需要经过原作者的同意?迪玛希之前就遭遇了这样的问题。

在国外,有声读物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市场。主要的品牌包括 Blackstone Audio、Gildan、Hachette、Harper、Scholastic 等。亚马逊的 Kindle Unlimited 无限订阅计划,可以在有效期内随意点阅平台上所有付费有声读物,和 iTunes 的单次售卖有声书模式分庭抗礼,都是目前比较流行的平台。

在和原作者就版权问题达成一致的前提之下,由专业人士来提供朗读版本,其实是一次再创造的过程。这无疑能够带给人另外一层的享受,就像纸质小说改编的电影,并没有降低人们欣赏文字版原作的兴致。不同的媒介载体来传达同样一个故事,有可能带给人们不同的感受。当文字如流水一般缓缓流出,来到你的耳边,跟你一目十行的浏览,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在可读性上的区别的。如果是优秀的演播艺术家来朗读,那么效果可能就更加出类拔萃。

在我小时候,曾经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听到李慧敏老师演播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我小时候唯一喜欢的书籍就是《哈利·波特》系列,这段声音伴我度过了很多个恬静的下午。这部小说央广是从人民文学出版社引进的版权,后来,李慧敏老师坚持把1到6部读完,整整六年,创造了中国长篇连播史上的最长卷记录,就此书央广收到上千封听众来信。后来再次在网上读到这段资料,我瞬间明白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单。

以前数字出版在国内刚出来的时候,大家就觉得电子书定价定得太低了,现在只不过是又重复了这个结论。其实我可以感受到很多国人潜意识里面,对于图书音像软件这些非具有实体的东西的真实价值,还是很不接受的。大家要想买正版,也只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版权意识的教育更深入了,正版价格也更能接受了,而并不是说真正的打心眼里认识到这东西有价值。

不管是作者本人的原声朗读,还是优秀的声音来朗读好作品,有声读物都太值得付费了。可惜的是,现在国内做成产业的有声读物,也就仅仅是英语听力,早期教育,还有机场卖的几个成功学教程而已。

希望豆瓣能做的好一点。

新浪(独家)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