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喊破喉咙,抵制也不会”成功”

美团外卖的一份宣传物料成为了近几天争议的焦点,说美团外卖使用单独的送餐箱服务穆斯林顾客。对这一宣传的抵制之声不绝于耳,可说是捅了当今网上政治正确的马蜂窝。

 

一位自称美团网市场经理的知乎用户“张伟”在此节骨眼上说,根本没有人会长期卸载美团,最后还得乖乖装回来。这更是火上浇油。很多网民来到美团外卖在各大应用商店的介绍页面,疯狂的打一星,而美团的官方微博也被愤怒的评论者攻占了。

 

以上这些抵制行为体现了有针对性的仇恨和愤怒的情绪,但这并不是今天我要讲的重点。重点是,不管那位自称是美团外卖的高管是否属于“反装忠”,我们都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历史上有很多次针对大大小小事情的抵制行动,似乎没有一件成功的执行过;或者说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萧条和修整之后,被抵制的企业总能够在废墟当中重新站起来。

 

2014年底,优酷联合陌陌发布的宣传片疑似剽窃了几名十几岁少年的视频创意。随之也有一批网民宣布要抵制优酷,但此事不了了之。

 

2015年6月,神州专车不点名的批评竞争对手优步是“黑专车”。这也引发一批对优步有好感的网友抵制神州专车的舆论行动,但是神州专车马上展开一轮补贴,抵制未见成效。随着优步中国业务被滴滴收购,专车市场进入神州、首汽、滴滴等共同垄断的时代。

 

化妆品品牌法兰琳卡在去年双11前一次品牌日活动中荣登天猫美妆类目宝座,并且斥4亿巨资冠名首度更名为《中国新歌声》的当年《好声音》。2017年京东618,据官方的数据,法兰琳卡在旗舰店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00%。而2015年他们所发布的那个“我们恨化学”的严重缺乏科学常识的电视广告,似乎早已被人忘记。

 

还有三星Note 7召回引发的一系列余波:它针对中国消费者的区别对待,让当时中国从媒体到消费者,普遍抵制三星。如今,唯独有一位电池爆炸的实际受害者,网名为“不老的老回”的,仍在持续维权。但是除了在知乎上他还能够收获一些粉丝,还有人在关注之外,已经很少能引起其他领域的注意了。而三星新发布的S8,曲面+全面屏的结合也再次被科技媒体追捧。

 

至于近段时间以来最著名的集体抵制风波,莫过于横贯去年一年,对于百度的各种不利言论。经过了这一年之后,它似乎已经走过了最艰难的时刻。随着陆奇加入百度管理层,以及百度将重心逐渐转向人工智能等领域,这些新闻逐渐替代了魏则西等事件留下的固定印象。

 

对于抵制的虎头蛇尾不仅中国独有。几个月前美联航粗暴对待一位因“超售”被赶下飞机的越南裔人士一事,有关的网民抵制仅仅持续了最多一个月时间。此后再出消息已经是在几周前,美联航据称采用了最新的计算机系统,可妥善安排受超售影响的乘客。随着当事人接受了钱款赔偿以及达成和解,此事也逐渐被人们遗忘。

 

 

我们无须举出更多例子,就可以说明,如果抵制单纯是为了看到公司业绩受损,甚至倒闭算球,那么它可能确实不能成功。抵制始终无效的最关键原因在于,利益受损通常只作用于个别用户,其他绝大部分用户只是道义上的声援,而不是自身实际的利益相关方。那么,如果企业给点儿小恩小惠,他们自然也就掉转风向了,这简直太正常了。

 

而我要说的,也不是说我们不应该抵制,不应该发出批评声音。我并不会因为一个事情做了没有结果,就说它没有意义。

 

遗忘和向前看,本来就是人们在应激性的面对突发事件之后,能采取的一种正常的应对措施。如果什么事情都始终记得的话,人们的大脑容量早就不够用了。而对各自“正义”的争取,少了相互妥协,则会增加很大的社会运行成本。可以说,正是因为一些本应始终死磕争取权益的受害者放下了他们本应坚持的,而选择往前走,才带来了大多数的互相妥协。

 

当然,我需要再一次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抵制属于瞎操心白费力气。有一些事件的发生,总会多多少少的带来一点点改变。例如百度确实多了一个“这届百度公关”的公众号,对待社会的舆论也更加亲和。例如美联航真的推出了一套他们认为可以改善超售的系统。例如三星在后面的广告当中将他们的电池经过了多少项测试作为自己的一个卖点。

 

虽然我们知道,企业的这种被动的,应激性的补救措施是非常势利眼的——例如有些事情就是因为抵制和死磕的人数比较少,没造成全民话题,所以企业无动于衷。但即便如此,这一点微小的贡献也值得每一个觉得自己受影响的人们去实施。

 

只有一个必要的提醒,就是要告诉大家,不要对任何民间行动抱有过分的期待,要做的只是完成自己要表达的诉求,这就算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我想,天空不会留下鸟儿飞过的痕迹,但它们飞过的事实则就摆在那里,并总会带来比一只蝴蝶扇动翅膀更大的响动。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