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在 2020 年之后的命运

我们生活在“科技日新月异”的感觉当中,但实际上现在我们正使用的这个计算机网络,早在15-20年前就定下了基本的形态,是以Windows XP、IE6、Flash等“古董”共同建构起来的基本形态。

 

到现在Windows xp依然没有被完全淘汰干净,虽然比起2014年微软宣布终止技术支持的时候,它的使用率已经有所下降,但是今年多个勒索病毒在装有xp的机器上肆虐的情景,还是让人们看到了这个老系统所拥有的影响力。事实上,我自己就出于兴趣一直在收藏各个公众场合的电脑使用xp系统的情景,在最近一两年依然能看到众多使用xp的场合,包括广场大屏幕、收银机、以及自动取款机等等。

 

与此同时,安迪-比尔定律已经实际上宣告终结,因为安迪创造出来的东西至少不再是由比尔照单全收。Windows 10被微软宣布成为最后一个大Windows版本,而安装Windows 10所需要的机器配置,和大概十年前Windows Vista要求的机器配置是完全一样的,甚至还偏低。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你愿意忍受稍微慢一点的启动速度的话,2005年推出的机器都能赶上新时代的脚步。

 

XP、IE6和Flash的组合,十几年来成为很多互联网设计师和前端工程师的噩梦,但是它们之所以能死而不僵,坚持到现在,正是因为互联网本来的开放属性。任何力量即使强大如iPhone,也不能阻止人们访问开放协议的互联网。而且,新的Web标准必须考虑到对旧有设备的兼容,以使得大部分机器不至于瞬间成为废品。这也为原本能上网的老机器延续了更长的寿命。

 

如今仍在苟延残喘的XP、IE6和Flash都在加速被替换,它们的开发者现在都成为这一替换进程最积极的推动者。但是这一进程还会极其缓慢,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在我看来,Adobe面对的更可怕的任务是说服更多机构,对一些有依赖性的前台和后台设计从Flash改用其他技术。直到今年,优酷土豆这些全球范围Flash的最大的“大客户”才纷纷改用HTML5播放器。今年早些时候,联邦快递曾经对安装了flash插件的用户给予额外的奖励,因为他们不想改写用flash写成的老旧的业务系统。

 

而国内众多政府机关的导航条都是用flash制作的,要想改这些也真是难为了他们。加上这些政府部门很多机器还只是跑在内网,只要不坏掉,估计可以跑到天荒地老。

 

这个工作量比微软推动升级Windows 10要大得多,而且因为国内大量盗版使用Adobe套装的情况使局面更为复杂。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Adobe在中国销售的CC套装年费7000大元,比海外版经过汇率换算以后都要贵不说,还是严重缺少功能的“阉割版”。这让有心支持正版的部分中国用户也不敢恭维。

 

企业停止对老旧软件的支持固然是仁至义尽,却有可能造成事实上的风险。勒索病毒出来后,微软也不得不打破惯例,向已经退出产品生命支持周期的XP重新发布安全补丁。

这也是Flash在2020年之后命运的预演。Flash Player在命运多舛的十几年更新历史当中,本来就是各种高危漏洞的集散地,Adobe是不可能通过一次终结性版本发布,就根治现在和未来出现的所有平台级漏洞的。可以想见,“

不知道Adobe是不是会考虑将整个Flash开源以“外包”其安全维护工作——也许它没有动力这么做,因为开源可能会允许私自的分支继续让这种跟现有web标准不兼容的格式存活下来,而这其实是现在的Adobe不愿意看到的景象。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