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虽好,就是不能当饭吃

前两天腾讯云以一分钱竞标厦门政务云系统,很多人以为自己亲眼见证了一个大新闻的诞生,结果人家完全合法合规。

这种超低价竞标方式在云服务采购中有先例。2016年4月,温州市府办政务云平台预算金额为100万元,最终被中国移动以1元的价格中标

我国《招标投标法》第33条规定“投标人不得以低于成本的报价竞标”,尽管如此,由于种种因素影响,尤其是在工程类招标方面,“低价中标”现象可能难以根除。近期西安地铁三号线的问题电缆事件曝光,有声音认为,这可能就是此种“低价中标”的恶果。

不过如果想用“低价中标”的理论来解释腾讯云的1分钱中标,可能就行不通。因为云服务和其他电脑软件、音乐、影视作品等无形产品类似,是一次设计制造之后,多次分发成本极低的产品形态。

90年代末期《学习的革命》预言,人类未来可能会从以“原子”为主流过渡到以“比特”为主流,也就是从那些难以复制和搬运的实体产品,过渡到只要鼠标轻轻一点就可以复制和分发的数字产品。

同时“免费+增值”和订阅服务也是在实体经济当中不常用的商业模式,电缆就是一次性的制造和交付的过程,不存在那种先试用三个月,如果觉得好再每个月要租赁,才能继续使用架设好的电缆的情况。

互联网这种分发成本极低的产品形态,在实体经济当中类比,那大概相当于可控核聚变那种带给人类无尽动力的感觉,或者是只要念一句咒语,马上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只不过这种东西也许只能当你戴上VR眼镜的时候才能看到。

从这个角度其实我并不是很鼓励厦门政府最终接受腾讯云这个一分钱的象征性竞标。如果腾讯云是属于那种一次部署之后持续收费的类型,那么真正的中标价格,应该从考察各种形态是否构成市场垄断,以及长期的总体投入的角度出发,而不仅仅限于架设基础设施这一次性的投入。

哪怕腾讯帮忙做的基础设施未来可以“携号转网”,不限于仅使用腾讯一家的云服务,这其实也是不值得提倡的,因为报道指出,腾讯云可能会在五年之内再砸100个亿来扶持市场。这种烧钱的模式不是其他实体经济应该效仿的行为,政府不刻意的阻止厂商打价格战,可能会给市场释放一种不正确的信号。

实际上非常多号称互联网思维的公司,能够靠着一时的烧钱,把实体产品包装成像是虚拟的分发不要成本的软件一样来卖,但是这终究是不能持久的,他们最终还是要回到老老实实地做线下店铺,来考虑各种渠道成本的老路上来。包括原先大谈免费硬件模式的周鸿祎,现在也收回了原话。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我们在《学习的革命》预言的未来里,确实大量的接触了“比特”。但是只有“原子”才能当饭吃,当衣服穿,当房子住。

动点科技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