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网信办 昨天公布 ,有 18 款直播类应用因传播低俗信息而关停服务。如果不是看到 ZANK 也在里面,我会觉得这只是一条再平常不过的新闻。ZANK 是国内少数几个专门为同性恋等少数性取向而提供的互联网服务之一。这类“彩虹应用”,可以说少了一个,都会造成行业的重大损失。

网信办说:

“被举报的直播类应用未能落实主体责任,缺乏内容安全审核机制,一些主播利用这些平台大肆传播违法违规内容。有的网络主播身着军队警察制服,佩戴军衔警衔臂章等符号;有的衣着暴露、行为极具挑逗性;有的直播时发布私人微信、QQ,诱导粉丝至社交平台进行色情交易等。”

不过 ZANK 对自己的 定性 其实并非一款直播应用 ,而是“一款移动终端上的同志交友软件,通过持续构建一个可信的交友环境,帮助同志人群有效建立稳定的恋爱关系,同时提供咨询、生活指导等服务,帮助用户健康成长。” 直播仅仅是 ZANK 提供的多种功能之一 ,但因为这个功能的引入,ZANK 把实名身份认证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就怕出问题。

故而,在 ZANK 身上体现出的问题,“直播时发布私人微信、QQ,诱导粉丝至社交平台进行色情交易”这个的可能性更大。不过问题是,对于总体人数就那么点的男同性恋群体而言,这个应用相当于微信+QQ+世纪佳缘+珍爱网+Tinder+其它 ,它怎么可能不让人线下见面呢?

所以,如果说 ZANK 发布个人联系方式就直接等于诱导进行色情交易,就好像是在说那些针对异性恋的满大街打广告的互联网征婚平台都是拉皮条的。异性恋不会线下约一次吃饭接下来就必须开房,见光死的简直不要太多。同性恋也是一样的。

猎云网 曾提到:

对于很大一部分同性恋人群来说,同性社交App并不是和异性恋手中的陌陌、世纪佳缘一样单纯地为了交友。如果这是一个平常隐藏自己性取向,没有形成自己的同性交友圈子的用户,他可能会指望着这个App让他获得认同感,减少孤独感。

一般“潜水”用户对此类应用的“约炮”传闻,和其他异性恋者一样都是敬而远之。需要注意的是,这还是建立在性少数群体寻找伴侣的公开渠道比社会多数的异性恋群体少得多的前提下的。这些用户宁可过着相当于我们理解中“禁欲”的生活,也不愿意真的动辄踏入所谓“私生活混乱”的深渊。

就像滴滴限制京牌车以后,原先受管理可控制的外地专车重又让位给隐蔽的黑车一样,针对性少数群体服务的产品和应用,其实是将这些群体带到社会阳光下,让他们走向合法化正规化的尝试,鼓励正规渠道才能更有效地避免他们流入地下,面对更加不可控的未来。

所以,不知道领导接见 Blued 是否还能继续做行业的“尚方宝剑”,也只有希望剩下的所有同类产品都更谨慎规范地约束自己吧。

全文:http://cn.technode.com/post/2017-04-03/zank-get-banned/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