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无桩”变“有桩”

商业共享单车随意停放、侵犯“路权”的现象,使得它们原本无桩停放的最大优势变成了一个尴尬的负担。最近一段时间,各地政府都倾向于划设停放点,通过引导和查处并重的方式,逐渐化解商业共享单车原本的“无桩”特性。

随着共享单车占道问题日益表面化,跟管理部门之间的摩擦也在日常化,说明单车运营商再也不能凭着“共享经济”和“大众创业”作为免死金牌,撒娇让市政帮自己进行实质上的管理。

在大型住宅区即所谓“睡城”,单车规律性的在早晨 8-9 点钟占满地铁口附近,又在下午 6-7 点钟全都散开。共同点是,你在用车的时候一辆都找不到,到了目的地以后又发现遍地都是。这种“潮汐”现象相当于每天早晚两次上演着一场场微型的春运。

共享单车开发商一开始就没打算搞人海战术,所以 ofo 和摩拜这两个领头羊都采取了很多“投机取巧”的办法来管理车辆。典型的就包括 ofo 的“伪定位”和摩拜的红包车。但利用人性的窍门总有其极限。

ofo 通过骑行人的手机 App 进行定位。为了确保用户守规矩,ofo 设置成开锁后必须等待 3 分钟即 180 秒才能结束骑行,而 180 秒之后的你很大可能已经在专心骑行当中了。只是,如果预估骑行时间超过半小时——马上要多收 5 毛钱了——那么更多用户会先还车;也有用户往返的路程只记录去程。

摩拜本来就有 GPS,但总有车子没电或者被锁在某个小区内之类的情况,为此摩拜就把长时间没有被骑用的“冷门”车标记为骑行可以赚钱的“红包车”,发动群众实现车辆资源的调配。至于问题自然就是金钱激励的性价比不够高,有人辛苦骑行很久发现才赚到几块钱,觉得不值票价。

强迫无桩单车停在停车位的管理规定,无疑是政府对单车运营商管理不善感到失望才想出的对策。与此同步进行的是政府负责的市政公共自行车的进化。在杭州,新款应用虚拟电子围栏的“电子桩+驿站”智能单车上个月宣布亮相。当电子桩位已满时,用户只需将车辆停在驿站感应的范围内就可以成功还车。

原本市政单车最大的问题在于停车位太少,在改用电子围栏后,接下来的问题就只剩下在哪儿划线了。而市政单车在众多城市的资费都是头一小时免费,基本相当于全免费使用了。

本周一到周四的工作日 ofo 一个多月来头一次恢复了收费,而此时很多人在享受摩拜最多 30 天的免费期。周一开始,街头黄车“秒变”橙车的景象说明用户基本上毫无忠诚度可言,只对价格敏感。

商业单车狂热的补贴总有消逝的时候,加上它们还会从“无桩”变“有桩”,我想也许至少在有市政公共自行车覆盖的区域,潮水退去的速度将超过人们的想象。

动点科技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