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xit:世界在下沉,“上等人”在狂欢

美国人民这几天都在努力消化大选结果,但对于中国人来说,似乎吃瓜看戏的时节早就过去了,现在说什么都有点过时了。不过我不得不拖到今天(14日)才说我的感想,这是因为我直到昨天(13日)才刚看完美国各大媒体在大选当天特别节目的回放——一方面带着一点幸灾乐祸,一方面也是想尽力让自己变的客观。

首先,谨守中道

胜负已定之后,我想自己总算可以明着说挺川普了。但即使我早就说了也没关系——我一向站在劳苦大众这边,曾经写过硅谷的阶级斗争,写过加州独立背后想要白日飞升的梦想,也明确表态,因为Airbnb过分的政治正确而拒用其服务。

然而,一些“知乎政治局”成员赢了以后的吃相的确难看,对输了的自由派宁愿赶尽杀绝。这让我感到脸红,就像看到真的种族主义和极端思潮借尸还魂,在美国土地上绽开恶之花一样,让我很难受。

我觉得自己与这些人可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我们都支持Trump。“极端”种族主义和“极端”伊斯兰主义共享的是同一个“极端”。希望这些借机撕裂社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能记住。

此时,我开始有意识的在知乎点赞以下答案,收集美国社会的真实样本:

  1. 亲历者记录蓝州自我恢复的情景;
  2. 来自自由派的反驳、反思;
  3. 来自保守派的自我批评。

面对失败,自由派做得很棒

此前,我也认为希拉里胜算很大,所以在大选当日我的反弹情绪变得最大。与此同时我看到的是,忧心忡忡的自由派也放弃了一贯的优雅,旗帜鲜明的号召大家出来投票。用反方评论就是“吃相难看”。

这也让我发现自己身边“潜伏”着一大堆自由派,而且他们很伤心。所以我也变得小心翼翼,说话前需要字斟句酌。可是,在我阐述了自己对大选结果的基本看法之后,一个很久以前就相识的朋友没再回复过我。——不过他也没删好友。假使我遇到同样状况应该也不会拉黑了事。

不同人看到大选带来的不同侧面。我看到的是,这是考验面对成功与失败的应对礼仪的时刻。胜不骄败不馁,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总体上,自由派用行动证明了他们的优雅,他们的原则,并且确实让人感动。

不妨想象一下,同样是当权派失利,这事要是发生在另一片大地上,我们面对的惩罚绝对不是被参加一场全民葬礼,被在街头扔几个燃烧瓶这么简单。这片土地刚通过新法案规定了非常事态下可以断网,而我现在能有这些感想,也是因为我还能在网上看到的所有信息,包括主流媒体和不同个体的鲜活反馈。如果我的信息被切断了,那我就只有《我们无所羡慕》了。

我深知这一点。那我为什么还要反对希拉里,以及她所代表的现状?

种族性向等问题背后的本质是阶级问题

教养越高的人,越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反川普游行有和平的,有暴力的,媒体用的词语有“总体和平”,也有“Turn Ugly”。而媒体这两天都揪住Trump新发的Twitter不放:“一小批被媒体引导的群众上街……这不公平!”(Trump此后估计Twitter也被人接管了,简直美版罗永浩嘛。他后来说,欢迎“一小批民众和平表达意见”之类。)

我觉得媒体说的不矛盾,总体和平的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师生,ugly的应该不是他们。至于被媒体引导与否,都已经“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了,这个区别不太大。

其实,我有一个很简单的推导来得出什么人peace,什么人ugly:经济水平和教育水平越高,得到的信息越充分,讨论问题就越和平。而教育水平取决于经济水平,还取决于全家总体状况,而不是个人奋斗。至于信息,有一点依靠书本知识,而不是全依靠社交媒体,就有助于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受过专业教育的人,哪怕去看社交媒体也是批判的看的。而看书是一个绝对的有钱有闲阶级才能培养的兴趣爱好。

总体上,经济、教育、信息三种资源多寡都与教养高低正相关;而希拉里和她代表的现状又符合教养高人群利益,因此支持度也重合。这多种重合导致总体上自由派确实更加温和,但只要这三者到达一定程度,即可支持一次平和的讨论,因此,当然也存在我这样的“夹心层”,以及在美部分华人这样的“反水”者来支持反建制势力。

当一个人饭都吃不饱的时候,你跟他讲平等博爱他绝对认为你有病。这是一个字面上略显极端的解释,但希拉里没有依靠性别因素争取到大学以下学历的白人女性却是事实。

然而,底层追求的不仅是面包

现在回顾我跟自由派朋友“友尽”的那段对话,也觉得有点惭愧,因为急着回答,而说话不经大脑,还是不可避免用了“白人男性”这个限定来指代我要说的人群。实际上,问题的本质无论如何都是个阶级问题。就像trump自己面对媒体提问他怎么看极端势力反扑的时候,他就说,这不是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底层没有就业。

注意,这里说的“就业”,如果这是Trump的心里话,我觉得他看到了问题的本质,这可能是一个商人的直觉。他说,中等技工可以修墙,可以跟30年代罗斯福新政一样投入基建,这也是抓住了问题的本质。

“就业”带来的绝不仅仅是工资——还有被占用的空闲时间、劳动力,以及由此交换而来的成就感。单纯给人发钱做不到这些。

自由派希望自己代表人类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白日飞升,而底层最广大人民不怎么贡献生产力,是拖后腿的力量。这个我自己多次论述过。那么,一部分自由派希望独立,完全摆脱底层影响,正如#calexit(加州独立运动):另一部分宽容点,希望大家出点钱,养着这群不劳而获的人——因为他们劳动也没有意义。他们在仓廪实的基础上知了礼节,懂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

但是,正是美国的过去启迪这些今日被抛弃的人拥有“美国梦”,而这个梦不仅仅是生活水平的提升,更是建立在此基础上的自我实现——我做一颗螺丝钉,我就为这个国家做了贡献,有人通过我的努力而获得了利益。

在自动化取代低端重复劳动之后,假使人类做的都是为其颐养天年而特意定制的无意义的工作,一样会带来意志的崩溃。“吃饱了没事干”,那人们就只能“指手画脚”。你说创造性工作和个人体验,你说旅游?这涉及到“拼天赋”好不好。你确定一个理想志向,比如你要成为一名艺术家,然后努力半辈子发现一百年前就有老祖宗做的比你好,结果不还是白玩。

一旦“加州国”梦想成真

所以,自由派当中那部分悲天悯人者,可能做不到在给底层面包的同时,又给他们活着的意义。这太难了。阶级撕裂是不可避免的。这也就是说,正在酝酿的#calexit可能真的成为一个试验田:美国,我们以往说的那个美国,是全世界精英最向往的土地,而这并不是全部真相。只有#calexit才会诞生一个真正这样的飞地,这是这是最高级别的人类才有资格进入的一个自由世界的平壤。

这个地方没有田地,怎么养活自己?没有制造业,穿什么用什么?我相信人数越少,科技密度越高,这个事情就越好办。即使在当前科技水平下,没有意识形态牵绊的中国可供其进口,而世界其它地区哪怕有怨言,也依赖加州国精英产出的科技产品和好莱坞电影,它们一样可以帮忙。只剩下另外一半红脖的美国在分裂后决意老死不相往来,在现在就并非不可能的事。

一旦他们确定跟自己价值观不同的人没有了制衡的力量,现有的妥协也会逐渐收敛。例如现在,因为小州新世纪以来已经两次“拖后腿”,选举人票制度正遭受广泛的质疑。而小州权重上来是为了防止他们闹独立。那么,一旦有其他办法可以消弭负面影响,比如双方碾压性的武装力量对比,这个保险措施确实可以不要。

哪怕要打仗,也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转折点。人多就力量大?机器人是否已经进化到可以担当屠杀大业,不劳人类出马?高科技人才全部撤出以后的美利坚,剩下的民兵除了枪炮炸弹还有什么?

我们再加上核武器这个权重。如果加州国不能保证在独立时带走全国的核武器,他们或者贫民一方,是否都不敢继续动核武器的主意,可以保证一场无核前提下的独立战争上演?……

竞争力较弱的人类将在未来被“肉体消灭”

我说的话虽然不精准,但总体意思不变——全球化和现代化产生的被剥夺者们,将会从精神和肉体上被消灭。“——肉体怎么消灭?”就是强迫或者诱使他们自然灭绝,下一代全部由掌握新知识,新文化的人民产生。这一点体现在今年希拉里赢得了不分种族与贫富的大多数青年的选票。可以肯定,如果没有代际传承的贫穷,那么有希望的孩子和保守的老爹政治立场一定不同。

某种情况下,这是对其他国家未来的一次预演。别国一样有此情形:最聪明,最富裕,最有能力的一批人都在海外给自己留了后路。一旦变革发生,跑不了的这一群人将变成和#calexit之后的美国类似的情况:人多,空有一把子力气,科技进步则被锁死,被如蚂蚁般捏死也无还手之力。

我自认为同样是全球化中被剥夺的一部分,但我同时毫无疑问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这并不矛盾:假如全球化倒退,可能将影响我失去工作——但如果全球化继续前进,也同样会更影响我的工作。我可以处于现在这个位置,最希望的自然是维持我所认为的现状。

但是并没有人愿意我们停留在此地。希拉里代表的是继续前进,Trump则意味着后退。Trump治下的世界将会很糟糕,但在一个总体仍趋于前进的国家,这意味着建制与反建制的互相制衡仍然有效,尽管这是通过互相伤害的方式实现的,但没有更好的办法。

由此,让最顶层的人跑不了,是我们能确保自己活下来的最后努力。全国各地没资格移民到美国的人,以及在美国却受到其他少数族裔欺凌的华人,都是“我们”。没富裕到金字塔尖的,都是“我们”——自认为不是金字塔尖,却拒绝我这一论述的,也可以先看看自己在全球所有人当中和全美国/全中国人当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少数人逃离地球,多数人自我放逐,人类进化的最高水平继续提升;一条是要死大家一起死,人类进化的最高水平停顿甚至下降,但总体更平均。鉴于我所在的位置,我不得不选择第二条道路。但如果我——甚至我的子女——有机会爬到顶层,我会毫不犹豫的背叛当前阶级,转入跟随大部队白日飞升的路线。

新浪专栏(独家)

文章来自 航通社 – 知乎专栏 http://ift.tt/2eAeXJc
使用 IFTTT 创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