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网站做手机直播,该选职业网红还是小鲜肉?

今年以来我们已经见到了各种各样的直播,有些是专门靠直播来吃饭的所谓职业网红,有些则是在媒体都频繁亮相的大牌明星偶尔客串。当然,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事先和直播平台或者企业谈好了赞助。如果说“下雨天巧克力和音乐更配”,那什么样的直播和什么样的企业更配,这个双向选择就很值得研究一番。

今天下午,艺人胡兵接受了在线健康服务平台 叮当快药 的邀请,在映客平台直播客串小哥为叮当快药的用户送单的过程,先是给一位女士送去保健产品,然后给一位独居在家的空巢老人送去女儿订购的药品,同时附上了自己写的贺卡。过程中,胡兵给用户讲了一些与所送产品相关的保健知识。

叮当快药是我看到的第一个涉水明星直播领域的健康类产品(当然也可能是我没注意到更早的)。叮当快药同时针对两种人群:一种是在城市当中没有多少时间打理自己个人事务的白领,另外一种则是没有儿女照顾的空巢老人群体。这就要求一个老少咸宜的人作为代言人,而这种情况下,新晋的网红和明星当中的小鲜肉显然都不太合适。

胡兵曾经在 90 年代拍摄过一些著名剧集,使得他在中老年人当中具有一定的认知度,而最近息影数年后复出的胡兵在《幻城》《云中歌》等新片当中的出演,又使他重新开始吸引新一代年轻人的注意,可以说是一个万金油式的角色,就比较适合做健康类互联网服务的代言。

在此之前,胡兵还参加了网易考拉海购赞助的去澳洲采购的直播,以及一直播赞助的公益午餐邀请,可谓轻松自在。有熟悉胡兵行踪的粉丝在贴吧里表示,他现在手机直播每天都不落下,经常会在自己的微博发出预告,并且不会固定在同一个平台上。

关键在于,目前为止胡兵选择的合作企业都是跟他本人的“调性”相近,即使植入也不令人反感。例如,胡兵在一直播的公益午餐中说“因为准备参加伦敦时装周在减肥塑身,不过为了让贫困学生改善午餐营养,破戒也无所谓了”,而这次又在叮当快药的直播当中体现了关心空巢老人的温暖,可以说每次都是在宣传厂商的同时,树立个人的良好社会形象。

至于本次直播的赞助商叮当快药也是很有意思。7 月底国家食药监局叫停了纯互联网的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平台试点,8 月 1 日起天猫医药馆等网店停止网上售药。因此现在符合资质的平台,就只剩下与线下药店合作送药,以及原来就有的药店转战线上,进行药品快递这两种。

整改之后,一些医药电商纷纷试水 O2O 开线下店,而自称有 32 万家直供药店及医疗机构协助的叮当快药,基本没受到什么影响。丰富的线下网点和庞大且及时响应的物流团队,可以显著加快送药的速度。但不管是小型创业公司,还是大公司底下的分支项目,都很难做到上述两点。

目前叮当快药可以实现免费配送,部分药品还有优惠,这种优惠的实现形式和外卖类 O2O 服务的基于烧钱的补贴大相径庭,主要是因为上下游的产业链打通,降低了药品制成品的成本。

叮当快药方面在直播后补充说,“当老人日常或夜间急需用药时,子女不在身边,腿脚又不方便,这样的情况下,用叮当快药给父母下单,叮当小哥在非常短的时间送到用户手中,及时解决了老人对急用药品的需求。一定程度上,叮当快药帮助子女弥补了其‘亲情上的缺失’。”

胡兵在直播过程中,在送药同时提供了一些与药品相关的保健知识的传播,这可能会成为叮当快药接下来的一个增值服务。目前在网站上用户已经可以 7×24 小时寻找在线药师提供用药指导,而用药指导向线下延伸到“小哥”级别,则可以很大程度帮助老年人用户。就像胡兵作为一个演员,也是从事先的训练和彩排当中才获得这些消息一样,念出由药师撰写的用药指导,并不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但需要对配送体系的高度把控。

动点科技

微信公众号 lifeissohappy

知乎专栏 http://ift.tt/2a6ph7U

新浪微博 @lishuhang

文章来自 航通社 – 知乎专栏 http://ift.tt/2bsJ3YK
使用 IFTTT 创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