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的乐视与酷派新机发布会上,宣布了华为荣耀原掌门人刘江峰正式加盟乐视,并且负责酷派业务的消息。这个消息曾被乐视多次否认,最近一次是在8月2日。

当时,乐视曾在严辞否认的同时表示:“该类失实报道严重误导社会公众,并对公司的正常经营造成了影响。对于以猜测、谣传等方式进行失实报道的发布者、传播者,乐视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实际上,就是乐视收购酷派这件事情本身,也已经在行业之内传闻了很久很久。在我个人的印象当中,乐视官方否认跟酷派合并或收购的传闻至少就有过3次,最早出现相关传闻至少是一年前。

总之,没有任何一个记者敢轻易的仅靠官方发布的信息就确定自己的立场。而就在前天晚上,发布会结束后不久就传出新的绯闻说,乐视还将继续收购一家“有情怀的公司”,我们都知道这家公司是哪家。

传闻的其中一个起因是,发布会举行时,罗永浩是现场嘉宾中的一员,就坐在第一排。老罗上一次出席业界活动是参加阿里YunOS汽车的发布会,也是那次出席让锤子有了卖身阿里的传言。目前,阿里和乐视是两个相对被传最多的锤子目标买家。

紫辉创投郑刚对动点科技表示:“这是正常的礼尚往来,出席个会议代表不了什么。”郑刚和老罗本人分别通过媒体和个人微博否认了传闻,但是基于此前“否认即等于承认”的诸多先例,很少有人把这些否认当真。

昨天,在一个私人性质的科技记者聚会上,针对罗永浩这条否认被收购的微博的真实性,现场人士展开了一个小范围的即兴投票,认为是“假否认”的以压倒性优势领先。记者们实在是被越来越多的“假否认”案例搞怕了。

在我们没有任何明显证据可以证实或证伪的前提下,不妨基于目前为止的公开资料,来分析一下关于锤子被收购的传闻是否符合逻辑。

免责:本文所述并非暗示有目前不可公开的线索或证据存在,也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我目前并未持有乐视股份。

锤子的价值:软件开发团队是核心资源

个人名义投资1亿给锤子的郑刚似乎已经成为锤子投资人的一个总代表了,而他对锤子的公开表态也始终如一。他曾对新京报说,至少要等到锤子科技的估值达到300亿人民币的时候才考虑退出。

这个估值,或者说对锤子信心的绝大部分,来源于锤子的一支过硬的软件开发团队。他们创造了广受欢迎的锤子 ROM 、锤子便签、 HandShaker 文件管理器等应用,用软件层面的优势,一定程度弥补了硬件产能和品控方面的缺憾。锤子目前还招聘了一小部分人,用于开发VR游戏。

不管锤子卖给谁,软件团队的去向都是个大问题。锤子手机预装的ROM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量,但如果用现有的eui或者YunOS直接替换,很显然会直接让锤子团队过去的所有努力化为乌有。

作为乐视对外规划的“生态”愿景的一部分,eui的植入基本上是不能妥协的。可以预见的是,被归入乐视旗下的所有手机品牌,都将会采用乐视自己的eui,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植入被乐视自己称为生态核心的会员服务。只不过,锤子卖身给阿里之后也一样得改用YunOS,所以这个顾虑对传闻靠谱度的影响不大。

那么,我们就要考虑锤子开发部门整合入母公司的可能性了。虽然YunOS可以定制为手机厂商需要的样子,比如根本看不出不是Android的魅族FlyMe,但锤子开发团队的成果,是难以合并入目前YunOS的开发进程的。反过来,乐视eui基于Android定制,团队相比锤子而言也没有更多经验,如果锤子ROM的一些探索能够成功整合进eui,则乐视全产品线手机都会受益。

从投资风格看:锤子不具备战略意义但易吸引眼球

在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的过程当中,阿里的投资策略得到了一定的复盘。其中一个事例让我感触比较深,滴滴曾希望不使用高德地图,而阿里因此转向入股神州租车作为要挟。双方在最后一刻达成一致,作为谈判砝码的神州租车即刻被阿里转股,前后仅仅一个月时间。

现在阿里的投资,多少是我们能看懂的一种量入为出,每一次出手都有比较明确的目的性,就是跟整个产业布局起到协同作用。包括最新的一次收购是豌豆荚,作为安卓内容分发的一个比较大的平台,这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支持俞永福在Android端能够有一只和PP助手旗鼓相当的力量。但是,锤子软硬件的市场份额都不存在规模效应,不会产生让阿里念念不忘的战略价值,就算真要买,也不可能符合郑刚提出来的300亿估值。

而与此同时,瞄准相对来说成熟度不怎么高的团队,产生四两拨千斤的舆论效应,看上去正是贾跃亭喜欢做的事。在收购美国本土最大电视机制造商Vizio之前,国内几乎很少有人认知这个品牌。在智能汽车方面,乐视布局也是找了一家很小但是很精锐,有产品设计头脑的团队,也就是法乐第(曾译“法拉第未来”)。锤子的团队还是业界公认很不错的,老罗本人的号召力至少还能充分覆盖自己的员工。这些人不管把他们调到哪里,都比较好用。

从这次乐视对酷派业务的吸纳可以看出,这种以不断收购扩充自己生态版图的方式,其业务磨合的顺利程度还是比较高的。因为乐视基本上是先画饼再填满生态的蓝图,所以很多业务都是从零开始,而直接收购一个有经验的团队是最快捷的方式,将很可能主导部门今后的走向,所以也就不存在两强合并必有一方从属另一方的问题。就人才布局来看,刘江峰也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选,不管手机部门未来还将如何扩充,他都拥有统帅全局的足够能力。

乐视执行收购的必要性:塑造高端品牌,重拾手机自身的盈利空间

乐视体育的B轮融资定格在80亿元人民币;与此相关的是,多份跟乐视体育项目有关的,面向散户的PPT文档在网上流传(毫不例外的,它们被乐视官方澄清为假)。针对抵御风险能力弱的散户,更需要一个坚实可靠的盈利模式,支撑未来的回报愿景。

与乐视的自制剧等其他节目资源类似,乐视体育以“生态补贴硬件”,精华内容全面采用会员制收费,而硬件价格逐步降低,购买“英超付费套餐”可以白送乐视超级电视。买节目赠送,买会员赠送,给易到用车充值赠送……乐视始终坚持把拿着真金白银造出来的手机和电视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送出去,好像它们本身不值几个钱一样。

目前在乐视画出的生态蓝图当中,会员制度正好是其中最不稳固的一个链条。也就是说,正版节目用户直接转为付费会员的意愿和能力,可能并没有乐视所期待的那么高。乐视的各种“送硬件”政策,要求会员增值业务必须成为公司最主要和最稳定的收入来源,目前来看这还是很困难的。

与此同时,不管是手机、电视,还是小米和华为最近进军的PC领域,硬件的利润空间都已经大大的缩水,很多硬件厂商在激烈的价格战之下,现在已经以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在销售。小米最近抛弃所谓“互联网思维”,走入打广告铺实体店的传统路线,而曾经抛出硬件免费理论的周鸿祎目前也收回了言论。

如很多人已经分析过的一样,我认为乐视真正能够见到结果的,只有它的硬件生产,比如说手机和智能电视的生产。但是,已经在用户心目中形成“白送”定位的手机和电视,会造成一个廉价产品的心理预期,且难以消除。收购酷派并不能扭转这一局面。从本次酷派被乐视完全吸收之后新出的手机cool1来看,不管是采用的eui系统界面,还是硬件的设计风格等等,都在向乐视自己的手机靠拢,就连手机定价都是一样的。除了牌子不一样,别的区别基本看不出来。

如果乐视能很好的利用锤子品牌并保证其产品的独立存在,将其包装为较高级的产品,作为追求利润的,正常的手机产品来销售,而将其他的手机继续作为卖服务推销用的赠品,就可以给自己实施生态战略,以及进行频密的公司收购,人才挖掘的可持续性提供更多保障。

网易

微信公众号 lifeissohappy

知乎专栏 http://ift.tt/2a6ph7U

新浪微博 @lishuhang

文章来自 航通社 – 知乎专栏 http://ift.tt/2boify9
使用 IFTTT 创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