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美国电视频道C-SPAN向观众直接播放了通过视频直播应用Periscope和Facebook Live拍摄的非专业直播信号,创造了一个历史上的第一次。实际上,手机视频直播这段时间似乎终于到了一个量变引发质变的转折点,传统电视播出机构开始或主动或被动地脱离大气电波、有线、卫星渠道,选用互联网作为新的传输渠道,跟网红和PGC们同台竞技。

史上首次使用不受控制信号的电视直播

美国部分民主党籍国会议员,因为不满严格控枪方案遭共和党籍议员作梗而没有通过,于23日开始在议会大厅内静坐抗议。议长莱恩随即宣布休会。话音刚落,习惯通过有线电视频道C-SPAN一窥国会内幕的观众发现,议会大厅的实况直播信号被掐断了。

作为美国民主制度的象征,国会开会情景一直通过C-SPAN向美国人民现场直播。很多观众此前并不知道的则是,这些直播摄像头其实并不受电视台控制。而议长宣布休会期间,直播信号就会关闭。

在断讯十几分钟后,C-SPAN做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决定:他们引用了在场的部分议员手机直播的信号,来代替官方信号播出。这是手机直播的画面首次正式出现在美国电视频道上。而且需要强调的是,这是由观众提供的,未经剪辑的直播画面,也就是说什么播出事故都有可能发生——虽然这个“观众”是比较重磅级的国会议员,相对保险点儿。

之前曾经有媒体引用由观众提供的录像带或视频片段。但是,从来没有媒体敢于把观众产生的直播信号直接切入。2009年,美联航飞机紧急迫降哈德逊河的意外催生了Twitter为代表的社交媒体登上电视五台;而这次,议员静坐的意外让C-SPAN创造了美国电视史的又一个第一次。

离开传统渠道,创造网络专供

除去由业余观众提供,基于Periscope这样的大众社交软件拍摄这个前提,实际上手机直播不久之前也已经正式“入侵”荧屏。我们可以看到手机取代笨重的摄像机,成为电视记者报道的利器。此前,一张凤凰卫视记者身兼记者和摄像,凭借自拍杆做视频连线的照片在网上流传。而“央视新闻”则更进一步,他们利用社交媒体账号推出了只能在互联网上收看的直播节目。

在国内的电视台中,央视是最早一批喊出关注微博,微信和客户端口号的,而现在央视新闻的“两微一端”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和领先的排名。截至目前,央视已经使用新浪微博添加的“一直播”工具进行了20余场直播。像是麋鹿搬迁、火星接近地球、六一公益直播、暴雨袭击武汉、以及刚刚发生的江苏龙卷风灾害,观众都可以选择收看央视的网络专供直播信号。这些报道并不会刻意地要求同期声,也不会进行剪辑。记者拿着手机一边对焦,一边向前跑动时的喘气声都会直接播放出来。

如同央视一样,类似的电视台“触网”也在全国遍地开花。完全借助互联网来传播,而不是依靠广电网络传输的节目,不需要占用频谱资源,也没有那么多的牌照要求,创立或者废止都比较简单易行。

北京电视台跟奇虎360共同开发了名叫“北京时间”的24小时互联网新闻频道,以及配套的新闻客户端产品。在此之前,360曾经孵化了“花椒直播”,其针对当时游戏和美女泛滥直播平台,同质化严重的情况,尝试做泛用途的综合性直播平台,当时还邀请了一些自媒体人士带着手机进入会议展览现场直播。不过,因为受众习惯所限,花椒转型后就跟其他直播平台没有太大区别。其新闻相关的人力和资源就转移到了“北京时间”上。

24小时不间断播出的“北京时间”频道是结合了演播室节目,和剪辑其他电视台新闻片段。频道会切入一些健康,美容类节目的录制现场抢先放送,而这些节目的精编版会在电视频道随后播出。“北京时间”的配套应用是一个拥有编辑推荐,个性化推荐及自媒体入驻等完整功能的新闻客户端。

上海文广集团新闻产品“看看新闻”也推出一个24小时网络新闻频道Knews24,进驻网络渠道以及上海的百视通IPTV电视平台。Knews24在制作互联网独播的自制节目方面更为激进,《自媒体联播》《叩击》《子午线》等栏目不在东方卫视和新闻综合频道播出。国际论坛节目《环球交叉点》由周播改为日播,平日版也是只在网上播出;周末版比电视提前上线,让网民先睹为快。

Knews24这个频道下了更大力气,看起来有模有样。负责大直播时段的不是观众熟悉的名嘴,而是一群实习播音员,这些网上新面孔都是为电视新闻节目提供后备播音员储备。SMG对Knews24高度重视,未来还将依托“看看新闻”客户端探索视频自媒体,欢迎有稳定更新能力的创作者入驻,并且不局限于时事新闻领域。

在香港,2013年政府批准设立两个新的免费电视台,通过传统的电视网络传输信号,香港居民无需更换设备即可搜台收看。城市电讯总裁王维基创办的香港电视由于未获得免费电视台牌照,宣布转型为IPTV频道,并只在互联网和手机客户端上播出。

在国外,有老牌大台更早进行尝试,目前为止的成果也更加显著。2014年11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开设24小时互联网新闻频道CBSN,在Xbox One,Amazon Fire TV,Android TV,Apple TV,Roku等平台提供,也可以在官方网站及客户端收看。在去年底直播的一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让成立一年的CBSN获得了全平台120万人同时观看的新纪录。CBS新闻部总裁David Rhodes称,目前CBS数字新闻平台广告销量是传统电视新闻广告收入的2倍还要多。他计划在自己任期内让CBSN盈利。

传统电视台触网呈现出怎样的趋势?

从以上国内外传统电视台“触网”的案例中,可以总结出以下几个共同特点:

1)即使前途不乐观,仍然想着自立门户

即使大家都知道最流行的社交平台最吃香,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试图保持一些与现有社交巨头合作过程中的尊严,依然想着在新媒体时代保留他们的独立性。

毕竟,传统的电视媒体是依靠自己在渠道上的垄断,才慢慢的建立起了比较丰富的内容创作能力。在当初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大家只能收看这些地方的内容,因此他们的报道会获得比较大的影响力,也因此具有了更多的议价权,可以有机会采访到更多独家的消息。所以,如果在新时代他们过分依靠那些大众社交渠道的话,就会变成跟“草台班子”PGC没有实际区别的一个内容“大号”。

所以他们还是希望把最优质的内容留在自己的平台上的,这些平台的共同特点就是类似国内小米、乐视等盒子,存在绕过广电网络观看视频甚至直播节目的方法,也就是所谓的OTT服务。例如看看新闻自制内容目前只在官网提供点播,Knews24只可以在网站、客户端以及百视通机顶盒上收看。这些都是为自己平台上的用户提供的增值服务的一部分。

2)使用最流行的社交平台,不青睐独立直播应用

为了能够快速的获取影响力,这些媒体在大众社交平台上进行直播的时候,会毫无疑问的选择目前人气最高的平台,并且也会倾向于选择比较大众的社交平台新开设的视频直播版块,而不是独立的仅有直播功能的应用。

比如,C-SPAN选择的直播信号是来自被Twitter收购的视频直播服务Periscope,以及Facebook的视频直播信号。在国内。央视新闻的直播是直接使用微博客户端直播的,根本没有给斗鱼、虎牙、熊猫tv等什么机会。而且很显然,如果《焦点访谈》前脚刚说完这些独立的平台当中藏污纳垢,自己后脚就把官方视频直播设在这里,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3)可能依然挡不住蜕变为大号PGC的趋势,加剧制播分离

最后,这些电视台可能会随着人流的去向,而决定自己未来部署平台的重心。那么,随着他们自建渠道的能力强弱有别,其中一些电视台将不可避免地从一个垄断渠道,变成一个稍微专业一点点的节目制作商,跟万合天宜、米未这样的PGC抢饭吃。

反过来,对于视频自媒体们,迈向成功的最佳时间段就是现在——从传统媒体亲密接触社交网络开示,到广电开始对大规模的OTT和绕过监管的制播分离行为作出规范,限制网剧和网络新闻等节目播出平台为止。这个窗口期是很宝贵的,如果能够抓住机遇,小团队的点击率就可以真正的换算成收视率,获得跟电视台真正同台竞技的机会。而人们的自主探索如果能倒逼制度来适应,则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结局。

新榜“媒记”公众号(刊出的文章有调整)

文章来自 航通社 – 知乎专栏 http://ift.tt/29HHMOk
使用 IFTTT 创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