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们生活带来无穷欢乐的电影,发展到现在已经走过了120年历史。不过现在电影院里面最新的成熟技术,似乎也还是停留在由《阿凡达》开启的3D和IMAX阶段。随着虚拟现实的出现,很多商场内可以看到椅子上面摆放着眼镜的VR体验区,供人们坐在椅子上享受比电影院屏幕大得多的“超清影院”。与此同时,电影本身也出现了“缩水”。十数年前一家电影院占据一整栋楼的景象不再,影厅逐渐蜷缩到商场顶楼的角落里。电影票在团购当中越来越便宜,可屏幕也越做越小。很多人担心,VR的出现会不会标志着电影这种艺术形式已经江河日下,甚至要走到尽头了?

1、和他人一起观看:现代电影的观赏体验

在问答网站“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大意是:如果电影在一开始就没有发展出一块巨大的屏幕,让所有人能聚在一起观看的体验,那么电影的发展将会是怎样的?

历史不能假设,但针对这种问题,我们只能假设有某种法律禁止聚众观看影片。果真如此,就会有类似商场内VR体验区那样的设备,让人们自己花钱贴在透镜前面观看——也就是电影萌芽之前的“西洋镜”、“走马灯”或者“拉洋片”;而电视也有可能比实际更早进入千家万户。紧接而来的是,电影、电视、动画等各种活动影像的屏幕语言以及叙事,都有可能会发生重大的变化。毕竟现在电视节目的一些拍摄手法,也是由为聚众观看准备的电影过渡而来的。

1895年12月28日,卢米埃尔兄弟邀请巴黎的社会名流观看一辆马车迎面跑来的简短影片,这就是世界上第一部真正的电影。当时的记者写道:“我邻座的一位女客看到这一景象竟十分害怕,以致突然站了起来。”可以说,从世界上第一部电影放映开始,聚众观看,并且观察身边观众的反映,就成为了观影体验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电影诞生初期,为了活跃无声电影放映现场的气氛,还需要有真人乐队在旁边伴奏。而在日后的一些影片当中,不管是何种类型,都会特意安排一些惊心动魄的桥段,或者令观众忍俊不禁的镜头。这些场景制作的故意很夸张,是为了让整个影院的人们都能把握到笑点或者泪点,从而整齐的表达喜怒哀乐。

心智正常的人都有共情的能力,当身边的人在表达同样情绪的时候,你很难不会受到感染。因此,整个剧院的人们通常是带着同样的情绪离开电影院的。而与刚才还素不相识的身边人交流观看感受和讨论剧情,也是散场以后一种独特的社交方式。

2、影院难被取代:个人体验不能替代共同经历

2015全年,中国内地院线总票房达438.63亿,放映5438万场次,观影人次12.60亿,刷新多项票房纪录。全年单日票房纪录被暑期档影片《捉妖记》定格在单日4.25亿。1905电影网由此评论道:“至此,过亿影片已不再是衡量一部影片票房表现的标准。超过5亿的影片才是引起广泛关注的票房标准,而想要引起广发的话题性,恐怕得从10亿起才称得上。”

中国电影尽管质量依然遭到一些人的诟病,但是已经开始表现出强大的吸金能力。包括各大互联网巨头在内,资本在投资文化产业的时候都把电影作为其中一个重点发展方向,而正在蓬勃兴起的所谓IP资源,也一定要以进入影院,拍摄一个大电影作为开发完成的标志。

要知道,90年代末期,大型的电视——音响组合进入用户客厅的时候,就打出的是“家庭影院”的旗号。如今,不管是大房子还是出租屋,人们都可以使用电子设备方便地观看最新影片,而国内视频网站也在和影院同步上映。我们文化生活的选择是比以前丰富很多的,如果说在早年万人空巷看电影是因为没得其他东西可看,现在则绝对不存在这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有些电影质量其实不怎么好的时候——为什么电影还能创造如此巨大的价值呢?

实际上,正是在电影院内共同观看的展现形式,导致电影承载了很多内容之外的东西。假如我们在自己的电脑上观看,所谓电影就只是一段长度为两个小时的视频而已。但是和朋友或恋人一同去电影院看,那么在放映时要关闭手机,视角受到限制,对来回走动的人和大声哭闹的熊孩子,也会情不自禁的产生反感。这一切都在塑造一种仪式感,使得你不至于做其他事情,来干扰对“看电影”这件事情本身的专注。

而对于一些所谓IP改编影片来说,看电影的过程更主要的是为了让自己和身边人沉醉在一种开心的情绪当中。此时剧情是什么都不重要。《小时代》的三部曲在几个月之内连续轰炸,狂卷票房。粉丝们走进电影院,根本不是为了看早已烂熟于胸的前因后果,只是为了辨认出那里面他们最喜欢的人物。甚至还有亲子真人秀节目被改编成的“大电影”,只是把视频做了重新剪辑。但是在电影院当中重温这些镜头的时候,平时躲在自己家里的“观众”们之间产生了互动。

这一点其实在IP概念兴起之前,在任何小说改编的电影中都有体现。管他《星球大战》《指环王》《哈利波特》还是《愤怒的小鸟》,粉丝们看的就不是电影,而是来寻找剧中的人物和情节,跟自己的记忆对号入座。这再次说明了电影承担的是内容本身之外的很多东西。

和他人一起观看的共同经历,是个人体验所不能替代的,这就是电影在现代社会的核心竞争力。因此,除了引入3D和IMAX之外,电影工业对新技术——例如加入震动座椅和气味喷头的所谓“4D电影”——的引入总是意兴阑珊。

3、VR缺乏叙事语言,长片开发陷入瓶颈

“我们就像到了五分钱娱乐场盛行的电影时代,那时候,为了看些酷的东西,人们乐意去花点小钱。” VR 业界翘楚 Oculus 下属的故事工作室创始人 Max Planck 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拥抱这种现实。”

Max Planck 指的就是卢米埃尔兄弟年代拍摄的大量所谓“电影”,时长可能只有几分钟,这样零碎的片段根本难以尽数一个完整的情节,跟我们现在拿着手机自拍的片段差不了多少。

最早的电影语言“蒙太奇”,还是在资源不够的情况下无心插柳而产生的。当时,影片《消防员》为了展现里昂街头消防队员救火、救人的情景,受当时的放映设备、胶片长度的限制,只得将作品分切开来。而后再将作品重新连接起来,结果从不同角度、不同地点拍摄下来的动人情景,却形成了一种“蒙太奇”形式,产生了富有戏剧性的变化。

——听起来很牛对么?然而这部《消防员》只有……4分钟。它由《水龙出动》、《水龙救火》、《扑灭火灾》、《拯救遭难者》4个片段组成;而每部的时长只有1分钟。

Planck 在游戏开发者大会的这段演讲表达了一个简单的事实:目前 VR 开发仍有许多的限制,因此,开发者应把重点放在简短体验而非宏大叙事上。我们目前能做几分钟的体验式片段,但不要以为下一步就是马上制作电影——这些片段已经是我们的极限。

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是,原来为了在荧屏前聚众观看而产生的电影特有的叙事语言,在虚拟现实环境之下都变得不可用。当你像游戏人物一样,站在一个可以自由活动,而且无限延展的环境当中,上面所提到的这种简单的“蒙太奇”就不能使用了。硬要用也可以,但你不仅要在场景之间硬性切换——就像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时空跳跃一样,而且还要把你的视角限定死。当主角出“特写”的时候,就像是有“上帝之手”把你的头摁着,贴近主角的脸部。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也正因为如此,目前对于VR内容产品研发,主要停留在对一些静态场景的全景记录上面,比如美国总统大选的现场,叙利亚的战场,或者是福岛地震之后的废墟。在这些静态的环境当中加上一些循环播放的现场声效,你就可以随意的观看自己想看到的东西,而这些场景的设置也避免了你和他人交谈。而如果深究起来,这些被刻意避免的问题,都是我们目前所无法解决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个人沉浸的虚拟现实长片制作,现在是存在瓶颈的。

4、VR与电影的和解:虚拟影院

我始终认为,将VR理解为个人观影是狭隘的。个人当然可以通过完全掌控自己的视角,来获得最大限度的自由。但是很多情况下,人们只是贪图享受,只是希望内容能够自动推送到自己面前。他们并不希望在享受内容的时候,还要动脑子去想哪种角度最适合自己观看。而且,如果贸然的把选择权推给用户,那么之前电影工业所积累的那些通过刻意剪裁来渲染情绪的叙事语言,都将没有用武之地。

实际上现在的虚拟现实技术应用,可以由模拟现实生活当中的静态场景开始。比如说一个已经比较成熟的用法是,在虚拟现实显示器当中观看房屋装修的效果。在现实中,房屋也不会因为人们参与而突然发生抖动或者变形。这样,人们在现实当中的体验,就和在VR的体验发生了重合。

同样,电影院也是一个可以模拟的静态环境。而且以VR方式建立的“影院”,既可以模拟那种万人空巷同时观看的拥挤场面,也可以模拟一个只有两人世界,处在一个绝对静谧和巨大的荧屏之前的幻境。

图片来源:Eric Whitacre

即使在VR技术还未成熟时,通过视频合成,也能看到一些良好的案例。在国内和国外都有视频合成数万人参与的虚拟大合唱。整个三维场景就像是在一个无限延展的空间当中,演唱者成方阵排开,凑近了一看,每一个“人”都是一小块屏幕,来展示参与录制时候的影像。

在微软的增强现实产品Hololens当中,已经出现了虚拟一个人的形象,并和他在现实的动作同步的技术。这样远隔千里的两个人就可以进行似乎处在同一空间的动作——这当然也包括一起看电影。

因此,即使已经出现了新的三维的技术,仍然不妨碍我们去欣赏仍然是二维化的画面。最有可能的虚拟现实电影,就是虚拟一个电影院出来。虽然实体的影院将可能由此消失,但是,即使人们坐在家里,但戴上眼镜,他们面对的世界却有可能会回到影院最繁荣的时期,在一个只属于他们的戏院当中享受祖辈们曾体验的纯粹乐趣。

这让我联想起动画片《机器人总动员》当中的场景。即使几百年后,那个时候的机器人最喜欢的影像,依然是20世纪60年代的歌剧《俏红娘》。历史曾经带给人类的感动一定不会因为新技术的出现而消亡,它将会跨越时空,让不同年代的人找到共鸣。

首发于公众号 百度德尔塔俱乐部原文地址

文章来自 lishuhang – 知乎专栏 http://ift.tt/1SVE01k
使用 IFTTT 创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