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tings to the 2012 NCEE testers

cnBeta 2012 高考寄语:笑对人生梦

各位同学,很高兴看到我们的访客走进高考考场,我们为你加油。

我正下笔的时刻,你或许正在安眠,或许仍然辗转反侧,梦乡中或许还在琢磨一会儿9点钟铃声敲响时,会看到什么样的作文题。见到文章的时候,你应该是从考场走出,趁着找到家长前的一瞬间,打开手机刷一下CB看看。然后,对着或焦虑或期待的面孔们,说一句“还行”。


图/新华网

一年后或是四年后,要么是十年后,你再回到当初的考场,也许会想不起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如此紧张,如此期待进入完全陌生的下一个四年。在这四年中发生的事情,也许将搞的山无棱,天地合,去掉所有犄角,才气,不服输和愣头青,留下一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手里拿着文凭简历和一大堆准考证的茫然的小伙子或是小姑娘。

四年如梦,如果沉浸入梦中,醒来时,怕是将不知此身在何处。

我们喜欢把尚未到手,又没见过的传说中的好东西比喻成梦幻一般。不过做梦本来就没那么美好。有美梦就有噩梦,或壮丽或惨烈,更多是迷迷糊糊,浑浑噩噩,醒来反正都记不得梦到了什么。是的,因为我们晚上睡觉时,本就是如此做梦的。

正因为这样,我才认为将大学比喻成梦,是何等的恰如其分。因为一方面,大学生活如梦一般随机,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看到无数意外,却可以毫不吃惊;另一方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现实社会的事情,也会折射进大学的校园。这夹杂着天真和世故,想象和实际的环境,让人不愿从中苏醒。有时候,醒来发现实在天寒地冻,就回去考个研,考上了,就能睡个回笼觉。要是能出国,还能做个洋气的梦。

进入学校的目的是什么?是学到知识吗——尤其是学好专业课的知识?这个问题,不同的人说法不一样。但是,假如我问你,愿意做梦还梦见自己一直写作业嘛?那你的回答是什么?

除了极少数热爱某一领域,并且早就清晰的决定了人生路线的同学,大多数人还是总有一天会告别学校去找工作。这就是梦醒的时刻。所以,很显然有一个最正确的做梦方法,摆在我们眼前:去想办法做一个漂亮的美梦,记住梦里你是怎么做的,醒来后,你就能把人生活成梦境的延续。

那什么是美梦?有一种美梦,就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做梦的时候,尽可能大胆,海阔天空。不要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完成的”——当你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输了。

大学四年,就是这样。我想,今后一定有比高考和之后的填报志愿更加要命的考验和抉择摆在你面前,现在的勇敢,不放弃,不后悔,都可以帮助你走好今后的人生道路。

说罢了大学的梦境,还有一种可能我们也不得不面对,那就是失眠。没得梦做了,怎么办?

谁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往前走,但有些人注定要走在更加崎岖的路上。遭到淘汰也好,家境变故也好,积劳成疾也好,飞来横祸也好,摊上一样,就足够让你觉得,眼前的一切,宁愿是一场噩梦,醒来就没事了。

是的。如果遇到噩梦,醒来是唯一解脱的办法。你也许不能立即摆脱窘境,但你可以选择是不是醒过来,微笑着爬起来,继续走。

在一直拼命的路上,有时躺下,打一个短暂的盹,也不失为人生的一个小小驿站。这种选择,越来越被现在的年轻人所接受。打着Gap Year旗号做白日梦之前,不妨先想一想,你的目的是做梦这件事本身,还是让自己休息一下,快乐一点。

生命漫长而又短暂。它隐藏无限的可能,却随时都可能戛然而止。所以,想好该做的事,要做的事,就尽快的去做,才不至于有可能留下遗憾。这也许就是做梦时“心想事成”的准确含义吧。

希望每一个考生都能在这两天内心想事成,好好考。度过这两天,你的梦中奇遇才刚刚启程,你完整的生命画卷才刚刚展开。

cnBeta愿做你盗梦空间里的陀螺,默默陪你共同度过人生的每分每秒。

LJ执笔

cnBeta.com 新闻团队

2012.06.07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