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OC’s embarrasment

奥委会的尴尬

本周斯皮尔伯格宣布辞任奥运开幕式艺术顾问一职,整个网络一下子炸了锅。个人认为我们抵制一下斯氏电影还是有正当理由的,而且我们抵制的办法最好是狂下载他的盗版电影,这样我们基本是零成本;他要是以后看着开幕式心痒痒想盗版,只有自己扛着dv整一个,而且还得他自己掏钱。本周我们想谈论的话题也和奥运有关系。

在雅典的时候,罗格大概想不到短短四年的时间,世界的变化会这么快,马上奥运会就要接触到一个根本不熟悉的全新领域,那就是网络。北京奥运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广大网民的努力,产生了很多奥运史上和IT有关的第一:第一个奥运会互联网官方合作伙伴搜狐第一个官方新媒体转播商央视国际第一次规范了网络媒体报道奥运会的权益,还有本周第一次对运动员博客有了界定。就连中国人自己的企业第一次当上Top赞助商,那也是和电脑有关,虽说开完北京奥运会联想就不干了,不过据传接手的是另一个华人产业Acer,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对于运动员开博客,国际奥委会的担忧不无道理,因为他们要照顾到电视转播商的利益,提供奥运报道的通讯社和电视台一定不希望零成本的散兵游勇轻而易举的战胜自己花大价钱构建起来的报道网络,他们花在奥运会上的钱也要用到刀刃上。为了和电视观众(实际是转播商)妥协,北京射击馆的靶子的照度都要调整得并不那么利于运动员发挥,以便电视观众看得更清楚。见钱眼开无损于赛场上的表演,顶多只会没当上赞助商的企业难受而已,如果没了赞助商的支持,大家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所以“巧立名目”地让赞助商垄断奥运会的各项权利是奥运会的惯例,他们不损害运动员和观众的利益也就算仁至义尽了。

但是网络给奥运赞助商的维权工作带来了新挑战。举个例子,原先电视台必须从央视手里买版权来转播,信号去了哪里央视都掌握得很清楚。现在央视国际的奥运视频只要一段代码就会被复制到个人和商业网站,监管基本是不可能的。央视大概是想通过贴片广告来收回赞助成本,只要广告不是内嵌在视频里面,别人就可以在自己架起的直播页面放自己的广告,何况还有那么多p2p电视,这个央视国际是没辙的。Ohmymedia还曾经撰文说奥委会打算以国家为单位出售新媒体转播权,(理论上)只要能上网就能浏览任何一个国家的网站,所以要想不同国家分着卖,奥组委还要联系当地“网管”部门想个辙才行。

关于运动员博客,奥组委这次的很多标准和限制语句都很模糊,比如不同国家或文化对所谓“格调高雅”的评判就不一样。再有,如果体操队内的朋友相互问候,吃顿饭什么的,写个博客,算不算“运动员之间的相互采访”?而且,鉴于某奥运赞助商的广告闹出了硕大的笑话,让运动员“高雅”的写博客,就很有“只许州官放火”的嫌疑了。应该说国际奥委会关于网络媒体合作伙伴的权益规定——只有合作伙伴才能投放奥运相关广告——颇有广电总局的风骨,让人啼笑皆非。我就想起广播里播出的几个广告,比如某面粉是“2008北京的面粉”,某手表是“多项国际赛事官方指定计时”,统一和omega在旁边干瞪眼。这类广告好像还是能在搜狐以外的网站投放的吧。

总之一句话,进行限制,授予特权,是必要的,不能取消,但是毕竟,向往自由开放才是互联网和新媒体的本质精神。

结尾来点抒情的吧。可以想见,8月到来的时候,将出现很多中国人一辈子都很少见到的场面。从宽敞明亮的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换乘机场支线地铁,或是坐着刚出炉还热乎的京津城际特快迈向奥运赛场,一路上阳光明媚,反季节花朵争奇斗艳,立交桥栏杆和路灯杆锃明瓦亮,大爷大妈抢着找外地人给他们指路,一队红领巾冲街上老外喊“歪哦克姆吐杯镜”;看到鸟巢了却不进去,一转身在旁边的书报亭买上一份《花花公子》瞧着;进网吧一看,居然什么网站都能去了网速还那么快[13]——没准我会当场流下感动的泪水呢。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