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在那物资匮乏的时代,衣服破了舍不得扔掉,都要打补丁,什么修锅修鞋修手表的大街上到处都是。不过现在,年轻人一旦东西坏掉都不修了,直接就换一个新的。

友盟发布的2013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在2013年三四季度的新增设备中,换机占比分别为56%和59%,超过了初次购机。中国人现在已经到了换手机的时刻。一大批在09年左右接触移动互联网的新人类,现在已经到了换第二台手机的时候。

没办法,谁让现在科技的更新换代速度太快,老东西淘汰的速度也快,根本就没有办法用?但唯独,对于工作和学习环境当中所用到的台式电脑,人们却至今为止,依然保留着能用多久就用多久的习惯。

可能大家也觉得都舍不得扔。有可能在当初买的时候花了一万多块钱(那时候的一万块钱跟现在的一万块钱可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觉得如果不用它个十年八年的就不算回本。于是我们在现在经常能够看到十年前的机器。要知道现在起算的十年前,只不过是2004年而已,没那么遥远。在那个时候购买的机器,仍然有很多正在各种各样的单位和家庭当中服役。

电脑速度慢的问题,在河南郑州各大写字楼普遍存在。《河南商报》调查显示,超五成网友认为电脑配置会影响办公效率,严重拖了后腿。这电脑慢到什么程度呢?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然后下楼吃早餐。“吃完早餐慢悠悠上来,电脑才可以登录QQ、打开网页。”

俗话还说“磨刀不误砍柴工”。砍柴的师傅都知道,绝对不可能用一把钝刀子去砍柴。但为什么你就允许用迟钝的电脑作为你自己的生产工具呢?这个弯为什么就转不过来呢?我跟老同学说,自己家里现在一共堆了五台电脑,被说成了土豪。但谁让电脑就是我的生产工具呢?我本身就是干这行的,如果用着不顺手,会极大的影响我的工作效率。所以比很多人更早的,我会知道电脑要是实在不行了,那不管当初是花再贵的价钱买的,也不得不淘汰掉,再省吃俭用买新的。

在很多人“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老机器上,Windows XP成了大救星。它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所诞生,并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些还在运行XP的机器,可能甚至除了机箱之外,全身上下都已经换过一遍,但是这零零散散花的钱,依然还是在这一台机器上。不到机箱爆炸冒出青烟,或者焊死没法换的CPU颤抖着发出最后一声叹息,没有机主愿意淘汰这样的电脑。

在XP之后,微软的操作系统已经换了好几代。但这个时候也是中国消费家用电脑的生力军,慢慢的从“修电脑”成长为“换电脑”的时代。他们换了电脑之后,这些电脑就马上能够用上最新的系统。但是对于他们新换的这一批电脑来说,我可以肯定,总体的使用寿命绝对比不上之前的电脑要长。

台式电脑在人们的家庭当中,扮演着家用电器的角色——换句话说,就是跟电视差不多的角色。这是一个大件,CRT显示器大到甚至让当时的地铁规定禁止带入。不仅买的时候并不便宜,买完了如果要扔也很麻烦。所以就自然会用很长的时间,直到把其余热耗尽为止。

但是如果电脑本身的体积越小,就越容易被不当回事。现在家庭基本上都是在家中用笔记本外接大显示器,这样可以获得更好的移动性能,也符合自带设备到工作当中(BYOD),并且在家中也可以完成工作的现在趋势。对于笔记本来说,淘汰的速度就快的多。

在这一次的Build开发者大会,微软宣布对小尺寸设备免收Windows授权费。但是说句实在话,这样的消息其实只对于厂商有用。苹果的iOS一向对最终用户免费升级。但是,iPhone4升级到iOS7之后后悔的大有人在,因为卡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其实并不是最佳的用户体验。

公平的说,每一代设备和当时的操作系统都是互相量身定做的,维持当时的系统,可以保证整个的流线型的体验,都能够达到软件和硬件相结合的最佳程度,也就是这个机器刚出来时的最好的状态。这不仅仅是流畅度的问题。这也是你的电脑上那个Windows徽标贴纸的真正含义:Designed for Windows XP(为XP而设计)。

然而苹果会强迫应用在升级时取消对iOS7以下的系统支持。这基本上是强迫用户更换一台新的iPhone,而随着苹果的成本控制力度足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用个4-5年再换一台新的iPhone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记得当年,一个“抵制”正版软件的理由就是:买操作系统的费用,比买一台电脑硬件都要贵。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操作系统现在和硬件紧紧的捆绑在了一起,就像其他家电一样。当你买(非智能的)电视的时候,它内部的操作系统(如果我们可以这么说的话)当然是不可更换的。为了画中画,16:9,杜比环绕立体声,或者内嵌的数字电视接收功能,我们“升级系统”的办法,难道不是干脆就换了一台电视机吗?为什么一到电脑上就不一样了?明明应该为了一个新的系统换台新电脑的嘛——这就是厂商们要让我们在未来做的事情。

所以,我可以非常有把握地说,在Windows XP之后,世界上将会没有任何一款操作系统能够重现她当年的辉煌。因为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说XP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操作系统,就好像说HMV是世界上最好的黑胶唱片公司,或者索尼是世界上最好的磁带随身听公司,或者柯达是世界上最好的胶卷公司。就是这样。时代已经过去了。

手表、眼镜、头盔、手环和玻璃平面构成的未来人机交互界面,将逼使操作系统和硬件捆绑得更加紧密。某一个特定的硬件仅能够运行某种软件的特定版本,永远不能升级到最高版本(实际上苹果现在就是这么做的)将会成为新人类的常识。但是这样做又有何不可呢?本来电脑对大众而言,就不是一个以无限扩展和改装为乐的玩具,而只应该是一种帮我们执行某种特定命令的工具。

从打印精美的节日贺卡这一点来说,1995年的电脑和2014年的电脑上都能做到。而2000年的iMac就可以刻录CD,可以打印照片和简历影集,其样式到现在也并不过时。想一想以前的四通打字机。它没有地方可以装软件,它的功能就是忠实地执行我们的指令,在纸上输出一系列点阵的字符或图像。想想功能手机,它也没有办法装软件,但它是有功能的。它一样可以做得很酷,可以很好的履行我们赋予的任务。

那么以后,肯定电脑——PC、平板、手机、智能硬件——也会是这个样子。“升级”这个概念,只是在这种设备没有降价到成为生活必需品之前,在互联网接入没有普及为一项基本人权之前,对我们习惯的一种过渡。

1998年《学习的革命》首发,我看着那本书开始对网络世界的启蒙。那里引用了互联网之父伯纳斯-李的一句话:

全球网创立者提姆·巴纳斯·李(Tim Burners-Lee)指出,新的“信息应用装置”甚至会出现在谷类食品包装盒中。他说:“我的孩子会像通常那样在盒里找奖品,摸出一管状的玩意儿,将它铺开成平坦、有弹性并有磁性的东西,贴在冰箱上,开始漫游全球网。”

到那个时候,谁还会在乎操作系统是什么?

而“那个时候”,已经开始向我们走来了。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