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虚拟运营商的期望

上周四,我们动点科技的年度聚会ChinaBang 2014在北京的大隐剧院举行。会上有一系列的嘉宾参加,我担负的则是给他们进行采访的任务。不过到了现场之后,我发现一个严峻的问题——现场根本没有无线网络。而我手机里面还插着从没换过号的移动2G卡,并且流量早已用光。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会有某种手机卡是预付费的,并且比较便宜,只会临时使用一段时间。不过等我真的去找的时候却发现,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想像。

世贸天阶所在的北京的中央商业区是整个北京最为繁华的地段。然而就是这样的地段,我却在方圆一公里之内找不到任何一家电信运营商的营业厅——可能即使有营业厅也只是交款用,不能开卡。我的同事打趣说,也许高大上的白领们都是选择在网上交款。

没有办法,我只能再往外走一走。在东大桥那边遇到一家迪信通,进去看了看,结果他们只提供联通的那个棒状的WCDMA上网卡,没有插到手机里面的只有流量的SIM卡卖。他们提供的新卡都是有短信和通话套餐的。没办法,我只能毅然决然的踏上地铁,向联通的老巢进发。

到了西单的联通大楼底下,保安指路说更大的一家营业厅还要往前走,然后我就一路小跑的过去了。一位和蔼慈祥的阿姨在门口热情地接待我。

我说:“阿姨,您这儿有没有SIM卡能临时用的,有没有那种限时24小时的上网卡?”

阿姨说:“没有,我们这里最低的上网卡套餐,是预付费300块钱,包半年三个G流量。”

我说:“没有什么替代方案吗?比如我拿一张最低的,类似于神州行那样的最小套餐的卡,然后再去充3G的套餐?”

阿姨说:“那样的便宜卡是没有3G流量包的。”

我说:“那外国人来北京要临时上网,就在北京待一个星期的话,他们也得买这样的卡吗?”

阿姨说:“那没办法啊,就得买这样的。”

没辙,买吧。

营业员说,现在如果单位要买的话,必须得单位的介绍信,才能把发票上的抬头写成公司,否则的话就只能开个人的发票。看来也没法报销了。说罢打了个电话:“给我拿张300块3G的上网卡,就一张。”这卡还得现从库房拿,果然我跑到联通总部的决定是无比英明,别处根本就没货。

拿到手里的卡是小卡,营业员说,这卡就是给iPhone用的。在我忙着填单子的时候,又来了两位顾客,他们手里拿着大卡想装进iPhone,然后营业员说剪卡的费用是十块钱,在他们营业厅不操作,需要到别处去。

当然,采访最终是圆满结束了,不过想到如果是身在香港,我可以用更加划算的办法买到适合自己的套餐。2013年上半年有190万外国人来北京旅游,如果他们要让自己的WCDMA手机临时上网,就得买这别无分店的套餐才行。此刻,在罗湖挂牌叫卖的,几十块钱一星期的预付费电话卡,叫我无比怀念。

香港有17家电信运营商,其中11家经营固定宽带业务的运营商,只有5家是有自己的线路,其余都是租用线路。正是这样的综合竞争,导致中移动(香港)屡次出现让国人瞠目结舌的廉价套餐。我说到的那种临时卡,自然也是包括虚拟运营商在内的竞争的产物。

虚拟运营商包下主干网络,用批发的价格买下来之后再自己分销。不管是用做其他业务的价格补贴,还是采取薄利多销的战术,他们都很有可能推出比骨干运营商直接售卖更便宜的套餐。而之前的一些虚拟宽带运营商的操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某种程度上是可行的。

所以对我来说,选择很重要。我觉得,能推出多样化的产品,给大家更多不同场合下,更大的选择权,这就是我对即将进入市场的各家虚拟运营商最大的期望。

网易科技

题图:socialmediaunity.com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