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标准的校内们

好几天没上校内网去看了,发现好多的人给我留言,打招呼,还有添加好友的邀请,不禁有点惭愧。真的是一天也不能离开网络啊。从某种意义上说,校内现在已经和QQ处于并驾齐驱的态势,因为有人并不认为QQ真的能把离线留言准确的送达好友(这是原因之一),或者QQ空间的装扮实在要花太多的钱,免费代码既高难又不稳定,于是看上了校内网的个人主页,毕竟涂鸦板装饰是不要钱的(这是原因之二)。所以(再加上其他的原因),大家在线用QQ聊天,离线用校内留言写博客,似乎已经蔚然成风,用不着LJ再在这里啰唆。

看到一个朋友对校内近一段时间的举措颇有微词。校内最近推出的一系列改动都让人想到另外一个SNS,那就是海内。校内也加入了朋友描述的功能,你可以选择你和同学是在学校,在网吧,还是在日租房认识的,等等。那位朋友指出,上校内就是同学联系,同学还是要选择“同学”的,只不过多了一道手续,跟海内相比这个功能抄的一点也不实用。而且他还指出了程序设计给出的提示存在语法错误,很细心哦。不过“荃不查余之中情兮”,这篇稿子发到校内blog就被管理员大哥无情的砍掉。

校内和海内,严格意义来说,不能叫抄,因为校内、海内(和饭否)是一父同胞的亲兄弟,长得像是理所当然——而且外国还有脸谱兄弟等着两个“内”认亲戚呢。指望一个东西永远不抄袭是过分的,即使是指望他永远不会抄袭的那么过分也是奢望,普天之下还没发现创新一辈子的公司,除非是一直出钱把创新的点子和团队买下来的购物狂。还有就是,因为校内开放了公司用户注册,现在校内用户不再是清一色的大学生,好友图谱的功能还是很实用的。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管理员大哥。没有约束的(网络)环境是肯定要出事的,所以如果反潮流习惯了,就容易感觉到到处碰壁之不爽。yo2最近对敏感关键字进行人工审核,我的几篇博客现在还没有审核完。审核的话,大抵还是要管理员大哥看一眼的,删帖子就不排除机器操作的可能了。假如真是机器过滤,想想都冤,写稿子多少也要费一点脑汁呢,就被硅做的芯片跟几行代码废掉了,世界上最不缺的原料大概就是硅了……

遇到阻碍,第一反应肯定是自立山头去。不过假如你在写博客,迁移平台,自己找主机和域名没什么损失,而且利大于弊。但是在校内和QQ这样用户粘性极大的社区就不一样了。这两个社区用户的典型特点都是对电脑操作并不十分熟悉,以联系朋友为目的,如果你离开了校内,就意味着离开了和同学交流最方便的平台,不可忽视的是还有很多同学只知道怎么用校内的相册和博客,你没办法叫别人来迁就你。这也是很多想离开的人的困惑和无奈,经常听见“要是不管那些同学和网上的mm,我早就不用了”的声音,这应该是大实话。高粘性的用户圈子是SNS类网站(推广到其他所有服务)的最重要的法宝,百分之几或零点几的用户离开,压根不会有什么影响,那些用户的示威也只能是无奈的独角戏。

回想起参加中文网志年会时候的一段对话。有人说,假如QQ之类的大型用户社区倒掉,或者微软这一级别的公司倒掉,不会对既有的信息环境造成颠覆性的打击,迁移到其他的沟通平台或操作系统,并不会那么痛苦。但是2006年中美光缆断掉的那一瞬间,曾经有多少人守在登陆不上的MSN前面,或者一遍又一遍输入hotmail的网址,一边感叹网络是多么脆弱,那情景还历历在目。那只不过是一次预演,而且是一次不彻底的预演。

《世界是平的》一书认为,工作流软件使人们有条件分工合作,而前提是他们使用的软件基于同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是不是开源的,所属公司是什么阶级的,这个标准的实行过程中有没有管理员大哥,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大统一标准的存在。如果一个不好的,不开源的,“有东西隔着”的标准成为了标准,我们就要接受这个既定事实,并且试着从改变标准本身出发,而不是另外树立自己的标准,否则我们会和世界隔离开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很多人愿意接受ipv9、wapi、uof都没有成为国际标准的事实,也勉强可以接受windows作为操作系统领域最大的标准的事实,却不愿意接受qq和校内成为国内一类人数庞大的用户的首选标准这个事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