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属于双语互联网随笔栏目,从2011年起,每周一篇。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le >>

Natalie hosting 'Loaded'.

因为订阅Podcast,我虽身处大洋此岸,却和彼岸很多美国人拥有共同的记忆——那些王牌主持们,Brian Williams,Diane Sawyer,Katie Couric,还有Natali Morris。

——等等!最后一个是谁?

她是我一直坚持订阅的CNET TV播客“Loaded”的主持人。“Loaded”总结每天的互联网与IT业界新闻,每集5分钟,去年夏天开始改为每天一集,此前是早晚各一集。

The 'Loaded' Logo.

每当“Loaded”标志性的密集鼓点开始曲响起来,伴随而来的总会是一成不变的问候:“你好,来自CNET TV,我是Natali Del Conte,现在开始Loaded。”

你也许会说那个节目很“不值”——5分钟的节目,前后两段广告,掐头去尾,还剩下2分多钟。可就是这2分多钟,你能准确的梳理把握一整天的IT业界新闻。这样的短节目在我国非常缺少,应该说不仅IT没有,财经节目也少见几分钟能说清楚事情的短节目。这样的节目陪伴着我度过洗脸刷牙,吃早饭,或者蹲厕所这样的生活间隙。

过渡到现在这样的节目形态,CNET TV的一系列播客可以说是世纪之交互联网泡沫破碎后的残渣。在人们为“.com”疯狂的时候,各种配套设施相继膨胀,有杂志(WIRED),也少不了电视。1998年,在旧金山就出了一个24小时的科技台TechTV,24小时播报令人激动的消息——其实就是什么新的.com诞生了这样的新闻。(顺便一提,这样的新闻现在就在网易科技的“每日一站”栏目里。)

TechTV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一同溶解了(维基释义用的就是“溶解”这个词)。2004年这个频道和游戏竞技频道G4TV合并,科技内容让位给了游戏攻略。后来G4techTV回复了G4TV的原名,TechTV完全没了踪影。这也标志着用传统媒体形式关注互联网的一个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2004年正好也是Podcast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起初是用ISDN小水管和破解iPod的iPodder X软件做的很High很叛逆的事情,被苹果正式认可并吸收进了iTunes中成为一项正式功能,而该功能也打上了苹果的烙印。这不妨碍Podcast被其他RSS阅读器和随身听利用,我现在就是用Google Reader订阅各种Podcast源,下载后拷贝到iPod上,因为GR给出的链接可以拖到迅雷下载,而iTunes的下载实在是不稳定。

现在,除了CNET,Engadget等博客,还有专门的Twit TV,都提供科技的Podcast服务。用不长的篇幅,占用你平时闲的无聊的时间,原先风生水起的科技电视节目有了这样的归宿。科技的事儿,最终还是要用科技的方式来呈现。

2010年我开始订阅Loaded,此后我看着屏幕上的Natali每天变换衣装,她夏天在屏幕消失了几个月(接替她的是Mark Licea和Jeff Bakalar),再出现的时候名字换成了Natali Morris,原来她去生小孩啦。

后来为了写今天的博客,我去维基了一下Natali,发现她嫁的原来是FOX的主持人,不仅如此她自己也并非只在CNET TV主持,同时也是Wired,MarketWatch,TechCrunch等的撰稿人(都是些我上班要看,看得“深恶痛绝”的博客)。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在屏幕上看着一个人慢慢变老,不似歌词浪漫,却比歌词奇妙。如果在街上碰到Natali,我会不会和她打招呼?也许会,不过在我当她是老朋友的同时,她可能只会以为我是她的粉丝。而不仅是屏幕前闪光的名人,我们对普通人的关注不也正变得类似吗?在Facebook和人人网上,你所有关心的人们的状态化为一句句话,你清晰的知道ta的饮食起居,却无法让ta感知到你的注视。也许,我们在屏幕前浪费着一次又一次的单相思,或者自以为和屏幕那头的人熟悉到可以称兄道弟,最后却发现那只不过是美丽的错觉。

但不管如何,每天听到干净利落的声音陪伴我吃完早饭,还是足以让人安心。

嗯,那就是Natali。

“来自CNET TV,我是Natali Morris,您收看的是Loaded。”

打赏
  • 我不输Name好吗

    你好,来自CNET TV,我是Natali Del Conte,现在开始Loaded。
    最好这样翻:
    各位观众你好,欢迎收看CNET TV新闻节目《Loaded》,我是主持人Natali Del Conte,更多新闻,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