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 guests.

昨天上午,《连线》杂志创始人Kevin Kelly到中国来推销他的新书《失控》中文版,在798和李开复、张向东一同海侃互联网的未来。后来又有21世纪商业评论的某主编乱入,大家一同魂游太虚。不过整场倒也有不少闪光点,整理如下:

1 社交网络的意义在于全体参与,而非个体闪光

KK说,传真机的发明是一个创举,但是第一个买传真机的人肯定是一个idiot,因为他能传给谁呢?(场上笑)社交网络的意义在于每个人都参与进来。一次单独的社交网络活动没有太大的意义,但大家聚在一起,互相交换意见,并在大家的活动中总结出规律,这才让整个社交网络有了意义。

《失控》这本书引述了一个例子,大致是说一群蚂蚁出去找吃的,他们会晕头转向,但总有蚂蚁碰对了地方,他们会留下更多的标识路线轨迹的生物信号。久而久之,找到食物的蚂蚁会把生物记号组成的路线图勾勒得越来越清晰。一群完全没有运算和判断能力的蚂蚁,就这样寻求到了找到食物的最优解。这个故事有很多变种,我以前听说过,美国的迪士尼在规划草坪中的小路时,就是让群众直接在草地上走,把大家走得最习惯的路线,也就是草被踩踏得最厉害的轨迹铺上路面,这就是完美的小路路径。还有中国的谚语: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主持人吴伯凡说,蚂蚁找路的成功有一点,是“足够愚蠢”的蚂蚁参与到活动中,进行完全自然的寻求最优解。但人类一旦达到了小规模的成功,就试图将其控制起来。我们还是需要足够“笨”的,不去试着自己寻找捷径的参与者来加入社交网络,老老实实的贡献自己的内容。

2 失控与控制,封闭与开放——兼谈3Q大战

《失控》的主要意思是互联网上参与者的活动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和控制,就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凡客体和李刚一下子火起来,几个月前风生水起的关键字现在却突然沉底。吴伯凡说了一句很给力的话:在一个被严格控制的社会里,失控某种意义上可以带来活力

但是现在又出现了在失控状态下重新的部分被控制的情况,典型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围墙花园”,苹果、谷歌(不太明显)、Facebook、腾讯。KK说:长期来看,是不是封闭就一定利于公司发展,这是大公司一定要考虑的问题。吴伯凡说: 大公司同时面对内部创新能力下降和外部限制开放的局面,由此成为开放的敌人。

李开复:金钱的诱惑或者其他原因会让原先比较有理想的大公司封闭起来。除非有竞争的压力,否则大公司开放并不乐观。我们确实可以选择未来的互联网是更封闭还是更开放,这个选择权在我们的用户。比如手机平台,如果用户选择了iPhone,就是追求便利;选择了Android,就是选择开放。

开复进一步评论道:只要我们花掉一点点成本,其实任何产品(再有依赖性)都是可以换掉的。

3 新技术对互联网现状的改变

KK也问起张向东关于他的3G门户的一些理念和发展方向。张向东:未来人们会将时间更多的分配给手机,但手机不会和电脑彼此取代。

开复: 已经用了pc的人不会轻易放弃pc,但对他们来说,手机是每天可以使用时几个小时的互联网的增强剂。另外一些认为pc门槛太高,或者环境不允许的用户,就主要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

KK提到一个很有趣的设想:假设莫扎特、马友友在提琴这种乐器诞生之前就出生了,他们会不会以自己的技术水平获得全球瞩目?他们只能因为当时条件所限,无法发挥自己的才能而被埋没。

远古时候需要的才能是猎杀猛兽,后来变成书香门第,光宗耀祖,现在变成要么忽悠上司,要么贿赂领导(当然可能概括不周)。

KK说:如果一个使用技术的天才在相关的技术发明出来之前就出生,那对于全人类而言将是很大的损失。也许我们身边就有小孩出生,这个小孩会熟练掌握未来的某样科技设备,但在现在却没有用武之地。可见,大家对baby的问题还是很重视的。

主持人在快结束时说: 我们谈的都是一些与未来有关的事情。有句话说未来是很重要的:我非常关注未来,因为我要在那里度过我的余生

查看比较完整的微博直播实录:网易微博专题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