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031

今天下午,今日头条的CEO张一鸣和联合创始人张利东炮轰艾瑞,并且表示断绝与艾瑞合作,不承认艾瑞今后的报告结果。

在艾瑞近期的几篇数据报告中,今日头条的DAU(日活跃用户)只有几百万,和其他第三方数据报告的3000万以上的数字大相径庭。所以,只存在两种可能:艾瑞数据造假或者其他数据报告共同造假。

如今大家看到的艾瑞官方回应已经是措辞极为美化的版本,此前双方高层的火药味非常浓厚。

今日头条合伙人张利东:

艾瑞是所有第三方数据公司里面最垃圾的,我为门户时代互联网行业能容忍这样一家低级公司的存在感到耻辱。

艾瑞总裁杨伟庆:

两年内,艾瑞一直致力于推动今日头条的真实数据体现,但今日头条对艾瑞的所有建议均不理睬,发生如此事件,非常遗憾的看到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的如此言行。

目前尚不知此事将如何收场。既然今日头条和腾讯新闻这样的大牌都排到了后面,那么艾瑞报告中靠前的公司——根据截图,也就是一点资讯和凤凰新闻——必然和艾瑞一样承受着重大的压力,他们同样需要艾瑞澄清数据的真实性,并撇清关系。

凤凰新媒体CEO刘爽的朋友圈回应因此显得耐人寻味:

一鸣兄,今天立春,据说立春决定一年的运势,别吵架,别生气,和和气气高高兴兴地度过这一天,非常重要。这就给一年开个好兆头。一点资讯在过去一年发展迅猛,尽管数据还未被很多调研公司充分呈现,但我相信时间也相信产品本身的先进。我真心希望,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经咱们大家伙的共同努力,有精彩的新闻头条,海量信息的发布和获取更有一点不同。开心些,祝福创业路上每个人在猴年好运气。

此时我不禁想起自己两年前的一次采访。当时同样做数据分析和报告的TalkingData获得动点颁发的ChinaBang奖项。CEO 崔晓波认为,“中立性”指的是不切入与数据相关的其他行业,成为广告公司,游戏发行公司等等角色。

崔晓波认为仅靠忠实地生成数据也会提供自身的商业价值,同时对于有一部分发布报告的机构,“我不觉得它们是数据公司,我会认为他们是‘数据包装公司’。”

这次,张一鸣带领公司声讨艾瑞时候也提到,更多的第三方数据机构报告显示今日头条的日活跃用户数都超过3000万,这其中就包括TalkingData,还有TrustData、QuestMobile等公司。

另一方面,崔晓波曾表示他们也作为数据提供方,将自己的数据作为一部分材料提供给艾瑞这类进行更大规模数据汇总的机构。

现在让我们重温那次访谈的一些精彩片段:

问:数据平台都会做数据报告,你们也不例外。但是有一些数据报告当中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定义一个以前从来没有人用的指标,只针对某一家公司出现的某一种产品,或者是他提出的某一种概念,然后就让这家公司的数据在这个报告当中显得有相对的优势。

答:有很多企业出于他自己的需求已经找到我们,希望我们给报告打一个包,变成付费的服务,希望我们针对某一个特定领域出报告,可以展开“多种形式的合作”。不过我们是一个有技术基因的团队,我们的成员以前都是做技术的。不是说这个东西不能做,但只能说基因不对。有运营商和设备商之前都来和我们谈广告,但是一一被我们拒绝,我们坚持更愿意去做一个数据源,我们和艾瑞这样的出报告的机构,跟国外的两家报告商也是有合作的,他们可以去发出声音,我们在底下作为数据提供方提供数据。我认为数据是不说谎的,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提供有偏差的数据。

我们拥有的数据量是超乎想象的,之前有同行找到我们希望对中国的二级市场做检测,最后他们发现,所有上市公司的数据我们全都有。他们就感到很惊讶。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不能在这种地方产生利益行为,包装自己的商业模式。我们也会发布一些定向的报告,但是不会就报告本身产生商业利益,不会对数据作修饰。

有一家旅游行业的公司(在这里我就不点名了),他们觉得他们很吃亏,不管是在设备覆盖率,还是活跃度这些指标上都比另一家要高得多,但是  市面上所有的报告 都说他们低,而在研究机构 E 的报告当中更低。他们就跑到我们这里来寻求帮助。我们在自己的平台去跑一圈数据验证一下,然后发现他们所说的数据是比对方要高三倍。所以结合当时的热点问题,我们在元旦时候就出了一个  旅游行业的定向报告 ,然后  反映出了他们所涉及的情况 。我们要讲究说真话,因为我们认为做数据是关乎道德的事情。

问:但是如果别家发布的数据——我不管数据到底怎么出来的,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大家都看到你们的同一时间段同一指标的结果跟其他几家的不一样,那大家会不会觉得你们是在作假的一方?

答:对于有一部分发布报告的机构,我不觉得它们是数据公司,我会认为他们是“数据包装公司”。

作为数据公司是要拥有检测能力的,我们在移动游戏,金融等产品当中采集到的数据能够挖掘的很深。我们能够探测用户的消费行为,针对特定产品判断。我们的数据维度是很丰富的,从数据的来源方面,一种是我们自己采集的,另外一种是跟其他公司交换而来的。

国内有很多公司其实是拥有数据的,但是都各自封闭,数据的流通性比较差。一家公司想在美国投放地域位置的广告,那他可以跟公开的企业去买到这个街道的数据,都是共享的,对每一家企业都可以使用。但是在中国,有人做基于 IP 地址库的地理位置数据,一旦到了二线城市准确率就低到 50%。所以说在中国的数据,都是封闭很强,而且不能流通的。

很多企业拥有数据,但更多出于品牌上的考虑,我们不会认为这家公司跟数据有很大的关联。比如我们可以说 TalkingData 是专门做数据的公司,也可以说尼尔森是一家跟数据有关的调研公司,但是如果你说某个安卓应用市场,你就不会认为它是一家有数据的公司,但它实际上是有数据的。

问:科技行业的统计是有门槛的,一般大众和新闻媒体,都只能被迫选用少数几个统计机构的报告。而我们难以排除将发布报告和统计机构利益挂钩的可能。如何能够防止统计机构丧失公信力,自说自话的情景发生?

答:拿钱就能颠倒黑白的事情,如果要扭转的话这个是需要靠时间的。TalkingData 刚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相信我们能够只做数据不切入其他领域。我们证明我们并不是靠这个来赚钱的。所以要说明这个问题,要从我们的商业模式开始说起。

(讲商业模式部分略)

我们最终还是回到如何不让数据作假这个问题上。坦率地说,移动互联网现在是没法做创新的商业模式的。电商和游戏的商业模式都是已经被固定下来了。游戏能赚钱,但是在 2-3 年之后,最多也就是一个千亿的市场,这个千亿的级别无法打过任何一个传统行业。广告也找不到任何形式,电商也不赚钱。但是移动互联网的数据价值是非常高的。传统判断用户行为都是基于 Cookies,那么移动互联网时代数据的价值就更高,可以看成是一个数据源,数据提供方。需求数据的主要是传统行业,这个需求放在那里。所以需求方不在这里,而是在其他行业,在金融,电商,汽车,保险,需要平台方面做对数据的清理,转换和交易工作。所以我们觉得我们的盈利模式是在这里的。

只要我们可以为数据本身找到很好的变现渠道,我们就不需要通过编制报告来赚钱,这样的话就从根本上杜绝了数据屈从于资本作假的可能性。

题图: TalkingData 宣布获得由麦顿资本领投,软银中国资本参与的 B 轮融资时,崔晓波(左一)和麦顿负责人回答媒体提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