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和乡村教师合影

9 月 16 日,马云在北京师范大学宣布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乡村教师计划”和“乡村教师奖”的启动。会上,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提出了 5 个问题,马云分别对这 5 个问题作了解答。当时的语音记录分 5 篇发布给大家(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每一篇对应一个提问以及马云的回答。这是最后一篇。

问题五

在这个主题是乡村教师的分享会上,一直有个讲台梦的马云这次可是过足了老师瘾。这次会后,他干脆把自己的微博名字都改成了“乡村教师代言人”。而本次活动的最后一个问题总算等到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在校学生来提问:

“你好,马云老师,我是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大三的同学。这个暑假我很荣幸代表北京师范大学去美国威廉-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交换。我很支持您的观点,因为根据我在美国的观察,我发现美国的学生有一个特点,他们的考分并不是很高。于是我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我们的中国基础教育如此完善,而美国的基础教育似乎不是很扎实;然而美国的科技——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遥遥领先于中国?我很奇怪。但是根据您的叙述,我想明白了一点东西,就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那么完备的学术教育,也就是说,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学很完善的数学或者物理。”

“而且,我刚才对于您关于乡村教育的想法还想提一点。因为我来自江西南昌,是一个省会城市,然后我的老家是江西宜春的一个农村,而农村里的教育我也是见识过的。我认为他们缺的不光是老师,而缺的是一种普遍的思想。因为在那里,很多的家长是有一种反智倾向的,就是反对智力教育。他们想的是学生将来可能读书以后不会有很大的出息,于是他们不同意孩子读书。所以我认为,您的乡村教师计划——恕我斗胆——应该改成‘乡村教育计划’,这不光光是教师可以解决的问题。我觉得您工作可能日后遇到最大的障碍是家长的观念,还有普遍的农村思想带来的困扰。很多家长是觉得学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用,而去转学一门技术或者说别的什么。所以我觉得您应该更加大力度投入到整个思想的转变上。”

马云一直在专注的听这个问题。显然,如果把“教师计划”扩展为“教育计划”,只是一字之差,其范围可是差了好远。等到听完,马云立即开始“辟谣”:

“问题不错——不是很好。帮你调一调啊:‘乡村教育计划’,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去做。如果你要真做教育,做观念、思想改变,我自己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各守其职,各尽所力,各机构把自己把未做的事情做好。整个教育计划这是挺复杂的,这事情不是我的能力,我有自知之明,我做不到。”

“但是不等于‘教师计划’不可以撬动教育改革。就像学内家拳的都知道,寻找破绽最薄弱之环节,都能牵动所有力量给予打击,这个事情就有可能变化过来。我认为教育以人为本,以教师为本,只有教师的变化,才有可能有学生的变化,只有学生的变化,才会影响孩子父母的变化。时代发生变化了,三五十年以前搞定父母搞定孩子,现在是孩子影响父母,所以这个社会在发生变化。”

“然后,‘我们中国的基础教育好,美国的基础教育差’:你这个观点我听出来了。但是‘美国的创新各方面比我们强’——第一,我认为首先中国不能觉得基础教育好是个坏事。中国基础教育还应该做得更好。但是,基础教育里面少了一个‘基础’,就是‘育’的基础,创新、玩的基础。创新和‘育’是玩出来的。我现在最怕的是,我们的孩子眼镜越来越厚,书包越来越重,脑子里面存的那些——不好说没用的知识,但有些东西对他们真没用。”

“有一个老师,教育部的官员跟我争论过:我说我学的什么东西都没用,我本来数学还是蛮好的,后来高中的时候sin,cos,tan,cot我彻底给背糊涂了。我说我这么多年没用过哇,我真没用过,我也不知道它在我生活中到底有什么用。但是我有用的东西,我父母帮我给拿掉了,老师从我课程设计里拿掉了。”

“这些问题,我觉得一点:小伙子要有一点乐观主义精神。中国教育现在所存在的问题,全国人都在关注,国家也在关注,我们也在关注,一定会越来越好。不管是承不承认,愿不愿意看到这个现实,今天的教育已经比十年之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今天的教育跟那个时候相比,已经发生变化。社会在进步,但进步不是一夜之间起来的,需要大家的参与。所以您刚才的观点,有人同意,有人未必同意,有人说要走传统教育国学教育,有人说西学教育,重要的是我们这个社会要包容各种教育的体制和机制,所以每个人发挥自己的作用。”

“所以,明白讲,首先我不会去做乡村‘教育’计划,但我会坚持做乡村‘教师’计划,因为教育是通过教师来影响孩子,通过孩子的成长去影响父母。我相信没有一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没出息的,只要孩子读好书,快乐健康的回家,父母是一定会感到高兴的。但是如果这个父母说,我就不希望我的孩子好——有没有这样的人?有,但是很少,我不能因为这一点而改变。所以呢,我觉得大家,你们,包括我都要有信心。”

“其实我不敢说的是,你刚去了美国一年,或者说是交换生。如果去了5年,你会发现很多问题。今天中国人对西方教育、西方文化、美国人的了解,远远超过美国对东方的了解。美国有些东西比我们强,比如你跑到那边很惊奇,第一次看到时吓一跳;我是三天两头在美国。有一点中国人要有自信,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要有自信。今天你到北京,到河南郑州,到你们的县里面的大街上,抓一个年轻人,20岁左右的,100个中至少有50个人可以说出50个英文单词。你到美国,即使你到哈佛大学,抓50个洋鬼子,让他说15个中国词,他都说不出来。(场内笑声)”

“我们不怕,但是我们没有给大家提供更多的其他‘育’方面的基础设施。所以乡村老师们,拜托大家,让你们的孩子会玩,能玩,爱玩。爱玩的孩子,加上会读书,这些孩子总体的能力就会强好多。因为你们教师的能力,师资力量,社会设施,也许很难和北京四中、二中等等去竞争,但是这些孩子的团队配合能力,这些孩子的情商都可以培养。人类的任何成功离不开三个商——智商,情商和财商,也就是责任之商、担当之商。这3个商合在一起才能成功,而这后面两个商跟师资没关系,跟经历有关系。所以我们农村教育是可以走出一套新的方法来。”

“今天城市教育未必都好,就刚才那个小伙子讲,我们这套体系在城市已经是这样,农村未必是这样。今天也许是我们中国教育的希望所在。所以我的观点是这样,拜托各位,也感谢这个会议对乡村教师计划的支持。这只是个开端,我们未来的挑战会更多,压力会更多。我同意会有家长,社会,原来传统教育体制的压力,各方的压力。不要怕压力。我实在是没有精力,有精力我一定会办小学和中学,我就告诉所有送孩子来读书的父母们:你们家孩子在这,我是不保证考进重点中学小学的,就按照我这个方法教育,我保证他们每天快快乐乐,健健康康,但是读书不一定比别人好,但决不比别人差,前3名搞不过别人,前8名以后都是他们的天下。这就是我们要走的独特的思路。”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