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首富”其实是“首负”

马云和乡村教师合影

本周四16日,马云在北京师范大学宣布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乡村教师计划”和“乡村教师奖”的启动仪式。马云将自己的积蓄建立了马云公益基金会,这是独立于阿里巴巴集团之外,可以以他个人名义进行的对一些社会活动的捐助,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公益事业,都适合以阿里巴巴集团的名义来进行。

在会上,马云说他做了6年英语老师之后,一直希望能够继续他未完成的教师梦想,他说之所以捐助乡村教师,是要感谢他们替他坚守在乡村,做他本来想做的事业。

跟记者们一起坐在前排区域的,是从全国各地请来的乡村教师代表,以及来自欠发达省份的地区媒体代表。马云希望以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教育技术研究所为理论支持,以不同边远省份的6家地方都市报作为媒体支持,进行宣传同时,向社会各界募集进一步的资金。

从今年开始,每年将有100名乡村教师受益于这一计划,马云公益基金会将向这100名乡村教师提供总金额为1000万元的奖金资助和持续三年的专业发展支持。

会上,教师代表和学生代表提出了5个问题,马云分别对这5个问题作了解答。听完全程,可以发现,这5个人并非事先安排,出现了戏剧性的意外画面,也被马云一一化解。这实际上是一场马云主讲的公开课。你可以把它和在网上有全程直播的罗永浩公开课作比较,我相信,这场演讲的精彩程度,要远远超过老罗的收费独角戏。正因如此,我决定把当时的语音记录经过整理之后,分5篇发布给大家,每一篇对应一个提问以及马云的回答。

问题一

“尊敬的马云先生,马云老师,您好!我叫孙丽娜,是北京市的一名普通的退休老师。”一名穿着蓝色衣服的中年妇女中气十足地说道。会场当中她声如洪钟,整个大厅安静的听着她讲述。“我的丈夫朱敏才是一名普通的外交官。2005年,我们夫妇到贵州大山深处去义务支教,长达9年。到2014年12月,我的丈夫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大山深处。我们不得不把他抬回北京,中断了我们所热爱的乡村教育。”

“当我听说您每年要拿出1000万来向那些长年累月的生活和工作在贫困山区,或者是大山深处的老师们的时候,我既为他们高兴,兴奋,感激,同时对于您这位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有一种崇敬之心油然而生。今天我就想提出一个问题,想问您一下,就是在您最初设立这个马云乡村教师奖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谢谢!“

现场响起了掌声,但是掌声当中多少夹着记者们的一丝遗憾,因为他们并没有遇到期待的比较尖锐或者犀利的问题。毕竟是老师,对于能够给自己回报的那个人,一定是充满着崇敬之心,不会带着对抗和挑战的情绪。

“您和您先生的故事我看过好几遍。感谢您!我认为您和您先生的付出是巨大的,我为您和您的先生感到骄傲。我自己这么觉得,”说着马云停顿了一小会儿。“我在离开学校的时候,我自己的校长,也就是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的校长,他说马云,你创业不一定会成功。如果你创业不成功,你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当时我当着校长和其他领导的面说,我10年以内不会回来。失败了我就会回来教书,但是我知道,如果成功了,我会补上我当初只教了6年的课。”

“所以今天我看到很多的同学——我的很多同学还在乡村教师的岗位上教书,因为我是毕业于杭州师范学院。我看到那些同学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内疚的,因为我当时有那个能力去支持他们。我需要感谢他们,他们替我做很多的工作。”

“每次我进入师范大学的时候——我今天早上跟董校长讲,北师大我是第一次来——但是我总有一种亲切感。我觉得这个奖一共有1000万,当时要决定给每一个人是7万还是10万块钱?我当时说,即使是给70万也不足以解决问题。我们的目的是唤起大家对乡村教师的尊重,理解和支持。没有这些都是假的我觉得单靠企业的这些捐助,是没有办法让老师真正的富起来。老师真正富起来,是内心的富。”

“我昨天讲,说我是首富,我认为这个富应该是负责任的‘负’而不是富有的‘富’。我们不要求每个人成为负责任的那个‘首负’。但我觉得——因为我基金会的第一个捐款是给我的母校,杭州师范大学。我认为一个人,如果不给自己的母校捐款,其他的捐款可能都不一定对——所以我的第二个基金就开始做乡村教师计划。我感谢那些替我坚守在乡村那么多年的老师。这只是刚刚开始,特别感谢你们。”

“我的想法蛮简单的,我就希望老师是受人尊重的,受到学生的热爱。因为你们可能只是一句话,一个行动,一个点滴,一个表扬,改变一个年轻人一辈子的生活。所以这个非常之重要。我刚才讲了,乡村教师是乡村当中最美丽,最温暖的阳光。那边的孩子们需要的,其实是更多阳光灿烂的心态,以及学习的能力。所以你们能留在那个地方,一定与众不同,把很好的学习能力传授给他们,把阳光传授给他们,把乐观的态度传授给他们,开启他们对未来世界的想象,让他们永远不要放弃。这些我认为是今天的乡村教师最了不起的品质。”

“这是我办这个基金的初衷。至于未来几年,在大家的支持下,我相信会做到更好。谢谢老师们!”

待续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