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8038_980x1200_0

央行《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有多项规定引发人们的关注。最开始,人们关注的重点主要集中于每天5000元和每年20万元的手机支付限额。不过后来,大家很快发现这不是重点,新注册用户和现有用户的身份验证才是最大的问题。

先不说采用5种或以上的方式,要交给第三方支付机构会造成多少信息流失的风险——毕竟要防止信息泄露的最好办法就是不提供这些信息;如果并没有5种或者以上方法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人,又该怎么办呢?留给他们的方法只有使用面对面的线下验证方式,但是这种方式需要等着看第三方支付机构是否有办法设立面对面的验证地点,还得看这种办事处能否得到相关部门的承认。如果不行的话,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去用银行的服务。

对证件的强调,实际上是一种资格准入制度。律师、金融、医疗等领域当然需要证件,这证件证明的是你的资格。而人们日常生活需要的证件,也具有判明你是否具有资格的作用,比如准生证顾名思义,就是证明你可以生孩子的资格。在金融方面,限制某类人群不得办理金融业务,只能是依据征信系统的结论才能进行合法有效的限制,比如针对欠债不还的“老赖”,或者已经事实处于破产状态的人(中国大陆目前尚无个人破产制度)。

除此之外,任何人“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哪怕是有犯罪记录的人——只要他已经服刑期满,并且改过自新重入社会——都不应该被算入遭受此种政策性歧视的范围当中。然而现实是,现在的政策要求5种互不联系的社会关系交叉证明,这就将主动或被动形成较少种类社会关系的人统统排除在外。

这个政策歧视未婚青年。如果没有结婚证,也就意味着没有后面的准生证等等各种证件;如果没有孩子,也就不可能提供另外一系列证件。而这两部分证件正好可以占到5种证明的很重要的部分。世界很多地方结婚的家庭都享有比单身人士更多的福利,而中国对单身人士的相对歧视尤其严重。就比如说最近才被人注意到的,国家禁止单身女性使用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她们可以随意冷冻自己的卵子,却必须在结婚,领到准生证之后,才能够使用自己被冷冻的卵子。这一政策背后,是国家希望能够从源头上禁止非婚生子女的出现,更根本的原因是计划生育政策不能取消。

这个政策歧视低学历人士。很多农村孩子并没有大学的毕业证书,这已经让他们在找工作的时候受到了各种隐性的歧视。而如果他们因为没有这个学历证书,无法凑齐5种或以上的身份证明,从而不能办理网络支付业务,那么隐性的歧视就变成显性了。

这个政策歧视没钱的人。银行的存款证明是其中一种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形式,出国也需要用到。不过我自己当年出国都要暂时朝家里借钱打入自己账户,把账单打出来再退回去,如果环顾四周都找不到可以借钱的人,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此外,这个政策还歧视不走寻常路的人。你不循规蹈矩,自由职业,没有固定工作,你就没办法让你的“单位”给你开证明,而单位能开的证明就多了去了,从你不抽烟不喝酒,到无犯罪记录,什么都管。而你说不清你的工作?那你算“无业”。

你总想着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啥都没有,然而正如我之前说过的,越是啥都没有的人,越是单身、低学历或者贫困人口,特别是地处偏远山区或少数民族聚居区人士,越是最需要互联网金融的一群人,越需要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来拯救自己,改变他们的命运。

越是手中资源少的人,越不敢在人生路上掉以轻心:如果他们一开始就踏错了一步,到后来可能步步都连着走错。一开始因为家里没钱,可能让孩子辍学,丧失拿到学历的机会。后来因为缺少本金,而无法高投入赌高产出,那么最后永远只会被困在当前的收入水平上。如果无法在大城市混下去,那么就必须面对老家人一些传统思想的限制,被传宗接代的观念禁锢,被限制在祖祖辈辈生活着的土地上。而继续撑着漂在外面,又找不到另一半筹组家庭,因此无法享受到只有合法夫妻才享有的政策优惠。

就算你有幸脱离了极端贫困和夹心层群体,在你想要说走就走,挑战自我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要面对的不仅是身边人的指指点点,更有政策方面看不见的紧箍咒。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僻邪侈,无不为已。”《孟子》说这段话的时候,地球还不是一个村,现在它已经严重脱离实际,但影响仍在。

和工作不同,互联网金融是一种服务。需要资格证书的是赚钱,或者花别人的钱——社会福利需要低保或老人证明,因为你要花纳税人的钱。而服务是你花你自己的钱,天经地义,它可能需要身份验证,但并不需要资格准入制度。集齐5种以上不同机构颁发的证件才能召唤支付账户的神龙,这实际上造成的后果,就是考察用户的种种社会关系,已经超出了验证其为本人的需求范围。

我可以将央行新规中要求身份证明的初衷解读为希望保证资金安全,避免更多人成为电信诈骗的受害者。但是,他们有更好的办法去实现身份验证——比如开放国有商业银行网点的柜台作为实名验证通道——却故意不去实行,逼迫支付平台搞出自己的征信系统。

即使是拥有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的阿里及腾讯,应该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银行需要背离纯互联网运作的初衷,而被迫去开设线下网点这回事。不管新规出发点如何,它目前已经蜕变为畸形维护传统银行利益的工具,和限制社会阶层流动,造成阶层歧视的因素。这样的规定,在出台前的确应该三思。

打赏
  • 霞光

    说的太好了,我也渐渐感觉到了社会阶层的固化,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弱者慢慢的被层层限制,强者却能利用手中的权利掠夺更多的资源,共同富裕,难道真的只是一个空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