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iBN7-fxfpcyp5496775

月初曝光了一件有关于机器人的趣闻——当然站在人类的角度你可以说这是趣闻,但是如果在机器人的立场上,这有可能就是一起惨案了。

加拿大的一个研究团队开发了一个机器人Hitchbot,他拥有一个虚拟的显示屏,能够举起手来做简单的动作,并且与人有简单的言语交流。他们把这个机器人带到了路边,当他招起手向路边的汽车伸出大拇指的时候,是希望搭个顺风车,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周游列国。他已经完成了横穿加拿大的壮举,也在几个欧洲国家穿行,在完成横穿美国的路途中,结果却在费城被“斩首”“身亡”。人们发现他的身体被遭到严重破坏,并丢弃在路旁。

Hitchbot拥有太阳能电池板,能够给自己充电,同时也拥有一个摄像头,能够记录下在前方发生的事情。粉丝们也纷纷地通过跟他的合影照片发送到社交网络的方式,来让人们知道他的行程。因此他理所当然地拥有自己的推特和facebook账号。经过这次“屠杀”之后,Hitchbot在自己的推特账号当中报道了自己的死讯,说:“我的身体被破坏了,但我会活着回家并与朋友们相聚的。我想有些时候确实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的旅途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我对人类的爱永远不会变淡。”网上自然也出现了一片对于他沉痛哀悼的纪念帖,当然也有人会黑,为什么到其他地方没问题,到了美国之后就被破坏。站在远方看这件事情的我们,也有人讽刺的说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会更加合情合理……

其实新闻引发我思考的地方在于,Hitchbot的身体坏了之后,并不会影响他的旅程,加拿大的研究团队说,他们还将会按照之前的指标,为其再制作一个躯体,把它投放到剩下的旅程当中。我们知道,如果按照现在的机器人制作标准,甚至都无法达到拥有记忆的程度。他现在的所谓“记忆”都是沿途拍摄的图片,视频等,以及其他人对他进行的拍摄,由科学家回头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旅程。他之前经历的事情,也是由科学家帮其推测出来的。所以再造一个机器人上路的话,可以完全的替代前一个,因为前一个也不算有自己的意识。

然而这会牵涉到我们之前所探讨的一个终极问题,就是当身体或者说是“容器”替换的时候,自称灵魂继续存在的人,到底是复制了前一个死去的躯体当中所拥有的记忆,还是说真的发生了“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这样的事情?

虽然说记忆延续之后,对谁来说都是比较好的结局,因为这样对于这个记忆本身来说,它实现了某种程度的长生不老;然而这也会让我们文化当中,一些与永恒和有限之间冲突有关的文化遗产变得失去其解读的背景。

我们文化当中很大一部分的思考结晶,都是建立在人生苦短的基础上。有些人认为,一定要在短暂的人生当中为世界创造价值,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应该及时行乐;还有一些不那么短暂的人会相信宿命论或者其他宗教,把人生当作是漫长过程当中的一种短暂修行。这两种不同的论点,会导致一代人的记忆延长之后,对于世界的认识和观点发生微妙的变化。

现在的无神论者的想法,大致就类似于2012流传的世界末日真的到来前,最后几天的人们的心态,再把这种心态拉长一下。因为到最后一天,人们便可以无所顾忌地破坏、崩溃和发泄,反正死亡能够抵消一切罪过。现世生活的人也不会为下辈子准备什么,因为下辈子这种东西并不存在。所以如果人的寿命能够延长到更长时间,比如说八九百岁的话,那么现在笃信无神论的人,可能需要一种全新的逻辑,来为自己的存在意义进行解释。

好在人类物理寿命的提升过程并不是一下子来临,而是处于一种线性的状态。现在能够活八九十岁的人,在重读当年古人所写的一些有关于人类寿命的讨论时,就已经可以稍微感觉出这种区别。因为古代人们的平均寿命只有30多岁,照古代的标准计算,我已经步入了所谓“烈士暮年”。所以不管是什么意识形态,我对于人类的记忆移植,或者灵魂不灭,或者像现在Hitchbot要换副躯体继续上路之后,世界所发生的变化还是抱有信心的。我相信人们一定能够进化到解决这一冲突产生的所有问题。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