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为无人机头疼

shutterstock_284621735

注:「我是书航」是动点科技推出的评论类栏目,工作日上午 11 点更新。

据说,最近中国正准备在钓鱼岛附近部署无人机,对该岛屿进行监控。日本防卫省6月份得知这个消息后,曾经研讨是否要将该无人机击落的问题。不过现在,他们恐怕需要先担心一下自家的后院。

昨天下午,日本防卫省为了测试监控摄像头的使用,将一架小型的无人机放上了防卫省大楼的屋顶,结果被风吹跑了,截至晚上7点新闻的时候仍然在寻找当中。日本时间的7点是中国的6点,昨天晚上6点在无聊的换着新闻的时候,发现不仅日本,台湾的电视台也报道了无人机闯祸的消息。

台湾那边的新闻就更搞笑了,是一位游客拿着自己拍摄用的无人机,在台北的101大楼附近取景,结果飞机失去了控制,一头撞向了101大楼,然后倒栽葱地跌落下来。整个过程被捆绑在无人机上的摄像机完整的记录。当然台湾媒体报道的时候,并没有忘记说明闯祸的无人机驾驶员是一位大陆籍自由行旅客。

在接受一堆记者长枪短炮围攻的时候,台北市市长柯文哲承认,目前台湾还没有针对无人机的相关法规。不过因为在安全控制区放飞,还是会受到军方和飞行安全部门的相关管制,所以这位大陆的游客已经接受了台湾相关部门的询问,有可能会面临处罚。

操作无人机看上去很简单,甚至有些只需要你的智能手机安装应用就可以,实际上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很多不受控的情况。像这一次就有人怀疑,是因为高楼的玻璃幕墙反射掉飞机操控所需的电信号,这种情况应该就属于意外。一般来说,对于无人机的操控范围可能都会限制在几百米以内,而根据那一段撞楼的视频来看,当时的无人机可能已经飞到了几十层的高度。

所以这么看来,无人机就不仅仅是中国大陆头疼的问题,而是全世界的管理者都觉得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前两天有消息出来,说中国的无人机要考证了。其实,考证制度的出台只是最近的事情,但是之前相关培训中心发放证件的尝试,早在今年二三月份就已经开始了。前往培训的第一批学员,主要是已经拥有无人机,并且已经有飞行经历的人,其中包括一些媒体记者。他们来进行培训,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有一个正规的证件。

那么,为什么无人机的驾驶是需要证件的?飞行增加了一个新的维度,如果说,汽车和自行车是跑在路上,是一个二维的空间,那么在三维空间,至少锻炼一下竖直飞行,或者斜坡爬升,控制角度和悬停等技能,都还是很有必要的,就像要练习科目二一样。而且对于无人机的规管肯定和速度有关。假如无人机的速度和自行车一样慢,也不会造成太大的损伤,但现在的无人机原理都决定了如果快速的飞动起来,桨翼就像绞肉机一样杀伤力巨大。

而且,安全文明驾驶考试也同样重要。台北101管理方面表示,在一个月之内发生了3起无人机坠落到101塔附近的事件。工作在高层的人士,都觉得自己的隐私和企业的机密可能有被侵犯的风险。

所以,考证是不可避免的。我只希望有关部门不要过于讳疾忌医,因为自己的管理能力不足,就让无人机停飞,在家里吃灰。哪怕暂时在飞行之前都需要去登记备案也没关系,只要备案足够简便,能够按照规定的时间和地点进行飞行,那么一切就仍然在大众可接受的范围之下。最重要的反而是“脱敏”,比如登记预约可以在网上完成,现场监督员可以由交警兼任,让它变得不是一个敏感话题。

在我刚刚听说国家要开展对于无人机的规管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制度。因为它有希望带动低空空域的放开。现在在国内飞行私人飞机,仍然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私人飞机的昂贵而不常见,低空空域被顺理成章的管制起来。像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那样,一个小飞机打出横幅,向地面的女友求婚,这种浪漫的事情在国内是不可能期待的。而赵本山拥有私人飞机,更一度成为批判他穷奢极欲的材料。

拥有财富,并且正当的使用财富,并不是罪过。能够在祖国的蓝天翱翔,也可以满足一些人小时候当飞行员的梦想。我因为近视和肥胖,自高考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一定要去报考飞行员这件事,但如果给我机会,我依然希望自己能够考取飞行驾照,并且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够开着飞机上下班。

所以我觉得,现在对于大家都能负担的起的低空飞行设备——无人机纳入监管,并使之脱敏,一定会迫使相关监管部门开始认真思考放开低空空域的问题,为今后实现个人的飞行梦做准备。今后,个人飞行设备比如小飞机和飞行背包一定会走向普及,立体交通将是未来缓解交通压力,拉近城市间距离的有效手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