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激进,还是运气?

429a43f94bde757

任天堂社长岩田聪昨天猝然离世,全世界爱好和平的玩家们统一陷入震惊之中。即使是之前的对手索尼,也在第一时间发布推文对这位伟大的对手表示感谢。

通过铺天盖地的介绍,人们可能都已经清楚岩田聪是一个非常不喜欢手游的人,但是在他临走前的工作当中,还是同意和DeNA签署合作协议。今年我们就会看到任天堂的第一款手游。这也许是迫于董事会压力,也许是他本人意识到这种潮流不可逆转;但是我更愿意采信的一种说法是,现在的任天堂仍然处于危急存亡之秋,有很多事情已经应接不暇。他们愿意采用任何可能的办法来挽救公司,而走向手游只是公司出的其中一招而已,并没有那么多我们看重的象征意义。

一个足以描述公司混乱的现象是,任天堂官网依旧歌舞升平,没有变黑,没有岩田的大幅照片。还有社长通常与人沟通的线上发布会频道Direct也是如此。新闻信页面上一次更新是在8日。投资者关系页面也是如此,讣告后的最新更新是应日本证监部门要求,通知了公司法人代表的变更。

岩田从任天堂HAL研究所起步,可以让山内溥放着自家女婿不用而选择他的那种品质,就是当时他的创新精神和勇气。Wii和NDS是岩田交出的两份闪光的答卷,当时要放弃Gamecube和GBA两大品牌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的,当时的激进也有了回报。可以说,如果现在任天堂推出新主机和新掌机品牌,放弃Wii和NDS的影响,就跟当初放弃NGC和GBA品牌的影响差不多。这反倒可以证明这两个新创立的品牌已经完全成功。

不过,在生命后期,岩田所推出的设备续作销量却十分不佳。因为之前的成功,他给3DS最初定价为250美元,却没想到之后遭腰斩式的降价。而Wii U同样被证明是一个很大的战略失误。随着这两款旗舰产品走下坡路,整个公司的命运也开始走下坡路。这可以被说成是激进不再,改走保守路线带来的失败吗?

到这个时候,我们似乎很容易想起诺基亚在iPhone刚发布的时候,抱着自己的塞班系统不放的情景。有一个传闻说,iPhone发布之后,公司内部将iPhone与旗舰机型n95相对比,列出了20多个不同的比较指标,包括屏幕分辨率,摄像机的像素等等,最终的结论是这二十几项的每一项都是n95遥遥领先,于是后面的故事我们也知道了。

然而此时如果要重走激进路线会怎样?废掉Wii和NDS品牌就一定会成功?诺基亚后来转进WP的变化一样激进,却没有给它带来任何好结果。所以现在,如果任天堂依然坚守主机道路的话,谁知道它最终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现在还真的有人会专门买一台仅以游戏为目的的机器吗?这才是最引起人们思考的问题。

如果今年开始任天堂就此转变为一家手游公司并以此再续辉煌,那当然是一项皆大欢喜的结局。到那时,我们这些后知后觉的史书撰写者回首往事,自然会认为这是一个英明决定,并且写出一些《任天堂成功法》这样的垃圾书籍,摆在机场的书店里。

但现在,我们并没有半点用处。企业到了今天的任天堂这样的节骨眼上,就算是最伟大的企业家,也很难笃定自己的招数就是非常明确的回天之术。而未来的一切进展,可能都要仰赖运气女神再次降临。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