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r

大家好,今天是6月23日星期二,端午节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来到了,欢迎来看今天的午报。

本周一,谷歌推出了一项新业务新闻实验室(News Lab),是整合自己之前的资源推出的,针对公民记者和新闻工作者的服务。稍早之前,在谷歌的视频网站YouTube上面,已经推出了供媒体取用新闻片段的服务Newsreel。在官方公告当中谷歌宣布,新闻实验室将整合谷歌旗下的所有与新闻有关的产品,包括搜索趋势,互动图表生成器,历史新闻检索,作者可以使用这些工具快速生成可视化的新闻产品,并且嵌入到自己的报道当中。

在新闻实验室当中,也嵌入了一些与谷歌有合作关系的第三方服务,包括来自旧金山的媒体加速器Matter,草根记者组织Hackers/Hackers等。此外他们还为一些新技术研究配套工具,比如使用无人机拍摄并直接上传到YouTube。

社交网络对于新闻的影响已经持续在发生了,然而对于不能参加这一改变世界的进程,谷歌感到了一丝忧虑。毕竟绝大多数的时间,新闻报道都是通过Twitter、Facebook等传播,甚至WhatsApp啥的也来插一脚,谷歌自己的社交网络Google+存在感始终稀薄。尽管他们依然拥有YouTube,但单纯的视频消息只能成为其他第三方服务的补充说明。这也许是促使谷歌研发自己新闻服务的最大动因。此外,谷歌笼络一部分本应导向社交网站的流量,也有助于持续改善搜索结果,并摆脱对Twitter、Facebook等信息的依赖。

早已有多种工具帮助人们把社交网络消息转换成可以通俗阅读的新闻报道,或称“懒人包”。其中一家最著名的公司就是Storify。在2010年9月的TC Disrupt大会上,他们的产品首次向世人亮相,并且获得了2010年西南偏南(SXSW)大会的创意加速器入选资格。他们在2011年4月上线公众测试版本,2013年9月被另一家社交新闻公司Livefyre收购。

得到大型新闻机构认可,是包括Storify和Livefyre在内的第三方新闻工具的关键转折点。这些直播工具已经被国外多家报社和电视台使用。在国内,一些社交评论工具(如多说、友言)的成长历程与之类似,但它们获得的支持仅限国内,相比国外的老师们而言力量实在孱弱。所以,跟随国外道路,最终发展起来的社交新闻工具,在国内可以说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微博。

除了利用第三方工具,新闻机构更多是自己雇人,开发自己的新闻工具。《纽约时报》的新媒体实验室一直是在媒体报道技术方面“炫技”的典范,正是他们提出了媒体不应该将新技术开发部门外包的观点。CNN开发公民新闻平台iReport以后,电视台纷纷跟风,现在电视台的爆料系统基本都是各自自行开发的。

而谷歌的新闻实验室更像是Storify这样,方便普通人在博客或个人网站快速整理新闻的工具。在台湾,网页模式的“懒人包”更加流行,因为比较适合Facebook页面的长文章模式,而且Twitter不支持长微博图片。相比之下,在国内,由于微博长图片的特殊限制,“懒人包”和Storify的功能是交给长微博来行使的。我之前写过,这样不利于检索和在不同设备上排版。微博的对策是将原先的新浪博客转为文字版长微博,仍可以在微博界面展开,并且加入打赏功能引导用户使用。

不管具体形式如何,现在社交媒体对新闻的重塑,逐渐分化出两条并行的路径:对传统新闻媒体而言,他们只需要把社交媒体消息拿来“为我所用”,因此更注重收集“元数据”,也就是未经整理的原始资料;对个人而言,他们更需要把“元数据”展示出来,以个人的力量行使媒体解释说明的功能。

而最终,来自社交媒体的信息的归宿依然是传统媒体。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媒体具备存档的功能,社交媒体并不具备。很多05-08年期间存在的博客挂件,嵌入式小工具已经失效,甚至一些网站都关闭了,网络信息除非下载下来本地保存,否则并不能存留很长时间。然而在那个时候由传统媒体剪辑保存的部分,将始终存留下来。

传统新闻学理论说“新闻是历史的底稿”,现在再加上一句“社交网络是新闻的底稿”,就能很好地概括现在的状况了。

【短新闻】

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起的“中国电视购物联盟”近日正式成立, 34家购物频道的运营机构向社会发表了“行业自律公约”。以往简单粗暴、夸大宣传的电视购物节目现象可能有机会转变了。

泰勒·斯威夫特没有将最新专辑《1989》加入到Apple Music服务中,是因为3个月的免费试用期苹果不会向艺人支付任何报酬。她称这是不公平的,苹果承担免费期成本并不是难事。苹果已经同意负担试用期内产生的版权费用。

从下个月开始,亚马逊将按照读者阅读的页数,而不是图书售出的本数,向他们支付报酬。

WiFi“孕妇模式”被《焦点访谈》辟谣。节目还说,所谓孕妇防辐射服没有用,网络盛传的WiFi杀精实验是因为精液距离电脑太近被散热给烤到了。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