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de 午报】中国需要一个像Google Play一样中立的应用商店

zhanglei

大家好,今天是6月19日星期五,欢迎来看今天的午报。找一圈都没有发现24小时之内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新闻,那就只好开一下自己的脑洞,说一下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在上周举行的TC上海大会上,其中最大的一个展区是谷歌。不仅如此,他们还承包了第二天下午的分论坛。谷歌这次来华主要是推销Google Play商店,现在它进入中国的信号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过去几年之间我们看清了很多事情的发展变化,也让大家的思想变得不再那么单纯。很显然,谷歌进入中国跟它几年前退出中国的情况是形成鲜明的反差。然而这主要是为了利益,无可厚非。中国的手机市场,跟几年前相比扩大了不是一点点。过去中国始终成为一些在国外混不下去的公司最后的避风港,它的商业价值由此可见一斑。

根据谷歌的宣传,中国的安卓应用在发送到Google Play之后,至少可以享受到与全球同步上市的好处,而且也会寻求一些比较正规的付款方式,来改变现在只有通过内购,从手机话费当中扣款才可以获得收益的局面。与此同时,谷歌也在对手机制造厂商游说预装Google Play。

也许有人会问,当年谷歌退出中国,导致搜索,广告还有手机市场这三方面都没有得到充分开发,现在回来是不是晚了一点?其实经过这几年充分的发展之后,在手机应用商店显示出来的一些乱象,正好证明谷歌在这个时候回归是必要的。跟当年相比,现在的手机应用商店至少经历了这些变化:

首先,多家第三方的商店现在的势头都不太好。其中领军的豌豆荚,现在已经开始寻求多元化的盈利方式,转为手机内容搜索,因为单纯的应用商店已经无法满足它的发展。其他类似安卓市场、安智、机锋、应用汇这样的,生存可能会更加艰难一点。

其次,原来手机厂商会选择与应用商店合作,现在纷纷开始开发专属的应用市场。原先只有像三星、小米这样的大厂才会坚持用自己的商店,现在其他手机也开始收回自己的市场运营资格。毕竟是可以拿着设备市场占有率说话的。小米应用商店的规模已经冲到了手机市场当中的前列。

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几大助手管家从电脑进军手机,也随之把软件商店搬了过去。不知道怎么清理自己手机的人,他的手机上会同时安装360、百度和腾讯的3家应用商店。每次出现什么提示,都是3种安全软件一起上,那画面简直太美。而且,不同软件在不同商店上架的进度是不一样的。在并存多个商店的情况下,每天都会收到好多个不同的更新,同一个软件会被更新好几次。

本周腾讯发布了tos手表操作系统,在这个系统当中大量的深度植入了各种腾讯服务,引发了它是否能够正常兼容支付宝等阿里系软件的担忧。早在腾讯推出tos+战略的时候,我就很明确地指出,因为手表系统不能兼容对方应用,每一个系统都得有针对性的开发和优化,所以未来的硬件有可能会同时推出腾讯版、阿里版等多个版本,并且彼此之间互不兼容。

如果厂商首先以市场占有率挤压相对中立的应用商店,然后又利用自己的护城河,推广专属应用,打压竞争对手,用户恐怕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一个相对中立的,让各方都能提供基础服务的市场,以及架构于其上的操作系统,可能正是现在的中国用户所需要的。

至少,如果能够解决Google Play的问题,那么Android Wear系统也可以顺利入华,采用这个系统的几款手表也很值得我们期待。到时候不管是BAT的任何一家,都将会给这款手表提供最基本的应用支持。我们不必担心同时带着两三只不同家的手表去逛街的问题。

【短新闻】

全国社保基金已经战略入股蚂蚁金服。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完成了一次私募配售,估值达到450亿美元。参与此次私募的包括国开行旗下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与云峰基金联合创始人虞锋关联的一家控股公司,以及全国社保基金,后者收购了蚂蚁金服约5%股份。

乐视网收盘跌停,股价下跌6.79元报61.16元。曾因粉碎“蓝田神话”出名的刘姝威称会认真分析研究乐视,发表分析报告,并表示“贾跃亭三天减持套现25亿元,钱来的太容易了!”

Fitbit(NYSE:FIT)开盘价每股30.4美元,较每股20美元的发行价上涨52%,共计发行3657.5万股A类普通股,公司估值达62亿美元。

珍爱网声明“卖孩子的判死刑,买孩子的判无期”营销行为是员工个人行为。

微软将投入4000万美元与华盛顿大学和清华大学合作开展名为“全球创新交易所”的研究生院项目,位于西雅图地区,这也是中国大学首次在美国开设学位项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