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de 早报】纪念戴夫·戈德伯格

dave-goldberg

大家早安,今天是5月4日星期一,欢迎来看今天的早报。

小长假之后我们进入了夏半年,很多场所开始调整营业时间,早上6点不到阳光也已经洒在你我身上。然而有一位硅谷人却无法继续见到冉冉初升的太阳。前天,戴夫·戈德伯格(Dave Goldberg)意外身故,他是SurveyMonkey的CEO,是硅谷资格最老的创业者之一,他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Facebook现任COO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urg)的丈夫。

诚如《财富》杂志刊文所言

“在接下来几天我们将听到有关周五以47岁年龄溘然长逝的戴夫·戈德伯格的如下描述:朋友、父亲、丈夫、兄弟、美国中西部生人、创业者、扑克玩家、真诚之人、投资人、创业导师。毫不夸张的说,戈德伯格是硅谷真正的成功人士之中最为人爱戴的之一。”

戴夫(Dave)是对大卫(David)的更亲昵的称呼,因此就像Re/Code编辑卡拉·斯伟莎(Kara Swisher)说的那样,“没有人管他叫‘大卫’”,他让我们联想到《植物大战僵尸》当中豪爽却总会帮到你的那个“疯狂戴夫”。他拥有一个典范式美国梦所应该具备的全部特征——伟大的人格,亲善的态度,以及精巧的专业知识,也就是在创业领域拥有的长期经验和洞察力。也许还应该加上一点小小的个人爱好——他是一个有激情的扑克玩家。

戈德伯格曾创办了Launch Media,该公司2001年被雅虎收购,成为Yahoo! Music的前身,他本人也做到雅虎的副总裁。2009年他加入SurveyMonkey——这是成立于1999年的老牌在线调查网站,其同类产品包括出品WordPress的Automattic公司制造的PollDaddy等,并出任CEO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在这一切之前,戈德伯格的经历和互联网几乎不沾边儿:他是哈佛的毕业生,但不要往创业温床的哈佛那个角度去想,因为他读的是历史和政治学,而非商学。然后他去了贝恩咨询公司,先后在美国的东西海岸和悉尼工作过。这为他打开了国际化的视野,也开始思考各种各样的跨界玩法。

从贝恩出来,他去了Capital Records,开始了在音乐工业的打拼——即使他本人完全没有音乐天分,他拥有对音乐的热爱,以及自家的海量CD收藏。他不受束缚的思维方式让他人尽其才:Capital Records希望他动用咨询技能想一些销售音乐的创新手段,而他不负众望,把音乐卖到了视频游戏(那可是1990年代初期!)和星巴克店铺里面。

1994年,戈德伯格自己的音乐公司Launch Media成立,脱胎于老东家的经验,这是一个出品电子音乐杂志,附赠CD-ROM光盘(在当时最时髦的技术手段),并以刊登广告盈利的公司。他从不抗拒新技术,并努力拥抱它们。他也坚信新的商业精英会出自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此后他变成空中飞人,跟世界不同地区的创业者分享自己的知识。

戈德伯格的难得一遇在于,他兼具专业能力和毫不畏惧的精神,而普通人往往两者仅得其一——或者两者皆无。2001年他接手雅虎音乐的工作后,将其变成全球最大的音乐分发平台之一;在他的管理下,SurveyMonkey从一个寥寥几人的小公司,壮大到员工数超过450人,用户超过2500万的企业。

然而,他丰富的经验并未让他对互联网创业心生厌倦,或者畏首畏尾;他目睹了新模式突然产生,把老牌巨人打得措手不及,却敢于挑战自己,进入可以称为互联网活化石的公司。这是他说过的一句话:

“首先为失败做好准备,然后等着失败从不发生,并为此感到惊喜吧。”

现在,无数青年在大众创业的号角下投入竞技场,不禁让人担心他们空有一腔热血,却只好涂在地上;然而见惯了失败的“老油条”又纷纷龟缩进安全的壳里,就算是硅谷自己,投资方向也是日渐保守。戈德伯格这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状态,无形中让人产生一种憧憬。

也许这也可以说成“向前一步(Lean In)”——这正是戈德伯格那位著名的妻子的书名。如果让他来回答“老婆比老公出名/赚钱多是怎样一种体验?”这样的问题,他也许会说,既然两人的价值观高度一致,别的又算的了什么?

戈德伯格和桑德伯格在2004年结婚,育有两个小孩。当时,戈德伯格仍在雅虎,桑德伯格则是谷歌的副总裁(她于2008年离开谷歌)。两人初次见面是在1996年,但直到2002年才开始约会。

桑德伯格是男女平权的倡导者,不仅专门出书,还建立了自己的公益组织,并在报章刊文倡导自己的观点。在公开场合和家庭领域,桑德伯格言行如一。不过,她并非我们见到的某些“女权主义者”般,否定男性在社会和家庭中的重要作用。在《向前一步》书中,桑德伯格写到“缺少配偶支持”可以对女性的事业产生伤害。“我的事业和婚姻联系如此紧密,仿佛双生花一般”,她把戈德伯格说成是“一个真正的伴侣”。

两个上亿美元估值公司的高管组成的家庭,并没有因此而冷落他们的孩子,这也是令人称奇的事。可能真正成功的成大事者,都有一套时间管理的高招——戈德伯格从不在夜色刚降临时处理邮件和公司事务,他和孩子共享高质量的家庭时光,直到把他们哄上床睡觉。在那之后,他才起来继续工作。

在他去世时,媒体并非都在用“Facebook COO之夫”来称呼他,而是用他自己的头衔和昵称,这也许是对他们夫妻长期工作的一种认同。

戈德伯格在江湖呆了很久,但思维从不僵化。他熟悉行业的最新趋势,并且真诚的对创业新秀给予帮助。之前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他就对Pandora等音乐初创公司可能对传统唱片工业的影响侃侃而谈。而后他又进入Startup Grind当导师。Startup Grind的马里安·加兹迪克(Marian Gazdik)说道

在Startup Grind我们遇到很多极度成功和有趣的创业者,但戴夫仍可脱颖而出。他有一颗最宽广的心!他喜欢帮助创业者,努力回报,以及无私分享经验,只有很少的人才做的到。创业领域都对他的洞见喜爱不已,对他善良的心灵深怀感激。

戈德伯格的死引起行业中一致的哀悼,Twitter的迪克·科斯特洛、MySpace前联合总裁Jason Hirschhorn、Salesforce的贝尼奥夫、PayPal联合创始人Max Levchin都参与到悼念行业中来。这不禁让我想到,俗话说盖棺论定,在一个同业对手可以隔三差五对簿公堂,微博和公关稿都明枪暗箭放个不停的创业圈子,我们自己会出来一个戈德伯格这样,在死后都普遍受人尊敬的人吗?

可能正因如此,我自己始终没有用“戴夫”称呼他——因为我其实并不熟悉他的故事。我期待有朝一日,我自己可以讲一个我熟悉的,同时也是我尊敬的前辈的故事,给大家听。

【短新闻】

三天小长假期间有以下消息值得大家关注:

距离Uber(优步)广州办公室被查(4月30日)已经有4天,多名司机反映昨日收到Uber的短信通知,Uber广州车主官网“司机之家”本周将暂停对外开放,并通过邮件或电话回复司机与合作伙伴的提问。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4月起,北京、广西、江苏、上海、山东、深圳等全国主要沿海省市税务部门,相继约谈辖区内的电商企业。并没有仅仅针对天猫、淘宝,而是辖区内所有注册的电商企业。2015年国家税务总局已将电子商务税收研究列入绩效考核。

针对国外杀毒评测机构取消360在2015年评测奖项一事。360回应称,AV-C的传统杀毒测试方法已远远落后于云安全时代,双方无法就评测标准达成一致,360决定退出AV-C评测。

河南推出创业挣学分、休学创业保留学籍等措施来鼓励、支持大学生创业。各高校“创业基础”教育课程不得少于32学时、不低于2学分。

从最新数据来看,Windows XP的份额仍在萎缩。Netmarketshare的数据显示,该系统的份额从16.94%下滑到15.93%,StatCounter的数据也从11.21%下滑到10.91%。与此同时,Windows 7的用户却小幅增长。StatCounter的数据表明,该系统的份额从53.66%增长到53.81%。Netmarketshare的数据显示,该系统份额从58.04%增长到58.39%。

Facebook布局新闻门户,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Facebook的新闻门户计划,内部名为“新闻快读”(Instant Articles)。消息人士爆料称,为了获取新闻媒体优质内容,Facebook开出了极富诱惑力的政策:媒体可拿走全部广告收入,Facebook不分一文钱。Facebook与纽约时报等在Facebook本地发布新闻的合作计划接近于达成,最快将在5月开始实施。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