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ode 早报】化干戈为玉帛

Snip20150420_1

大家好,今天是4月20日,星期一。新的一周又来了,欢迎大家来看早报。

过去的周末发生了一些比较重大的事情,大家应该都有印象。首先,如果有炒股的同学一定会知道这几天A股走势的争论,有人评论说:

最近,A股出现大幅波动,大幅低开后,迅速拉至平盘,振幅高达200点,然后继续上攻了300点。——这一切,发生在周末股民们深深的脑海里。

以前我对股市完全不了解,所以当时还在想,如果对于A股的行情和房价都有期货交易的话,那一定很好玩。没想到A股期货还真的有,而且就在新加坡交易。星期五晚上看到微博里刷了半天,一个想法就是因为中国自己没有做股票期货,所以让弹丸之地有机会牵动13亿人的大国股市,其实很是有人对此忿忿不平。

一波科技股的股价此前随着大盘水涨船高。赶在波动行情之前,马化腾减持2000万股腾讯股票套现。当然他自己可难以有时间看盘,这让人联想到富豪背后为他们看管财富的人。关于这种职业,有一段“多智而近妖”的描述

我在波士顿黑石工作过,黑石管理的资产达到4万亿,虽然我肯定比你穷,我的年收入最好的时候也没有超过20万,但是从我们这些人通过资金对社会的影响来看,你或许比不上我。经我运作的资金这些年累积下来有16亿4562万,每一笔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如果你有上面的卡的话,说不定我们还直接间接的接触过。无论你多有钱,超过一定数额就没有差别了。特别身价上亿的富人,用在私人上得花费可能还没有百万富翁多。如果有东西价值你一次过消费上亿,那这个东西的所有权转变会影响非常多的人,这其中会牵涉到非常多的问题,这些你是无法掌控的,一个不小心你的消费反而会给你带来噩运,所以你要得到顾问的同意,需要专业人士的运作,消费权不属于你,而属于我们。100亿的人,那只是一个交易,他得到了终生的链条以及保值的100亿,我们得到了运作财富的权力。

关于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我想大家经历了滴滴和快的,以及优酷和土豆之后,正在逐渐的适应这种“新常态”。不管市面上最大的对手打得如何火热,在最后左右他们的总是资本。那我们就来试着做一个小小的总结吧:

让市场上最强力的两家并购这种现象,一定是发生在某一个细分行业从巅峰正向下回落,而且正处在一个下降通道的情况下。但是与几年前不同的是,当初如果一个行业从爆发状态收缩的话,那么不会有这种合并发生,最终只会是你死我活,打的两败俱伤。

团购是最明显的例子,当初的千团大战到最后只剩下寥寥几家,这些仅存的胜利果实,也是在经历了一番苦战之后才生存下来的,应该说各方都遭受很大损失。所以资本也慢慢地考虑到,如果一个行业的发展前景正在逐渐的消退,那么,让市场上最大的几家相互联合,对各方都有好处,这才促成了最近的几场交易。

在线视频,打车软件以及分类信息领域都符合上述归纳;即使是如分类信息这样很稳健的行业,也是在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找不到新的增长点,未来的预期比较模糊,但广告投入却不得不越来越多。

如果国内适应了这种合并,它迟早有一天会“走出国门”。可以作为参照的是上周Ninebot在小米撑腰下收购赛格威的案例。这一切发生的前提当然是大量的资本保证,但是还得注意为什么是在近期才开始涌现。

我的看法是,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的发展给身处其中的企业和投资者都带来了总体上的自信心增强,所以最近它们才有足够信心开始收购。当然从另一方面来看,也有把资本从原本的“保险柜”房地产当中撤出来,实现多样化经营的意思。

今天的中国跟泡沫经济年代的日本相似度越来越高了,引发泡沫破灭的因素当中,房地产都要占一大部分。过去拥有丰厚资本的企业,条件反射一般将这些钱投入到盖楼上面。老派的IT企业都坐拥不少房产,比如联想、方正和BAT;我从网易刚出来的2011年,公司也正考虑在北京拥有一栋自己的办公大楼的问题(后来好像就搁置了)。

相比之下,新成长起来的企业受硅谷投资传统浸淫多年,本身也是多轮融资造就,它们就更愿意把钱用在收购而不是盖楼上面。

最后,51信用卡管家喜马拉雅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其中后者引发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电台软件撕逼大战。我还没完全看明白其中门道,为了能及时出早报,今天就不评论这两件事啦。

【短新闻】

电商业务代运营服务公司宝尊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计划融资约2亿美元。宝尊成立于2007年,为品牌零售商提供包括营销、物流、客户服务、线上店铺管理、后台IT等电商服务,其服务的客户包括飞利浦、联合利华、耐克、微软等。阿里巴巴是其第一大股东。

一周来微商被媒体讨伐无数,一个最新的负面典型浮出水面。22岁的周梦晗是河南商丘人,曾赴奥地利留学,回国后通过社交网络售卖面膜。今年2月,众多买家投诉其卖劣质面膜致容颜被毁,周销声匿迹。如果不是被众多粉丝客户声讨,这个“90后”女孩恐怕仍在“网红转战微商”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积累财富。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益派咨询对2246名受访者的最新调查显示,52.2%的受访者现在购物更多是在网上,25.1%的受访者更多在商场,13.4%的受访者表示线上线下一样多。商场成为网购“体验店”的趋势越发明显。

从本周二开始,谷歌将对移动端的搜索结果排序算法进行更新,从而进一步支持“对移动端友好”的网站,而不符合标准的网站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序将会下降

截至2014年12月,国内跑路的P2P网贷平台达338家。而跑路最快的前十大P2P平台,主要分布在经济发达的南部沿海地区,其中最“短命”平台寿命为半天,最长的寿命也不过2个多月。

在消费型3D打印机领域堪称巨头级玩家的MakerBot公司日前宣布裁员两成,关闭多家零售店,另外将对业务进行重组。

今年3月,富士康宣布和腾讯及和谐汽车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将在郑州开展“互联网+智能电动车”的合作。其中,富士康将负责智能电动车的整合设计与生产制造技术。有分析认为,富士康的零部件模块化出货模式或许将带动电动车制造工艺和生产流程的变革,从而降低电动车的造车成本。在3C领域凭借其强大的成本控制能力与对手竞争的富士康,能否将其制造经验复制到汽车行业?

【今日阅读】

揭秘水货翻新机流通 华强北手机批发市场见闻

在这里,朝九晚五的作息并不适用于水货手机的卖家,这里的水货指的是非大陆地区发售的机型,如iPhone6日版、美版、欧版等,均无法享受国内质保。据介绍,每天这里中午12点前还没有开始上班,到下午2点左右,各大柜台开始忙碌起来。下午3点,集中在卖场的几大批发商,开始用黑色和红色大头笔手写公布当日行情,其中黑色用来书写机型,红色用来标注价格。这个手写报价单我们经常有在各大手机论坛见过,都是从这里拍照采集公布出去的。由于手机单价金额较高,为了提升结算效率,很多家都备有多台点钞机。

我就去过两次华强北,都是走马观花,通过这篇见闻可以更进一步的了解这个神秘的地方。当初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白菜价的贴膜和手机壳,这些东西只要出了华强北区域立马涨价,等到辗转到北京以及到我的家乡,更是被加了难以想象的高价。正是这种最原始最简单的价差,让商人们从倒腾电子表开始走向全国各地,成就80年代第一批富豪。这景象现在仍在上演。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