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vtNANUMAAp9qh

大家早上好,今天是4月7日星期二,清明节三天假期当中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太引人注意的新闻。如果你把前几天就已经曝光的莆田系跟百度的冲突算上的话那倒确实是一条。另外一个让人意外的新闻应该是500彩票网的业务在看上去即将露出曙光的时刻再被腰斩。

在百度证实与莆田系决裂并放出回应之后,新华社的报道人民日报的微博消息都选择站在百度一边:“2014年,百度累计拒绝违规医疗机构13000多家,60%以上是“莆田系”医院。由于百度加大整治力度并下线违规医院,引发民营医院群体“莆田系”强烈反弹和联合抵制。”最新消息是双方的下一轮谈判可能将在今天起三天后举行。

再来看500彩票的消息。3日,一份针对互联网彩票联合发布的最新公告明确指出,未经批准,任何单位不得开展互联网销售彩票业务。对此,500彩票3日晚间发公告回应称暂停所有彩票销售。他们在美国上市的股票现在也已经停牌。

人们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来享受三天短假,其中一种就是出来观赏一下红月亮。这其实是一次月全食,这是传说当中的月全食四联发当中的第三场,第四场因为时间在白天,中国可能会与其擦肩而过,再次观赏月全食的时间要等到2018年。

全球各地都有人晒出月食和红月亮的照片。上面这张拍摄于澳洲布里斯班。为何变成了“红月亮”?太阳光是由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光线混合而成,而黄、绿、蓝等色的波长比较短,在大气中受到的散射影响 比较大;红色的光线波长比较长,受到散射的影响较小,可以通过大气层穿透出去,折射到躲在地球影子后面的月亮上。所以,在月全食时,大家看到的月亮是古铜色的,即所谓的“红月亮”。

这照片让我想起了一个在哪里曾经看过的画面。仔细搜索一下大脑,我才发现是动画片《新世纪福音战士》当中,渚薰站在地球之下的身影。只不过我把地球记成了月球。

EVA是一个关于人类的灵魂,个性冲突,以及族群命运的故事。因为其语焉不详的描述,以及对于《圣经》典故的活用,使得人们对它的解读也是千奇百怪。故事的一个结局呈现出了全体人类都能够完全融合为一体之后的情景,那就是人类的自由意志将不复存在。那个时候并不会有一个正在写稿子的我,也不会有一个正在看文章的你。

阿西莫夫的《最后一个问题》描绘了同样经典的情景——在一篇短篇小说的长度中,直观形象地描绘了所有可能的历史阶段,使这个故事成为不朽佳作。

人一个接一个地与埃克(电脑)溶合,每一物质个体以这种在某种程度上不是失去而是获得的方式放弃了它的精神个性。

人的最后精神在溶进前停顿了一下,巡视这个太空。太空中空空如也,仅剩下最末一个黑暗恒星的残渣,其中也只剩下难以想象得稀薄的物质被行将燃尽的余热胡乱搅动着,逐渐趋向绝对零度。

在最后时刻,“人”提出了能否将熵(混乱状态)倒转的终极问题,“电脑”在回答了这个终极问题以后,就成为了新世界的上帝。

对于还没有进化到如此之高境界的我们来说,丧失自我意识,或者说“放弃精神个性”还是最可怕的事情。然而目前我们显然没有把机器人当人。我们把掌握机器人的“精神个性”,当做它们的一种必要的功能。3日的一则消息称,谷歌已在美国国内取得“给机器人植入特定性格的系统”的专利权

据悉,机器人的说话方式及表情可以模仿特定的某个人。谷歌或许在考虑把与已故亲属相似的机器人放在身边来缓和内心伤痛的可能性。利用通过网络进行信息处理的云技术,可以将性格数据下载到机器人上,某一特定的性格也能够在多个机器人之间共享。

专利文件指出,有了这一技术,用户在旅行的时候不必带上自家的机器人,而可在目的地通过别的机器人下载相同性格。可见谷歌公司志在实现机器人的“便携化”。

性格的制作方法并未公布,推测是使用对视频及语音等数据进行分析后提取特征的方法。此外,该技术还可运用于宾馆及餐饮店的接客机器人,使其符合顾客的喜好。

看来我们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漫画《人型电脑天使心》里面的电脑们都得给谷歌交授权费,正如现在的手机都得给高通交钱一样。在那部漫画里有这样的一句话:

我们只要借助一点点时间的力量,就能超越往日的伤痛,但电脑除非有主人替它消除,否则再悲伤的记忆,它也会始终记得。相反地,就算再重要的记忆,也会因他人之手而消失。对任何人来说,记忆应该都非常重要,但电脑却无法在这上面自主。

实话说,我自己现在也有一部分“记忆”是托管在云端的。不信?如果我忘记了某一天的事情,只要回去看看我拍的照片就会想起来。过去的10年,我一直坚持着每天都用照片记录重要事件的习惯。在我对往事失去自己记忆的时候,当我需要再度回想起来,我的记忆就需要通过那天的照片来生成。

我觉得谷歌这项专利推广以后会发生下面这些现在看来还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我们可以把某一个人的意识和另外一个人的剪切一部分混合起来,调制鸡尾酒一般进行性格筛选。我们已经知道未来通过基因筛选可以给一个人完美的肉体,然后再加上性格筛选获得的完美的灵魂,就“齐活”了——由此生长出来的一个人,不知道是可爱还是可怕的形象。而人造人发展的终点肯定是跟我们普通生下来的人类没有任何机能上的区别——除了比普通人要完美之外。

那么,如果所有的人类都拥有完美的形态,那么基于物以稀为贵的原则,不完美的状态反而有可能会成为众人争相追逐的对象,所谓原生态的,自然的人类性格,就可能会成为更加吸引人的因素;当然,就像今天的原生态食品可以工业化培养一样,未来人们的坏脾气也可以通过定制实现吧。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