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阶级斗争

旧金山湾区最近经常发生底层劳动人民的罢工抗议。十月中旬,旧金山交通系统发起罢工。紧接着就在几天前,湾区抗议人群试图阻止一辆谷歌的员工大巴,他们抗议的诉求是希望获得公司提供的十亿美元给他们资助经济适用房

TechCrunch编辑Alexia Tsotsis坐出租车去Twitter总部的时候,用Square方式付了700元的车费——迪克·科斯特罗是这两家公司的老板。司机问她是不是在Twitter工作,她说不是。司机回答,那就好,我经常会多收这些人的钱。

旧金山湾区员工的工资中值高达12万美元。这不仅是全美最高,而且在全球也数一数二。巨大的贫富差距往往就让两个天差地别的人可以擦肩而过。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对贫富差距最大的不满和抱怨也会在其中萌发。

而恰好湾区富豪们,又看不惯那些没有办法出卖自己有限的智商,只能靠体力来赚钱的可怜虫们,恨不得他们全都被替换成自动驾驶汽车和自动洗衣机什么的。其中有一位Twitter的高管曾经在湾区捷运罢工的时候这样写到:

@grossman:发起这次交通系统大罢工的棕色人种和黑色人种觉得很有趣吗?简直是胡闹。(也许是我太生气了,在自己的车里度过了漫长的一天。)

居然敢在不政治正确会死的美国这么写,可见这些智商超高聪明绝顶的人,已经把那些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忠告通通抛到脑后。他们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智商去碾压别人,看到别人痛苦挣扎却无力反抗,再恶狠狠的补上一句:你过来咬我啊?

在湾区,政治不正确的情况比任何其他美国地区发生的都更加充分。这里歧视女性,女性被认为工作能力和智商比不上精英男性。Twitter以其清一色的男性董事会,基本上全是男性的管理团队,以及全部为男性的投资者方阵而饱受攻击。在其他企业当中常见的,在董事会中达到性别和人种按比例分配的方法——甚至我们的人大政协都特讲究这个比例——却被科斯特罗毫不留情的拒绝。他直接回应说,“我想你小题大做,伤及无辜了。你这样做确实能轻松地获得掌声,但只是满足大家的道德制高点罢了。”

在平权最初实施的时候,总要来一点“逆向歧视”来保证未来被歧视者和弱势群体有上升空间。这种事情在别处是不可能因为公众反对而逆转的。而硅谷却有自己的“现实扭曲力场”,在信奉自由竞争和适者生存的口号之下,鄙视地将政府治下的其他地区视作对没有能力的弱者和失败者的庇护所。

好吧,现在他们居然开始公开承认自己就是要明目张胆的歧视,要把自己高贵的身躯和其他低贱的人种隔离开来了。就像内华达沙漠的火人节区域,可以有那么一两天暂时脱离联邦法律的沉重约束一样,TechCrunch编辑Jon Evans公开建议应该为科技企业创立特区

亚马逊出无人机政府要管;创新的医疗硬件政府要管;无人驾驶汽车政府政府要管;比特币出来,全球各地的政府都要管。怎么说呢,我理解这些人的苦恼和不满。恰似你面对一个神经病,围着你团团转,指着你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天为什么蓝水为什么绿。就连修女都来凑热闹(为什么要探索宇宙):世界上那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你们还搞科学,研究卫星上天,真是不人道啊!

卧槽他们简直要这么想了——这帮低智商的家伙,简直和我们不是一个种族。弱智的劣等人种们。因为你们生存能力孱弱,你们会觉得总有一天自己能混到那么惨,你们会有同理心。可是我们不会。我们是自立自强的,有着丰富知识和高尚品德的社会精英。不是我们依赖社会,而是社会依赖我们。我们死一万次都不会堕落到你们那种生存状态,所以为什么要担心不拯救你们要遭报应?

这些人就像电影里的超级英雄那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玩弄地球,所谓正义和非正义之争,只在这帮家伙一念之间,基本上就是玩个游戏那么简单。电影的英雄只是满足了大众喜欢的政治正确才娱乐大众用的,谁都知道,在另外的世界线里,钢铁侠们正像捏死小虫子一样体会着蹂躏无反抗能力百姓的快感。

因为政府不能了解,社会不能了解,所以干脆给他们一块飞地。若真的科技不受世俗法律约束而自我进化,那该是多么危险的信号?它将把人们区隔开来,创造一种既想要蹂躏生灵,又有实力去蹂躏的人群。即使地球炸成灰他们也能逃离,就像做了一次失败的实验;即使穷人都死光了他们也能创造机器人自娱自乐,懂得情趣,也能进行超级快速的心灵对话。

这些高科技怪物,他们真的不需要穷人。都能用机器人了,的确找不出穷人存在的意义。因为穷人没有意义,只是增加社会多样性这点微不足道的贡献,的确可以把他们驱逐出科技特区呢——实在是太危险了。

“完成超等教育的人的智力比普通人高出一个层次,他们与未接受超等教育的人之间的智力差异,就像后者与狗之间的差异一样大。同样的差异还表现在许多其他方面,比如艺术感受能力等。于是,这些超级知识阶层就形成了自己的文化,而其余的人对这种文化完全不可理解,就像狗不理解交响乐一样。超级知识分子可能都精通上百种语言,在某种场合,对某个人,都要按礼节使用相应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在超级知识阶层看来,他们与普通民众的交流,就像我们与狗的交流一样简陋了……于是,一件事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就像穷人和狗不是同一个物种一样,穷人不再是人了。”(赡养人类——刘慈欣

所以,作为一个穷人,作为一个不聪明的人,一个没有智商去硅谷自我进化的傻瓜,一个反智主义者,我举双手双脚赞成用现在还能用的一切手段把这些科学怪人拴在地面上。如果他们是风筝,普通法律监管和对新科技的谨慎态度就是地上的线。如果没有了线,就意味着我们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谁让我是自私的呢。我一万个支持不能加剧硅谷已经在上演的阶级斗争。从这个角度看,所有对新科技手段在目前伦理条件下的监管限制都是有必要的。当然这是阻碍社会进步的,可是如果社会进步的结果是极少数人收益,而我——和大多数不聪明的人——并不是社会进步的受益人,那我们阻碍社会进步又有什么错呢?

财经网

打赏
  • kaka

    我看了好几遍才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