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1

我特意观察了一两天,仔细看了紧随着苹果CEO蒂姆·库克的出柜宣言而来的,那些在中文互联网圈发生的故事。

首先,也许是因为太心急,有数家媒体在报道中打错字,将“出柜”打成了“出轨”。然后,平时没什么幽默感的人开始集体爆发,根据这一事件开始编段子。第三,也是喧哗音量最大的,是周鸿祎和魅族试图借机开玩笑,但弄巧成拙的一场失败的营销。

在报道出柜一事的新闻下,@周鸿祎 评论说:

唉,看起来要把手机做成功,光是学乔布斯着装演示ppt还不够,还得学习独特的性取向。大家说说,中国互联网做手机这几位大哥,谁会第一个站出来宣布自己出柜呢?@黄章 @刘江峰-荣耀 @刘作虎 @雷军 @罗永浩

第一个响应的是 @黄章:

1104,约?

紧接着,魅族官方帐号和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也保持队形转发。

在这几位做手机的大哥的舆论主阵地——微博和知乎上,这种行为遭遇了广大网友的热烈讨论,最终舆论风向转向谴责。目前周鸿祎、魅族官方、黄章和李楠的账号都已经删除了相关微博内容。不过李楠似乎意犹未尽,他在知乎继续试图为自己辩护。他说:

什么时候你能调侃同性恋了,什么时候你才真正接受了他们。对他们额外严肃的背后其实是真正的歧视和区别对待 – 为何汪峰可调侃, Cook 就不行?不都是一个普通人公开表达自己的爱而已?

然而同性恋人士并不买账:

当fff团说“烧死异性恋”的时候,你们都知道这是调侃,因为你们都知道,不可能有人会因为异性恋被烧死,甚至还满足了一些人的谈了恋爱的“哈哈你们这群单身狗找不到女朋友”的满足感。这种说法能说明异性恋在这个社会的强大。

可是如果你说你要用“烧死同性恋”这样的话,并且说是为了帮助同性恋强大,这就完全不是调侃而是激进反同言论了,因为这个世界上,真的还存在着只因为同性恋就会被殴打甚至死刑。而你偏偏想说你不是恶心,只是想从侧面反衬同性恋的强大的话,对不起你错了。

非常正确。调侃的权利只属于被调侃者本人。自我调侃,是幽默风趣;不介意别人调侃,是宽容大度;自己要调侃他人之前,就得先确保他人同意才行。

会打错字而不自知,说明我们并不了解同性恋现象;轻松地开玩笑,说明我们并不尊重同性恋者;重视用户,重视网络营销,爱惜羽毛的厂商以此事作为噱头,说明我们有时候根本没把同性恋者当人看。

同性恋者,以及其他性别认知和性取向者(LGBT群体)所面临的局面,并非我们看惯了网络段子的这些(异性恋的)网虫所可以想象的。在我们看来,(男)同性恋者已经成为了略微令人生畏的力量。“攻”“受”“菊花”“捡肥皂”这样的字眼用于彼此身上,是带有少许威胁性质的,因为你肯定不愿意真的去“捡肥皂”。但是,我们没法用对等的异性恋词汇,去替代我们用得很熟练的同性恋相关字眼——比如,我们善用“爆菊花”却很难说出“爆木耳”。还比如李楠给我们演示的那样,他说::“ 一个「约」字,是对这种性取向的认同和支持。 ”

你可以试试去调侃一下异性恋,找个妹子说:“妹子约么”来表达下对异性恋的支持呢。:-)

是的,我们本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同性恋人群正生活在一个这样的世界里,这里的人们肆无忌惮的用与其性取向相关的字眼,作为开玩笑的佐料。对异性恋人群来说,假想其为同性恋,已经足够让他心生恐惧和距离感,让这些段子“好笑”起来。实际上,本来它们一点也不好笑。

我正是在给这篇文章码草稿的时候,同事看到就隐晦地开玩笑,暗示我受到了库克的“召唤”也打算出柜了。在这个时候,我是否需要站出来大声疾呼这样做是不对的,让大家笑不起来,以及气氛冷场下去呢?作为异性恋的本人,似乎不用太担心这个问题,但在一堆异性恋中的同性恋者,可能会因敏感而频繁受到折磨,还必须假装自己什么事也没有。

另一方面,在历史的跨度来看,同性恋者此刻的处境,又并非史上最为严苛,或者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历史上,异性恋确实曾经被威胁“烧死”;一个世纪前的中国和现在的极少数国家,依然不允许我们看来天经地义的异性间自由恋爱。如果说,历史上的女性、美国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族裔、美国印第安人为代表的原住民,都陆续通过自己的斗争获得了法律和社会上的平等地位的话,21世纪的上半叶,似乎注定是LGBT群体斗争的舞台。

但是你要说走在阳光下的年轻男女,说同性恋时候就忘记了自己的祖宗曾经是《家》《春》《秋》、《伤逝》等作品中反对封建礼教的进步青年,似乎又过于严厉了。我们喜欢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但老是苦大仇深,人类也没法向前行进。倒不如说,我更希望几十上百年,或者更短时间以后,LGBT 群体也完全争得了平等,获得了自由,有了合法地位,他们当中的年轻人,也会顺其自然地忘记他们祖辈——我们这一代人中的LGBT人群的抗争,并将自由和安宁视为理所当然。

这是正在同整个社会观念作战的 LGBT 群体心中的“革命理想”。

是的,我终于弄明白了库克这条新闻为什么对我而言听起来如此亲切。原来它让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家里给买的枕边读物,是这本书中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片段。

下面,我愿意带着大家一起来读一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中,描写列宁去世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同志们!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领袖列宁逝世了。我们党遭受了无法弥补的损失——那位缔造了布尔什维克党并教育她同敌人进行毫不妥协斗争的人跟我们永别了……党和阶级的领袖的逝世应该是一种召唤,召唤无产阶级的优秀儿女加入我们的队伍……”

……

报告完了以后,党委书记西罗坚科立刻从桌子后边站了起来,他宣布了一件事,这种事在追悼会上宣布是很少见的,但是并没有任何人感到惊奇。他说:“三十七位工人同志署名写了一份申请书,请求大会予以讨论。”接着,他宣读了这份申请书:西南铁路舍佩托夫卡站布尔什维克共产党组织:领袖的逝世号召我们加入布尔什维克的行列,我们请求在今天的大会上审查我们,并接受我们加入列宁的党。

在这段简短的文字下面是两排签名。

……

讨论接收新党员的大会一直开到深夜。只有那些大家熟悉的、经过生活考验的、最优秀的分子,才被吸收入了党。

列宁的逝世促使几十万工人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党,领袖的去世没有造成党的队伍涣散。一棵大树,它的巨大的根子深深地扎在土壤里,只削去它的顶端,它是不会死去的。

库克的出柜,正在激励着成千上万的LGBT人群,鼓励他们勇敢的站出来,经受生活的考验,并展现自己的骄傲。如果说列宁的去世,对当时的工人群体是一种召唤的话,那么库克此举,对奋斗中的LGBT人群也是处于相同量级的召唤。

说不准,库克会就此变成LGBT人群的列宁,或者你说马丁·路德·金也可以——正好库克本人在声明中提到了他。

有更多的人受到这样的召唤,开始为LGBT群体和其他人群完全平等的未来而奋斗,投身于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革命故事中去。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