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在印度,他似乎想证明中国市场本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gmic-bangalore-india-500m-smartphone-users

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现在正在印度参加为期两天的Internet.org峰会,这是由Facebook主导的一个组织,其目的是希望让全球范围内还没有连上互联网的人能够上网。而扎克伯格继续在兜售他之前创建此组织的说法,也就是互联网是一项基本人权

根据官方统计,印度是FB按照人数计算第二大的市场。Facebook在全印度的社交网络渗透率,按照注册数量计算拥有全境社交网络用户的91%,账号活跃度则超过50%。其他一些印度人使用的社交网站包括LinkedIn以及Orkut等(后者最近被关闭了)。在印度缺乏一个本土的社交网络品牌,Facebook在印度的发展已经是非常成功。

印度的互联网发展情况是非常独特的:该国有8亿多手机用户,却只有2亿左右的上网用户,其中有社交网络的用户也只有1亿出头。印度是一个重度依赖现金支付的国家,银行账户以至于互联网支付手段都相当落后,货到付款是印度电商采取的必经之路。而印度的智能手机渗透率尽管在上升,但是总体来说也不容乐观,换句话说就是市场空间非常大。另外一方面,印度的手机资费对于穷人来说非常高昂,他们虽然拥有电话,但是平时只是使用语音和短消息通话,上网流量依然是个大问题。

看起来,要想改变印度的互联网渗透状况,只需要发展移动互联网,让基层印度民众可以直接通过手机,跳过电脑成为上网终端,就可以快速的将他们国家大量的手机用户转化为互联网用户。

在中国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印度拥有十亿左右不能上网的人口,是排在第一的国家,而中国紧随其后,在中国不能上网的人估计有7亿。然而,这里面有一个重大的不同:印度这些人如果都能连上网,他们是可以上Facebook和Twitter这些全球化的网站,并且本国也没有替代性的服务。他们将会是接入一个全球性的互联网范围。而中国已经上网的六亿网民,总体上,是在一个中国自己循环的互联网系统当中,跟世界其他地方的接触被削弱很多,有些地方甚至是被完全切断了。

所以,该不该说中国的六亿网民已经是全球互联网的网民,实际上还存在一点疑问。至于到底中国的网络是万维网还是局域网,这要看你对于国际互联网的定义是什么。扎克伯格所说的互联网是基本人权,肯定意味着人们拥有通过社交媒体服务互相联系的自由。而在中国,这种自由的行使显然是需要花一番努力的。中国人靠着天然的障碍,养成了在自己国家的社交网络之内联系,不和其他国家的人相互通讯的习惯。

还有一点,中国人的母语是汉语,中国学习英语的人数也不多,而且集中在城市。另一方面,英语教育也正在被逐出高考,成为可选项。印度相对中国来说比较优势的一点,也在于英语和印地语同属该国的官方语言,受早前殖民地的因素影响,他们掌握了这种国际语言,而且社会下层也经常使用夹杂英语的印地语,所以,直接使用英语的Facebook的服务,进入他们国家也没这么大语言的鸿沟。在中国,语言所遭遇的具体问题已经有所体现。即使是没有被封锁的问答网站Quora,在中国也不得不有一个使用中文的服务知乎作为其替代品。

总体上来说,扎克伯格的梦想,当然是建构在自己公司进一步发展的基础之上。全球互联网当然能够是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但是也没有公司是完全出于福利的目的而去做的,他们也是带着赚钱的目的去做的。Facebook这样做也只是想证明,他们原本可以利用中国六亿多网民,和七亿多还没有上网的人,所能够做到的事情是有如此的庞大。

这是一个以国家为单位,涉及地球人口大概三分之一的对照组实验。如果Facebook在印度能够成功,这个实验的意义将会是非常重大以至于载入史册的。它会向我们证明,在IT领域,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中国和外国。而中国的企业,也会在这个隔离与全球之外的飞地,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成功……

我们老板卢刚前几天刚从印度回来。他觉得,至少从饭菜干净卫生角度考虑,中国同等发展水平的地区也甩出印度几条街。看看他的游记和感想吧。

 

打赏